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12日星期二

灵光:美日联手主导世界的可能性——析安倍的美国国会演讲(附安倍美国国会演讲全文“迈向希望的同盟”)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美国国会演讲

201542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访美期间,应邀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这是一次由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全体议员出席听讲的演讲会,是美国政府接待外国元首或最高政要的一种最高的礼遇,并非任何外国元首或政要都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安倍也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个享这种最高待遇的首相。虽然海内外有媒体贬损这种礼遇,说安倍是用钱收买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某些议员才获得此种邀请的,但并无真凭实据,可信度很低。
近日,笔者看了安倍这一演讲的全文,反复推敲,觉得这篇演讲有几个重大含义,向世界透露了一些重大信息。而这些含义和信息可以证明,安倍享受这种最高待遇,乃是美日两国的国家利益之所需,而非安倍单方面向美国有所求必须用钱来买美国的赏赐。
我认为安倍演讲的重大含义是:
一、肯定美国的文化和民主
安倍在演讲的开头部分说,"美国没有级别和论资排辈现象。人们靠业绩说话。当你和别人讨论事情时,你不用在意对方的资历深浅。人们看重的是一个想法本身是否很棒,而不是这个想法由谁提出。""这种文化真令我着迷。"
接着他又指出,在美国,"农民和木匠的儿子可以成为总统,19世纪晚期,日本被这样一个国家唤醒了民主意识。""对于日本来说,与美国的首次接触也是我们与民主的接触。这已经是150年前的事了。这使我们一起拥有共同的成熟的历史。"
前者,安倍指的是美国社会没有特权现象,所有人一律平起平坐,平等相待。后者,安倍指的是,美国人在政治上一律平等,人人有权利争当最高行政长官或执行官。安倍在这里虽然没有提到一人一票的选举权,实际意味着,在美国,人人都有法定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既然农民和木匠的儿子可以当总统,人人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就不在话下了。
而平等正是民主的最本质的体现,无平等而自称是民主的社会,绝对是骗人的鬼话。安倍只用这两个现象来肯定美国的文化和民主,确实是画龙点睛之作。
二、肯定美国人的和解精神
安倍接着以"过去是敌人,现在是朋友"为题,指出日本和美国是"曾以命相拼搏的敌人,现在成为心灵相通的朋友","如果这不是历史的奇迹的话,还能称之为什么呢?"
安倍作此结论的根据是,二战末期,美日在太平洋的硫磺岛激战期间,美军上尉劳伦斯·斯诺登和硫磺岛战役期间的日军最高指挥官、现日本议员新滕义孝都来到了演讲现场,而斯诺登曾说过,"我们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要去硫磺岛庆祝胜利。我们只有一个庄严的目的,即向双方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员致以敬意和荣誉。"所以安倍说:"我要对斯诺登将军说,我对你所作出的和解努力表示敬意,非常感谢。"
当然,人们,尤其是国内某些民族主义者和左派人士,可以而且一定会将此斥之为安倍拒不承认和忏悔日本的侵略战争罪行的遮羞布,但美国人确实表现了相当的宽容和解精神。根据几千年来的人类自相残杀,冤冤相报,永无止息的可悲境遇,当今人类确实需要更多的宽容与和解,舍此,人类只能是继续无止境地自相残杀。不管安倍用心何在,他疾呼人类宽容与和解,绝对是正确和必要的,与当今个别国家的统治者过去对本国民众犯下的蹈天屠杀大罪,不仅毫无悔悟之意,还不许民众谈论过去,而对他国的历史罪责却总是揪住不放,非要人家按自己的要求下跪求饶的行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三、与美国结盟是日本唯一正确的道路
继充分肯定美国文化和民主的优越性之后,安倍强调与美国结盟是日本唯一正确的道路就是既符合逻辑又十分自然的事了。
安倍说:"亲爱的同仁,没有美国的领导,战后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是无法实现的。回首过去,我们高兴地看到,日本在过去的每时每刻都作出了正确的抉择。""那个抉择就是选择一条道路。也即,日本与美国结盟,作为西方世界的一员前行的道路。最后,与美国和其它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一道,我们赢得了冷战的胜利。这是一条让日本成长和繁荣的道路。即便在今天,日本也别无选择。"
