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吾尔开希:朱习会确定台湾的后国民党时代(附:我所看到的朱习会)

图:台聯青年軍到國民黨黨部外抗議,指朱立倫投共背叛台灣,朱習會形同是賣台會


吾尔开希:朱习会确定台湾的后国民党时代

可以大胆地预言,朱习会确定了台湾进入后国民党时代。

去年底九合一选举后,很多人也已经作出过类似的假设,但毕竟,九合一只是地方选举;毕竟,国民党仍然是今天台湾的执政党;毕竟,国民党还是台湾国会的多数党;毕竟,台湾选举总是存在所谓的钟摆效应;毕竟,国民党是个存在于台湾60多年的巨大现实,哪怕从习惯的角度,人们也还是会迟疑一下,国民党耶,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

是的,国民党会消失,朱习会让我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朱习会展现出来的国民党对台湾现实的完全无知让我确信这个党必将在未来8个月,把这次台湾2016总统立委大选变成那个分水岭,这次选举之后,台湾人民即使在思索民主政治需要两党、民进党需要被制衡的意识中,也会把国民党剔除于选项之外。

朱习会怎么了?在三一八之后,台湾民意高度觉醒,人民参与意识极高,而民意思维的主流几乎可以确定就是投票结果的指标。这次朱习会,共产党至少是看到了太阳花学运之后的台湾局面,忧心忡忡,逼迫国民党与之联手共同围堵台湾的民意潮流。

*自说自话远离民意

反而是国民党似乎完全没看见这股民意的方向,仍然陷在自说自话的思维惯性中不可自拔,离民意越来越远。

这个民意潮流说穿了,也简单得不得了:人民对于国民党主导的两岸发展走向不信任。虽然过去这些年的两岸之间活络互动,数据也显示,这些互动对于台湾的经贸发展确有助益,但人民就是不信任老共,因此无法相信由国共建构的"九二共识",这是一个实在不难理解的现实,并不需要民运人士大声疾呼,但国民党似乎就是茅台喝多了,铁了心要以更密切的两岸互动建立一点也不新的所谓新局,并指望人民出于对那个新局的憧憬而票投国民党。

共产党思维当然不会以民意为依归,这些年的共产党似乎只懂得围堵、恫吓和镇压。国民党可是经历了台湾过去这几十年的选战,总应该有深刻的民意意识吧,好好回忆一下,其实不然。国民党过去这20年来所得到的选票主要来自长期以来形成的国民党政商结构,商界总会觉得在台湾经商必须建立政商关系,而国民党相对好说话,基层又有很大程度掌握在国民党手中,因此政治献金总能流入国民党的金库之中;而这股金流又一定会变成维持基层选战的重要能量,人民也相对习惯票投国民党有利工商的心理结构,也因此,在相对非政治议题的地方选举上,国民党总能靠着这种结构有所斩获,并转化为卡死的执政优势和派系结构。国民党长期依靠的所谓组织票就来自于此,与民意自然不须有太大关系。

但太阳花的震撼难道没点醒在九合一惨输后的朱立伦吗?即使国民党选战策略仍诉求台湾人的工商保守意识,新科党主席朱立伦总会在大选年有一点对九合一惨败之后痛定思痛的反省,并因此在这个朱习会上拿出一点国民党急需的对于民意的回应吧?

没!国民党就是国民党,朱立伦也还是国民党。

既已无可救药,那就让他安心上路吧。

(流亡台湾的中国民主运动人士)

——台苹

---------------------------------------------

吾尔开希:我所看到的朱习会

朱习会当然是台湾人甚至是国际社会关注的重点,为什么值得关注呢?因为它检验共产党国民党面对台湾在九合一选举之后的新局是否能够作出合宜的反应。

太阳花学运因立法院张庆忠委员粗鲁三十秒通过服贸而引发,即使学生们也知道,台湾社会对于两岸的经贸互动是有所期待的,因此在学运期间不断强调,他们不是反服贸,而是反黑箱,就是对于台湾社会的民意是否支持并无把握。但三月三十一日的大游行让学生们吃下一颗定心丸,台湾社会不分蓝绿、不分对于服贸的态度,都表达了对学生的支持。大家支持学生的到底是什么呢?其实说明白了,就是对于国民党的两岸政策不信任,不是不支持,是不信任。

国民党的两岸政策有什么让人这么不信任之处呢?再说明白一点,是对国民党对于共产党的信任无法信任,虽然拗口,归根究底台湾人不信任共产党是个不争的事实。国民党要想推销他的两岸和平发展套利政策,就必须说服台湾人,他们可以作到严守底线,再倾中也只会蒙其利而不受其弊。

不信任被提出来了,解决方案就只有出题目加以检验一途。'九二共识'这个老生常谈,陈年腐议就在这样的时候慢慢成为台湾社会再次讨论的焦点话题之一。

其实'九二共识'当年对于突破两岸长期的意识形态僵局,启动和解与对话,的确起过作用。九二共识核心意义就是承认两岸立场的差异,Agree to
disagree. 是一种搁置,并靠着这种搁置完成了两岸过去突破僵化意识形态对立,开启了互动,并描绘了一幅两岸之间可能理性对话、和平发展的美好图像。

