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21日星期四

杨光:“七不讲”与历史虚无主义


按照官方用法,这种"历史虚无主义"不过是一顶政治帽子、一根整人的棍子,是那些"吃共产党的饭"的意识形态打手拿来攻击、构陷不同历史观点者的专用工具,跟严肃认真的历史研究毫无关系。

毛泽东是极端历史虚无主义者

顾名思义,历史虚无主义似乎专指那种无视既往、轻蔑古人的反历史倾向,即所谓"厚今薄古"思潮,如果是这样,那么毛泽东大概就是古今中外除尼采、希特勒之外最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者了。因为毛"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否定过去,迷信将来",此十六字精彩评语是著名学者张奚若1957年鸣放期间讥讽毛泽东之语,《人民日报》立即给张冠以"右派野心家"之名,但睚眦必报的毛本人竟然没有发怒,且不以为忤,不仅网开一面没给张奚若评右派,反而得意洋洋,多次提及、反复引用这十六字评语。此中玄机,旁人或有不解,以为毛偶尔也会有"心胸宽广"的时候,殊不知在毛竟是以否定过去有理、轻薄历史光荣。这位"伟人"一向如此偏执,他以为凡"史无前例"者、"前无古人"者就都是好东西。毛评论张奚若说:"这话讲得也对,中华民国成立三十几年,蒋委员长搞了二十几年,只给我们留下四万吨钢,我们不轻视过去,迷信将来,还有什么希望!"又说,"我是好大喜功的,好大喜功有什么不好呢?……再过10年到15年赶上英国,那时陈铭枢、张奚若这些人就没有话讲了。这些人希望他们长寿"。后来毛尊秦批孔,其理由居然也是,孔夫子克己复礼,"秦始皇是厚今薄古的专家",所以"我赞成秦始皇,反对孔夫子",一句话,谁反古人、反文明、反历史,毛就站在谁一边。
毛一向认为,与发生于当代的"翻天覆地"的重大历史变革相比,与以他本人为代表的"今朝风流人物"相比,与未来注定要实现的"共产主义社会"相比,历史上的一切人和事——包括"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和"一代天骄"——都是鸿毛粪土,不值一提。毛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近代中国历史说成一团漆黑,在毛眼里,蒋介石是"蒋匪帮",国民政府是"反动派",北洋政府是"帝国主义走狗",大清王朝是"卖国贼",总而言之,除了"开天辟地"的毛本人,中国政坛没有好人,都是豺狼走狗、一群畜牲;岂止如此,就连五千年国史也都一塌糊涂,都是狗咬狗、人吃人,毛讽刺孔子学说是"粃糠",礼义廉耻是"虚伪",仁义道德是"狗屁",古往今来的文化与历史于是乎只剩下假仁假义的压剥史、苦大仇深的血泪史。
胡风当年讴歌"新中国",谓之"时间开始了",此诗句之所以令人过目难忘,是因为它豪迈地道尽了毛泽东式对历史的无比狂妄与无比浅薄。他们是要给中国的后代洗脑:毛泽东之外没有伟人,共产党掌权才有历史,意思就是,没有毛和共,中华民族一文不值、屁也不是。这大概就是毛泽东所激赏的"厚今薄古的唯物主义历史观"了。试问,还有什么历史观比毛泽东式的中共历史观更加虚无主义的呢?

毛左神棍送给习左的政治棍子

然而,"历史虚无主义"的发明者们并不打算把这个标签正确地贴在毛泽东、共产党自己人身上。在他们看来,事情正好相反,毛泽东这种最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倒不是什么"历史虚无主义",谁敢揭毛时代的严酷真相,谁敢说当年整死人、饿死人的骇人往事,谁敢据实考证上至"伟大领袖"、下至"战斗英雄"的光辉事迹,谁才是"历史虚无主义"。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让"历史虚无主义"煞是风光:毕福剑"辱毛",据说是"历史虚无主义";加多宝"侮辱邱少云",据说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看起来,判别标准是这样的:谁若对毛泽东"不敬",对共产党那些不真实、不光彩、不敢经受史实考证和逻辑辨析的历史往事寻根问底,谁就是共产党认定的"历史虚无主义"。
这正是中共御用学者——主要是中国社科院系统的毛左派学者群——生造这一伪史学概念的标准用法。他们生造此一概念,貌似学术名词,实为学术垃圾,既没有下学术性定义,也没有厘清适用范围,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究竟是一种什么"主义",其思想起源、观点主张、具体涵义均付诸阙如,当然,他们也不指望有哪一位历史学家、哪一种史学流派对号入座自称"历史虚无主义"。按照他们的官方用法,这种"历史虚无主义"和毛时代所谓"右倾机会主义"、邓时代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完全一样,不过是一顶政治帽子、一根整人的棍子,是那些"吃共产党的饭"的意识形态打手拿来攻击、构陷不同历史观点者的专用工具,跟严肃认真的历史研究毫无关系。
社科院养了一帮毛左神棍,平日里以掩盖、粉饰、维护毛泽东时代的历史罪错为己任,他们发明"历史虚无主义"来干预历史研究、摧毁学术自由倒也不奇怪——也许他们自认为这就是"吃共产党的饭"的本份所在,令人稍感奇怪的是,习近平作为中共诸多历史罪错的受害者习仲勋的儿子,作为文革政治迫害的亲身经历者,他偏偏挑选了毛左递过来的"历史虚无主义"这么一根破烂棍子。鼓噪"抵制历史虚无主义"最凶的毛左"学者"李慎明、朱佳木是罔顾事实、无视历史的典型,他们连反右派运动整死过人、"三年经济困难"饿死过人都不肯认帐,对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历史决议》也一直耿耿于怀。此二人一个是王震的前大秘书,一个是1935年陕甘晋省委书记朱理治的儿子,熟悉中共党史的人皆知,开明宽厚的习仲勋与狭隘残暴的王震一向不睦,积怨颇深,几十年里从来就不是一路人,而朱理治则是差点儿活埋了习仲勋的当年陕北肃反运动的领导人。习近平"心胸宽广"(李光耀评习语),诚然可以不计较父辈恩怨,但却不应该一举抹煞父辈用鲜血和自由换得的历史教训。即便习近平要拿意识形态棍子打人,似乎也不该挑选这种毛左烂人递过来的破烂棍子。

"七不讲"又算什么"主义"?

因高瑜入狱而举世闻名的中共9号文件("七不讲")里面有这么一条"国家秘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谁讲谁就是"历史虚无主义"。原先人们以为,这是有人恶搞习大大,因为人们认为习近平再蛮横无理,也还不至于如此不识好歹,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不幸的是,这竟然是真的。
9号文件如是说:历史虚无主义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主要表现为:否定革命,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只起破坏性作用";否定中国选择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称是"误入歧路",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否定已有定论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贬损革命前辈,诋毁党的领袖。近来,一些人借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否认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价值和指导作用。一些人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割裂甚至对立起来,或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或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企图通过否定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新中国历史,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地位和作用,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的合法性。
"七不讲"透露了习近平治国理政的"秘密"。根据《红旗文稿》,至少"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这段话是习近平原话。原来如此啊,什么"虚无",什么"主义",这些都是幌子,"长期执政"才是要害。为了"长期执政",这个党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可以封锁真相、欺世盗名,可以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可这又算什么"主义"呢,或许该叫它"权力实有主义"?
2015-5-3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5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