应该说,在这一点上,安倍所说的,无论过去和现在,是客观事实。如果日本在战后不完全倒向美国,不与美国结盟,而是保持独立和中立,游移于社会主义阵营和帝国主义阵营之间,或保持绝对中立,独立自主地发展,就很难迅速恢复和发展经济,更何谈强大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成熟的世界第二民主大国。
安倍的这一经验和结论,看起来只是指的日本,实际上它揭示了一个很多人不愿公开承认或谈论的真理:二战后,不管是战败国或战胜国,新独立的或尚未独立的国家,凡与美国结盟或与美国友好,学习和采用民主自由制度的国家,都在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成为今天全面繁荣的发达国家,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等许多欧洲国家就是典型代表;凡是倒向社会主义阵营和反帝反殖民主义的不结盟的所谓新兴国家阵营的,都在经济上发展缓慢,多数民众未能摆脱贫困落后状态,社会矛盾复杂,动荡不稳,甚至军事政变不断,政治上处于极不成熟状态,民众受压受苦。印度、印尼等国就是这个方面的典型。印度独立后,如果尼赫鲁像日本那样与美国结盟,不搞所谓社会主义,不倒向苏联和中国,不搞所谓不结盟运动,今天的印度一定会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学技术上与美、日同步前行,远超俄罗斯和中国而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事、经济、民主大国。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所谓印度与中国谁优谁劣,谁强谁弱之争了。
所以安倍今日之说,恐怕不只是光说给日本人和美国人听的,更是对全世界大多数后发国家的人说的,它是一个很善意而又诚心的忠告。
四、美日同盟的终极目标是在全世界实现法治、民主和自由,对人类尊严和自由的尊重。
安倍在强调同美国结盟是日本唯一正确的道路以后,着重阐述了美日同盟的核心内容和未来任务。
安倍讲美日同盟的核心首先是指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签定。他说,美国首先通过这种方式促进了繁荣、随后是日本。而繁荣就是和平的温床。但是因为"有多个亚太国家涉及该协定,它们的背景各不相同"。因此,"美国和日本必须发挥领导作用……建立一个公平、有活力、可持续的、不受任何国家专断意图影响的市场。""在太平洋市场,我们不能忽视血汗工厂或经济发展给环境造成的负担。我们也不能容许知识产权方面搭便车的现象。相反,我们应当在世界各地传播共同的价值观,即法治、民主和自由,让它们生根发芽。""这正是TPP的实质。"
而安倍并未止于此,他还强调"TPP并不只是经济上的好处,它还事关我们的安全。从长远看,它的战略价值将是巨大的,我们永远不应忘记这一点。""我们必须将这一地区发展成一个拥有持久的和平与繁荣的地区。"在谈到美日谈判时,他更强调,我们已接近达成目标。让我们通过共同的领导来成功完成TPP吧。
安倍在讲述这一问题上,突出了如下几点:一是TPP的极端重要性和重要作用,二是协定伙伴国背景复杂,必须由美国和日本来共同领导,三是应当通过TPP成员国向世界推广法治、民主和自由这些共同的价值观,四是TPP不只是经济繁荣,价值观推广,还有人的安全保障问题。在强调这些价值的同时,安倍还不忘对中国的专制放暗箭,所谓不容许知识产权方面搭便车,强调要传播共同价值观,即法治、民主和自由等,显然是针对中国而言的。
安倍的演讲表明,日本不仅不是如国内某些人所说的不会积极主动加入TPP,而是不仅要积极参与,还非要与美国来共同领导TPP不可。因此,美日在农产品和汽车关税问题上的利益冲突,一定会以相互妥协让步来解决,以保证尽快完成TPP的谈判。
同时TPP本身已经不是单纯的经济组织,而兼有政治、经济、军事等性质的区域组织,有点接近欧盟的性质。它与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更不可同日而语。一带一路或亚投行要发展成TPP或欧盟那样的组织根本不可能。原因在于主导者中国是共产专制政权,其成员国又是各种不同政治经济体制和价值观大相径庭的国家和地区,他们的某些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谁也无法把它们搅和在一起。
五、美日同盟的亚太军事战略任务
安倍以"联盟:在亚太地区的任务"为题阐明了美日同盟的军事战略任务。他说:"我们支持美国的'再平衡',以加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我将明确表示,我们将始终支持美国的这一努力。""我们已经与澳大利亚和印度深化了战略关系。我们与东盟和韩国在许多领域加强了合作。"
"就亚洲海域而言……我们必须让从太平洋至印度洋广泛的海域成为自由和自由之海,所有国家都遵守法治原则。""为此,我们必须强化美日同盟,这是我们的责任。"
安倍的这些话明确告知亚洲以至全世界,日本不仅要协助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而且要承担相当一部分军事、外交、经济、技术等方面的领导和实施责任。日本除了努力帮助美国建立美、日、澳、印的潜在军事政治同盟外,安倍还宣布,"我们正在努力采取措施,强化我们的安保立法基础。""美日达成了新的防务合作框架,一个更好地共同配置美日军事力量的框架。"
