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王军涛:王岐山猎狐美国的障碍

这顶帽子可不好戴!(王岐山当年访问美国财政部的照片)

海外追捕外逃贪官是中国健康公平发展的重要举措,但所需要的国际合作只有在中国宪政民主化之后才能真正地进行。王岐山猎狐美国的障碍说到底是中共专制制度造成的。
王岐山要访问美国的消息激起人们的热情,不仅因为王岐山近两年反腐迭兴震惊中外的大狱,几乎成为除习近平外中国最受关注的领导人,而且因为他访美的意图直接关系到中国权争新进展及未来政局走向;据说,他访美是为了实施猎狐行动,捉拿一批逃离美国的权贵归国。笔者认为,尽管王岐山过去在美国留下的好印象和人脉关系,但他此行却很难实现目标。
王岐山访美的目标
王岐山访美的主要目标是两个:一是替习近平访美打前站;二是建立与美国建立捉拿贪官的合作机制并就几个势在必得的贪官捉拿达成协议。
王岐山为习近平打前站的主要任务是向美国人解释习近平是何人?想干什么?这个任务并不容易。本来,习近平刚上台时,许多中国人和美国人寄希望他进行政治变革,这既是因为传说中的他的性格和他的父亲,也因为他手下办事的或支持者散布的传言。然而,习近平上台后展示出的是红色太子的抱负和作态。对外激化改革开放后缓解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在国际社会中公然与西方世界最敌视的国家站队结盟。对内则严厉镇压异议人士,突破周永康时期的政治迫害底线。这些都引发西方民主国家对习近平的反感和警觉。
习近平继位后,一直回避在重大国际事件和正式外交场合亮相于西方民主国家就是想躲避尴尬。然而,即将到来的第二次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大庆典活动中,习近平不能再回避。如果他到美国遭遇冷遇、轻慢和无礼,都会影响他在国内权争的境遇。为了成功地在美国获得不亚于过去领导享受的礼遇和欢迎,必须在他来之前有人为他消除美国人的疑虑。王岐山将动用他过去积累的人脉关系和在美国精英圈中的信誉做好这件事。这件事虽然不是探囊取物,但也还有可能。上个世纪90年底中期中美关系曾因台湾而紧张到几乎军事冲突,就是江泽民到美国的几次忽悠,成功地说服美国人配合他强化国内政治地位。
然而,世人讨论比较多的王岐山访美目的是捉拿贪官,因为王岐山目前的职责和成为明星人物的原因就是捉拿贪官。这方面习近平则没有那么容易。他要解决三个问题:美国法律问题、中国民间抗议和国内政敌的政治算计。
猎狐美国障碍一:中美制度差异
根据国际法中国家主权的原则,中国政府到美国抓人,必须要经过美国政府同意。中美两国间没有引渡协议,还有利益和制度差异,妨碍捉拿贪官,王岐山是知道的。因此,他近年反贪延伸到海外后再中纪委网站上公布了一批贪官的名单。另一方面,他寻找一切制度渠道争取国际合作,例如双边协议和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
王岐山忽略了中美制度最大差异不是法律制度的,而是政治制度差异;法律制度只是政治制度的一部分。中美两国间司法合作的最大障碍是人权问题。不仅中国司法实践中许多暴虐做法让国际社会无法进行合作,而且中国制度中的许多规定也违背西方人权。在大部分量刑上,中国刑法过重。而中国刑事诉讼程序中的调查方式在美国司法标准看都是违法。那些证据因获取方式的违法都 不能作为证据。例如,王岐山作为中纪委书记来美国讨论刑事案件本身就是违法的。还有人查看了中纪委网站公布的名单,许多事企业家,根本不属于中纪委管理。有些虽然属于党政官员,但他们是因为权力斗争而被通缉。他们可以通过申请政治庇护获得保护,躲避中国的抓捕。
如果被捉拿的嫌疑人提出政治庇护申请,那么美国政府就不能决定是否遣返当事人。这个问题就成为法院管辖的案件。中国政府必须自己或通过美国行政当局在法庭上打赢官司。而法庭不会因为中国与美国行政当局之间的政治利害、经济利益和政治交易而递解中国政府要捉拿的嫌疑犯。
猎狐美国障碍二:民间的抗议
中国高层领导出访会遇到旅居西方的受过中国政府迫害的中国民间人士的抗议。但通常王岐山这个级别的不会遭遇。他过去来过美国,都没有遇到这类麻烦。但此次王岐山访美不同了。因为中共刚刚大规模迫害要求宪政民主取向改革的领军人物高瑜、浦志强、于世文等,极大地激怒了海外民间力量和西方世界。
中国民间力量早就在西方形成强大的抗议声势。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王炳章博士和中国民联就组织小规模的抗议活动。1989年大屠杀,激怒全球华人并使得素不往来的大陆、台湾和香港的华人同仇敌忾抗议六四屠杀。此后,虽然大陆抗议声势不如从前,但中国领导人外出仍然遭遇抗议。后来,台湾、西藏和法轮功相继成为新的强大的抗议力量。
21世纪,西方对大陆的看法转向正面。跨国公司、中国问题专家、国务院外交系统和海外华人都帮助中国大陆宣传中国发展成就,解释中国人权问题,一些西方专家甚至提出北京共识替代华盛顿共识,还有人提出中国发展模式的说法。由于习近平最近严厉镇压民间运动和维权运动,他在西方印象很坏。那些原来帮助中共的西方人士,要么近年来转变看法,警惕中国崛起;要么出于对舆论压力的顾忌而回避与抗议者对抗。
猎狐美国障碍三:政敌杯葛
在以往的外交活动中,基本不存在党内政敌捣乱的问题。因为那时党内冲突都通过国内制度架构和方式解决,利用境外机会多少被视为叛国。最多有少数人利用境外媒体抹黑媒体。改革开放后,中国各种势力利用职权和工作关系在境外发展自己的关系网。不过,在薄熙来权争前,这些关系网在为国家谋求利益的同时,为个人谋取好处。据中共现在自己揭露情况看,薄熙来是第一个利用境外关系杯葛政敌的高层领导。除了向境外媒体散步抹黑政敌的资讯,还挑动境外其他力量刁难和抗议出访的政敌。后来,这种情况已经是普遍使用的方式。据说,近些年落网的安全领域的高官和媒体方面的大腕明星都是因为卷入这类活动而被抓。
王岐山此次造访美国,肯定要利用他在担任副总理期间建立的美国关系网实现他的访问目标。而他的政敌可以在这些精英圈中散布对他不利的信息。美国是多元社会,王岐山的美国朋友也会有自己的政敌和竞争对手。王岐山的朋友的政敌和竞争对手可以利用中共践踏人权的丑恶记录抨击与王岐山的合作。
海外追捕外逃贪官是中国健康公平发展的重要举措,但所需要的国际合作只有在中国宪政民主化之后才能真正地进行。王岐山猎狐美国的障碍说到底是中共专制制度造成的。恶劣的政治迫害人权纪录、以反腐打击民营资本和政敌、以及践踏法治的办案方式和处罚,都使得他不能如愿以偿地得到民主国家的合作。
(作者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5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