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

丁一夫:达赖喇嘛和卡尔·赛根

达赖喇嘛与卡尔·赛根Carl Sagan


达赖喇嘛告诉赛根,佛教从佛陀时代开始,就以追求知识和真理为宗旨,因为佛教认为,痛苦来源于无知和愚昧,摆脱痛苦的第一步是知识和智慧。对待知识,佛教的态度是"为内心快乐而知识"。

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后, 在半个多世纪失去家园的流亡生活中,他见过很多人。他以佛教高僧的智慧和慈悲心,坦诚而谦卑地对待外界的各色人等,赢得了当代世界很少有人能比肩的尊重和崇敬。当达赖喇嘛能够自由访问欧美的时候,面对现代科学发达的西方世界,他以极大的热情去接触科学家。他和世界一流的物理学家、生物学家、神经科学家的对话,持续了三十年至今还定期举行。他倡导建立的"心智与生命"研究所是藏传佛教和当代西方科学的对话平台。只要有机会,他就会争取和科学家深谈,一旦深谈,就和科学家结下终生友谊。卡尔·赛根就是其中之一。
倡导科学与宗教对话的科学家
卡尔·赛根(Carl Sagan 1934-1996)是美国天文学家、宇宙学家、天体物理学家、太空生物学家。他早期在科学上的重要贡献是发现了金星的表面温度,不过他更为出名的是致力于对外星生命的科学探索,他在世时参与了NASA的所有外太空探索项目。他科学生涯的大部分时间是康奈尔大学的天文学教授,写过600多篇科学论文和文章,编著过20多本著作,尤其是他的科普著作,在普通读者中非常有名。他还参与撰写了电视科普系列片《宇宙》,这套得奖的电视系列片在美国公共电视台播出,使赛根的名字广为人知,全球六十多个国家至少有五亿人观看过《宇宙》。他还出版过科幻小说,改变为电影。赛根本人得过无数科学和艺术方面的奖项。
卡尔·赛根出生于纽约的一个贫穷犹太工人家庭,他父母是为逃避沙皇政权而从乌克兰移民美国的。犹太家庭有一个特点很像中国人,虽然贫穷却都要给孩子以尽可能好的教育。美国为这个犹太家庭提供了这个条件。但是,犹太家庭在教育上还有一个特点却是中国人所缺乏的:犹太人崇尚"为知识而知识",穷根究底地追求知识,是为了能够更接近上帝,而不是为了他们亟需的物质利益,因为做生意赚钱其实不需要最高最深的教育,最高最深的教育常常是不利于赚钱的。
卡尔·赛根五岁那年,他妈妈就为他办了纽约公共图书馆的借书卡,他就开始独自前往图书馆,他对太空、宇宙、大自然的本质产生了不可遏制的好奇心,从此再也没有停止对自然的探讨,对物质的本质、生命的本质、人类精神世界的本质的追问。他是一位卓有成就的著名科学家,一向提倡怀疑精神。他认为,相比大自然的浩瀚和精深,人类对外界和自身的知识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他对人类科学成就抱着谦卑和开放的态度。同时,他又是一个非常热心公众利益的人,花费巨大精力和时间于科普工作,倡导科学家应该把科学知识传导给大众,他身体力行地倡导科学与宗教对话。
两个伟大头脑的缘份
达赖喇嘛一听说卡尔·赛根其人,立即表示了要结识这位科学家的愿望。1991年,达赖喇嘛访美期间走访了康奈尔大学,他向校方提出能不能见见卡尔·赛根。校方表示愿意联系安排,倒是赛根本人有点犹豫,因为他深知他的天文学和宇宙学研究所发现的知识,是会和宗教义理发生冲突的,而达赖喇嘛是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东方宗教领袖,是校方请来的贵宾,他不愿意他们的会面和交谈给达赖喇嘛带来不快。但是,作为倡导科学和宗教对话的人,他还是见了达赖喇嘛。这其实是他对达赖喇嘛的一次采访,主要是他向达赖喇嘛提出问题。
这次谈话让卡尔·赛根激动万分,结束后久久难以平静。达赖喇嘛的坦诚、谦卑和佛教智慧给赛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没有想到,东方的藏传佛教竟然是如此对待大自然和人类自身、对待科学和知识的。
第二年,印度政府为卡尔·赛根的科学成就而给他颁发了一个奖项,他带着夫人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前往印度领奖。他提出,希望在印度见到达赖喇嘛,安排一次深谈。于是,达赖喇嘛在新德里的旅馆里,和卡尔·赛根及夫人谈了一个上午。赛根看到,达赖喇嘛的时间安排非常紧,旅馆的大堂里有很多人在等着达赖喇嘛的接见和祝福。
三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到了结束谈话的时候,两人依然谈兴甚浓,意犹未尽。达赖喇嘛说,我来试试能不能把其他日程安排往后顺延,咱们下午继续谈。赛根夫人说,这很好,可是他们有两个孩子,其中小的一个才十个月,下午说好了要陪孩子的。达赖喇嘛说,那就把孩子带来吧,我们一边陪孩子一边谈,我喜欢孩子。这样,那天下午,赛根夫妇带着九岁的女儿和十月大的儿子,和达赖喇嘛谈了一下午。
赛根十月大的儿子是一个羞怯的小男孩,依偎在妈妈怀里。当谈话最后结束而要告辞的时候,奇迹发生了,这小男孩伸出手来,扑向穿着绛红色袈裟的达赖喇嘛,要达赖喇嘛抱。他妈妈说,孩子对"陌生人"如此表现,从来也没有发生过。
这一切,只能用"缘份"来解释。达赖喇嘛和赛根为什么这么投缘?赛根说,达赖喇嘛对他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就震撼了他。
佛教面对科学
赛根的问题是:如果我的科学发现和你的佛教义理相矛盾,你怎么办?
达赖喇嘛的回答是,对于佛教徒来说,这不成问题,因为佛陀的教导就是,信仰应该建立在自己研究和发现的基础上。佛陀说过,即使是佛陀给你一块金子,你也要自己去检验,火烧锤打,证明是真金,你才把它当金子。你若发现那不是金子,那就不要把它当真金,即使那是佛陀给你的。所以,如果科学证明佛教的某些认识是不符合实在之本质的,那么佛教徒就应该修正原有的认识。
达赖喇嘛告诉赛根,佛教从佛陀时代开始,就以追求知识和真理为宗旨,因为佛教认为,痛苦来源于无知和愚昧,摆脱痛苦的第一步是知识和智慧。对待知识,佛教的态度是"为内心快乐而知识"。特别是古印度佛教的那烂陀学派,是崇尚理性和知识的。达赖喇嘛给赛根讲解了历代佛教大师们的事迹,西元二世纪的龙树菩萨和提婆菩萨,四世纪的世亲菩萨,八世纪的月称菩萨,等等。这些人就是那个时代的哲学和科学大师。而他们思想和精神上的继承者,就是藏传佛教,就是以"第二那烂陀"著称的西藏三大寺。
和达赖喇嘛的谈话,让赛根及夫人非常激动,他们看到,在他们面前的是人类伟大的头脑和慈悲的心灵。这样的谈话不仅让他们受益终生,也一定能有益于他人。他们决定把和达赖喇嘛的谈话记录下来。在以后的几年里,他们一有机会就会见面深谈,多次谈话,积累了三十多小时的影像资料,直到1996年卡尔·赛根不幸去世。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5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