安倍宣布的美日同盟亚太战略任务和日本所承担的相应领导责任和措施,首要目标就是针对中国共产主义政权的,遏制中国共产主义势力的扩张。
六、美日同盟的世界战略任务
然而,安倍在演讲中并未止于日本只承担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任务,还要承担美国的世界领导角色中的相应领导责任。
安倍说:"我们必须确保,除了国家安全,人类安全也必须得到保证。这是我们的信仰。""我们要竭尽全力让所有人获得教育,医疗支持,获得实现自力更生的机会。""我们面临的问题包括恐怖主义、传染病、自然灾难和气候变化。""现在是美日同盟直面和共同应对这些新挑战的时候了。""没有必要为这个联盟制订任何新概念。这个联盟由自由世界最大和第二大的民主国家,美国和日本组成。""这个联盟永久珍视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法治、对人类尊严和自由的尊重。"
安倍的这些话,用不着再加解释,一般人也能看出,日本是要通过美日同盟和美国一起来领导或主导世界事务,至少是协助美国主导世界事务,或者说美国当主帅,日本当次帅。
七、美日联手主导世界事务的可能性
既然安倍表明了日本欲与美国共同主导至少协助美国主导世界事务的愿望和要求,那末,目前的形势,主观和客观上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容不容许这种可能性呢?
我的看法是:可能性和不可能性都有,但可能性要大于不可能性。
1、美日两国从二战结束至现在的基本政治经济制度和价值观是完全一致的。而且正如安倍演讲所指的,有着类似父子或师徒的血缘关系,这是两国联合主导世界事务的首要基础或前提。
2、目前,美国作为单独一国领导世界角色的实力和能力确已相对削弱,正需要世界最发达的第二民主大国日本的协助和助力。美国以最高礼遇邀请安倍赴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如此重要的演讲,证明美国民意和政府均欢迎和需要日本协力美国主导世界。
3、目前世界多事之秋的地区,表面上在中东阿拉伯、非洲地区,实际则在亚洲和西太平洋地区。后一地域存在着强大的共产主义体系和政权同美日为首的民主自由国家的长期较量和争夺,这种较量和争夺最终必然扩展到全世界,除非那里的共产主义体系崩溃或消失了。要在这里遏制和消除共产主义体系的扩张和影响,非美日联手主导这个地区和世界事务不可。这是美日同盟主导地区和世界事务的客观需要。
4、美国原来的主要盟友欧盟由于与美国和亚洲、太平洋区域距离遥远,共产主义扩张对它们不构成直接威协,加上中国共产主义政权的经济利诱,欧盟国家又被几十年的福利主义所侵蚀,唯国家和个人利益是从,还要全力对付俄罗斯的挑战,已经无法无力成为美国最忠实坚定的盟友。这次出于国家经济利益考虑,由英国带头,法、德、意跟随,不顾美国劝阻,毅然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就是有力证明。美英历来是铁杆盟友,此时已经不再了,美日同盟必然成为一对新的铁杆盟友。但美欧联盟仍然是反对世界共产主义体系和一切专制独裁者的主要力量。欧盟绝不会整体倒向共产主义政权的。
5、美日两国有足够强大的经济、军事和文化实力主宰世界事务,对付共产主义和一切恐怖势力的进攻和侵犯。美日两国的经济总量大大超过中国的经济总量,人均GDP和人均国民收入更超过中国的数倍十倍以上。两国的军事数量也超过中国,质量更远优于中国。文化影响力大大超过中国,甚至无法比拟。两国民众的幸福指数和社会和谐稳定,也是中国无法比拟的,完全不在同一档次上。最近联合国公布的各国幸福指数,日、美两国均在前十位和十几位,中国排行第84位。美日两国是世界科学技术大国,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国家,中国为零。
6、最根本的是美日两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体系和价值代表人类发展的大趋势,深得人心,而共产主义体系和价值观则阻碍社会发展和进步,泯灭人性,违反历史潮流,不得人心。后者不可能战胜前者,取代前者,而是相反。例如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共产主义政权最多用经济利益诱惑和广大市场争取两三个国家站在自己一边,绝大多数国家都会从制度、价值观和经济上倒向美日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一边。
7、中国的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经济特别是一党专政的极权政治体系不可能从根本上克服错综复杂困难重重的内部矛盾,加上它的非普世价值观,绝对不可能领导世界,除非改弦更张,弃共产主义专制,走民主自由道路,方可有资格谈论争当世界领导角色。
总之我认为美日同盟有可能主导世界,而且这是有益于全人类的。我相信,未来二十年世界格局一定有大的变化。