但现实是,两岸在九二年建立这项不是共识的共识之后,有了基本互动,有了辜汪会谈,有了两岸通商、通汇、通航、人员通行,但就是迟迟没有实质性的对话。

这对话没有出现的原因是两岸缺乏信任以及国共双方各自的一厢情愿。共产党的一厢情愿是,只要有这'九二共识',台湾就不会独立,在这基础之上,两岸之间日益频繁的商贸文化交流必定使得台湾独立愈发不可能,那时再开启对话,必然更有利;国民党的一厢情愿是,靠着'九二共识',台湾就有维持立场的空间,模糊表述创造两岸交流的实际结果,占了便宜再说,而国民党最缺乏信心缺乏前瞻性表述的两岸政治关系议题,可以在这种模糊状态下,永远不碰触。

在这种虚假的共识之下,台湾人还很常用另一个名词--维持现状。国民党爱讲,民进党逢选举也讲,每次民调出来,发现大多数的台湾人民也爱讲。其实,每个人心中的维持现状想法都不一样,国民党的维持现状是回避,民进党的维持现状是权宜,最多是不冒进,人民的维持现状是和平。共产党和美国也爱讲维持现状,共产党的维持现状就是台湾不要走向独立,美国的维持现状就是不要提出新问题。

而现实中,极为严峻的问题是,这现状根本无法维持。

先不说,台湾面对北京的国际封杀,近乎窒息,这个现状我们不要,寻求进入联合国,有尊严的进入国际社会也是一般人民的普遍心愿,这其实是对于今天北京框出的现状的不满;大陆在国际社会长期霸道蛮横的作法已经在一个全球媚中的格局中发酵,常常不需北京出面,各国都会主动表现出符合中国期待的一个中国作为,这样的现状令人愤怒,我们也不要;两岸分治六十多年,人民,尤其是年轻人心中的国家认同也早已与当初建立'九二共识'时的教条法统格格不入,我们当然也不要。

就说最为现实的两岸过去这几年的互动状态,我们也应看到,所谓现状其实也早已无法维持,无法接受。随便举两个例子,商贸互动使得两岸对于互设办事处的需求日益强烈,过去的现状解释根本无法面对这个挑战;同样,两岸监督条例的制定和将来的实施也在突破这个格局。

一言以蔽之,台湾人民随着两岸多年的互动,已经产生对于中国更加无法信任的心态,在这种心态下,任何对现状的改变都只会离中国原本的预期越来越远。太阳花学运之后的台湾已经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也向台湾的政治人物各政党提出课题,向国际社会作出宣示。

北京至少看到了,也知道作为民主社会,台湾的民意会影响政治发展,政党选择,因此,在情急之下,这个专制统治集团只能拿出自己唯一的本事来试图扭转局面--施压。

逐条审视习近平五点主张,第一条是当然是破题重点,习近平决定深入明确定义九二共识。其中关键一句话是'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这最具有政治涵义的一句话,其关键词是'同属'。习近平并在这一条中明确加入了赤裸裸的危险,'否认九二共识''就不可能有和平,也不可能有发展。'

其实,九二年的两岸香港会谈原文中并没有'同属'这个名词,这些年所形成的对于'九二共识'的描述用语也仅止于承认'一个中国'是一个原则,两岸关系是'谋求'统一,如此而已。但习近平这句话,等于宣示两岸'同属一个国家'这样一个极为鲜明的政治主张。对此,台湾如不明确表达异议,等于过去所期待建立的模糊空间消失殆尽。

第二条,所谓'深化两岸利益融合'说穿了就是利诱,也符合国民党的选举策略,这几年很多台商,例如郭台铭冲上第一线充当其政治买办,给了共产党这样的启发,深刻期待整个台湾两千三百万人'台商化',最好都在商贸经济利益诱惑之下变得像当年许文龙不得不放弃台独主张。

第三条'共同传承中华文化'的说法听似一厢情愿的无聊政治八股,但其实是受到香港很多出于自身利益决定亲中的人士的启发,他们多冠以'爱国''爱中华文化'名义,招摇过市,甚至形成某种气候,共产党提这一条是在给国民党支招,希望以'中华文化'的口号,给亲中穿上华丽外衣,建立合法性,找到台阶。有趣的是在这一条中习近平提到青年,是看到了台湾青年心理上与中国越来越远的距离,焦虑之下,也只好提出这样一个除王炳忠之外最不能吸引台湾青年人的口号。

第四条,平等协商政治分歧。这条文辞最优美,最具欺骗性,因此也最无耻。共产党曾几何时愿意'平等'?何曾'协商'过任何分歧?我们从八九年提出'对话'口号,至今,共产党从来不愿对任何议题进行'对话',在中国,民主派提出符合中国宪法精神的'零八宪章'被投入监牢,冤民上访被压制,达赖喇嘛提出西藏高度自治的对话被拒绝,维吾尔人提出政策异议被镇压,香港学生要去北京对话也被拒之门外,共产党今天会愿意与国民党'平等协商'?台湾人民必须清楚,共产党能够接受的是在他的'原则'被满足之后的细节安排。而那些'原则'不正是最大的政治分歧吗?

第五条,所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说给大陆人民的宣传口号,对于台湾人来说,就是个口号并无特别涵义。

面对这样一个'习五条',面对这样一个'九二共识',面对这样一个'维持现状'国民党,朱立伦的表现令人失望至极,不说指出两岸关系的症结点,提出建设性主张,面对共产党的压力,国民党应有的基本防御都没能表现出来,仍然沉迷于所谓两岸和平发展新局的幻想之中,被共产党偷渡概念成功,收编为其'反台独统一阵线'的成员,承担第一线围堵台湾民意的打手,我很善意地认为,国民党是愚蠢至极!

(作者为落籍台湾大陆民运人士)

——风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