201554日写成

【附录】

安倍晋三美国国会演讲全文:《迈向希望的同盟》

来源: 日本首相官邸网站   |  作者:安倍晋三
标签:安倍美国国会演讲
\
       
尊敬的议长先生、副总统先生、参众两院议员,尊敬的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1957 年6 月,我的外祖父———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也曾站在这里,以这样的一句话开始了他的讲演:
   
"日本与世界的自由主义国家携手合作,也是基于对民主原则和理想的坚信不疑。"
   
58 年过去了。今天我有幸成为首位在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讲演的日本首相。我感到非常荣幸,对你们的邀请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有许多想说的东西。但我今天并不打算进行长篇大论,我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今天,当我站在你们面前时,我心中浮想起了很多伟大议员的名字,他们曾作为美国驻日大使受到日本的欢迎。他们是麦克·曼斯菲尔德、沃尔特·蒙代尔、汤姆·福利、霍华德·贝克。
   
我代表日本人民,对于你们派出这样杰出的民主斗士表示感谢。
   
卡罗琳·肯尼迪大使同样延续了美国民主的传统。非常感谢肯尼迪大使,感谢你为我们所有人所做的杰出工作。
   
我们所有人也都很怀念参议员丹尼尔·井上,他代表着日裔美国人所取得的荣誉和成就。
   
我与美国的首次接触可以追溯至我的学生时代,当时我在加州留学。
   
我寄宿在凯瑟琳·戴尔·弗朗西亚女士的家里。
   
她是一位寡妇,总是谈起她已经过世的丈夫。"你知道,他要比加里·库珀还要帅。"她内心似乎也是这样想的。
   
我的妻子昭惠现在正坐在听众席。但我可不敢问她平常是如何评价我的。
   
弗朗西亚女士做的意大利菜可谓天下一绝。她总是很快乐,非常和善,让许多人在她家留宿。
   
这些人都有非常不同的背景,我对此感到很惊讶,并对自己说:"美国真是个很棒的国家。"
   
之后,我在一家钢铁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并有机会去纽约工作。
   
美国没有论资排辈的现象,而是靠实力说话。当你和别人争论事情时,你不用在意对方地位的高低和资历的深浅。如果你提出的想法很有道理,就会被毫不犹豫地加以采纳。
   
或许是受到这种文化的熏陶,在我日后成为政治家之后,我所在政党的一些前辈经常会说:"安倍,你太狂妄了。"
   
就我的姓而言,它不念作"埃布"。有些美国人不时这样称呼我,但我也不觉得遭到了冒犯。这是因为,日本人自开启现代化进程以来就在葛底斯堡讲演的著名段落中看到了民主的基础。
   
农民和木匠的儿子可以成为总统,19 世纪晚期,日本被这样一个国家唤醒了民主意识。
   
对于日本来说,与美国的首次接触也是我们与民主的接触。这已经是150多年前的事了。这使我们一起拥有共同的成熟的历史。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访问了二战纪念馆,那是一个平和安静的地方,让我想起了圣殿。耳边回响的满是喷泉流水的声音。
   
在纪念馆的一角,有一面"自由墙",上面镶嵌着4000 多颗金色的星星。
   
当听说每颗星代表着100 位阵亡的士兵,我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我相信,这些金色的星星象征着人们为捍卫自由所做出的牺牲,这种牺牲无疑是高贵的。但这之中也凝聚着美国年轻人的痛苦、悲伤和对家人的爱。这些英年早逝的年轻人本应有一个幸福的人生。
   
珍珠港、巴丹及科雷吉多尔岛、珊瑚海……这些被铭刻在纪念馆的战役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忍不住思考起这些阵亡的美国年轻人失去的梦想和未来。
   
历史是严厉的,已铸之事无法改变。
   
带着深深的忏悔,我站在那里,静静地作了祈祷。
   
我亲爱的朋友,我谨代表日本和日本国民,向二战期间遇难的所有美国亡魂,致以深深的敬意和永恒的哀悼。
   
女士们先生们,海军陆战队中将劳伦斯·斯诺登今天也来到了现场。
   
70 年前的2 月,他作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名上尉,指挥一个连队在硫黄岛登陆。那时他23 岁。
   
近年来,斯诺登将军经常出席日美两国在硫黄岛举行的联合纪念活动。他曾说过:
   
"我们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要去硫黄岛庆祝胜利。我们只有一个庄严的目的,即向双方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员致以敬意和荣誉。"
   
坐在斯诺登将军旁边的是日本国会议员新藤义孝,他曾在我的内阁任职。他的外祖父栗林忠道大将曾是硫黄岛守备司令官,我们直到今天还记得他的勇气。
   
如果这不算是历史奇迹的话,还能称之为什么呢?
   
曾以命相搏的敌人现在成为了心灵相通的朋友。
   
我要对斯诺登将军说,我对你所做出的和解努力表示敬意。非常感谢!
   
战后的日本带着对二战的深切反省,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自己的行为曾经使亚洲国家的人们饱经苦难,我们不能无视这一切。在这一点上,我与历任首相的观点没有任何不同。
   
我们必须在各个方面致力于亚洲的发展,必须为亚洲地区的和平与繁荣竭尽全力。
   
我们一路走来,时刻提醒自己牢记这一切。我为日本所选择的道路感到自豪。
   
70 年前,战后的日本沦为一片废墟。当时,每个月都有美国公民向日本捐赠礼物,例如给孩子们喝的牛奶和身上穿的羊毛衫,还有2036 头山羊。
   
最早从美国推动的战后经济体系中获得了最大好处的是日本。当时美国开放了自己的市场,呼吁建立自由的世界经济。
   
随后,自上世纪80 年代以来,我们看到了韩国和东盟国家的崛起。再过不久就是中国的崛起。日本也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投入了大量的资本和技术。与此同时,日本在美国创造的就业岗位数量仅次于英国,位居第二。
   
美国首先通过这种方式促进了繁荣,随后是日本。而繁荣就是和平的温床。
   
美国和日本必须发挥领导作用,在处于不同成长阶段的亚太各国,建立一个公平、有活力、可持续发展、不受任何国家意志摆布的市场。
   
在太平洋市场,我们不能容许在知识产权方面"搭便车"的现象。我们也不能忽视血汗工厂以及环境造成的负担。
   
相反,我们应当在世界各地传播共同的价值观,即自由、民主和法治,让它们生根发芽。
   
这正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的实质所在。
   
此外,TPP 并不只有经济上的好处,它还事关我们的安全。从长远来看,它的战略价值将是巨大的,我们永远不应忘记这一点。
   
TPP 覆盖的地区,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的四成,占全球贸易额的1/3。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必须将这一区域发展成永久性的"和平与繁荣的地区"。
   
日美间的谈判,已接近达成目标。让我们通过共同的领导来成功完成TPP吧!
   
事实上,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那是在近20 年前,当时正在进行农业领域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谈判。
   
我当时还是一名年轻的议员,血气方刚,反对开放日本的农业市场。我甚至与农民代表一道在国会前举行抗议活动。
   
然而,日本农业在过去20 年已开始走下坡路。农民的平均年龄上升了10岁,超过了66 岁。
   
日本的农业正处在十字路口。为了使其能够生存下去,现在必须对其进行改革。
   
我们将对已经实施了多年的农业政策采取重大改革行动。同样将面临改革的还有农业合作社,农业合作社在过去60 年的漫长岁月里一点儿变化也没有,要彻底进行改革。
   
我们按照国际标准加强了对公司的监管。在医疗和能源等领域,僵硬的规则被打破,我则在其中起着先锋的作用。
   
为了逆转人口减少的趋势,我决心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我们正在改变一些旧习俗,以便让女性拥有更多权利,让她们能够更加积极地投身各行各业。
   
简而言之,日本正处于大飞跃之中。
   
亲爱的国会议员们,请来看看新的日本吧,感受日本改革的精神和恢复的速度。
   
日本不会逃避任何改革,我们一心向前看,并将推动结构改革。我确信我们别无选择。
   
亲爱的同僚们,没有美国的领导,战后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是无法实现的。
   
回首过去,我高兴地看到,日本在过去的每时每刻都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正如我开始引用我外祖父的话中讲的那样,那个抉择就是选择一条道路。也即,日本与美国结盟,作为西方世界一员前行的道路。
   
与美国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一道,日本最终赢得了冷战的胜利。这是一条让日本成长和繁荣的道路。即便在今天,日本也别无选择。
   
我们支持美国的"再平衡",以加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我将明确表示,我们将始终支持美国的这一努力。
   
日本已经与澳大利亚和印度深化了战略关系。我们与东盟国家和韩国在许多领域加强了合作。
   
在美日同盟的基础上增加这些伙伴,将使我们的地区更加稳定。
   
现在,日本将提供28 亿美元援助,用以建设关岛的基地。关岛基地的战略重要性在未来将会变得更加突出。
   
就亚洲海域而言,请让我在这里强调我的三个原则:
   
首先,国家不管提出任何主张和要求,都应依据国际法。
   
第二,各国不应当使用武力或威吓手段来推动它们的要求。
   
第三,必须通过和平手段来解决任何争端。
   
我们必须让从太平洋至印度洋广泛的海域成为自由和彻底奉行法治的和平海洋。
   
为此,我们必须强化美日联盟,这是我们的责任。
   
日本正在努力采取措施,强化我们的安保法制。在这些立法措施就位的情况下,日本将更能对各项危机作出天衣无缝的反应。
   
健全这些法律将使美军和日本自卫队的合作更加密切,美日联盟更加牢固,将为地区和平提供可靠的威慑力。
   
这是战后的首次大改革。我们将在今年夏天完成这项改革。
   
在此我还想告诉你们。美国国务卿克里、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前天会见了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防务相中谷元,双方进行了磋商。
   
作为前面提到的健全法制的前提,我们达成了新防务合作框架,一个更好地共同配置美日军事力量的框架。这一框架将有助于建设更可靠的和平。
   
这就是新防务合作指导方针。奥巴马总统和我昨天对这些指导方针的意义达成了完全一致的看法。女士们,先生们,我们达成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协议。
   
在上世纪90 年代初期,日本海上自卫队曾在波斯湾清除过水雷。过去十年,日本自卫队在印度洋支持了美国的行动,以遏制恐怖分子和武器的流动。
   
与此同时,5 万名自卫队队员在柬埔寨、戈兰高地、伊拉克、海地和南苏丹参加了人道主义援助和维和行动。
   
在这些成绩的基础上,我们决心为了世界和平与稳定承担更多责任。
   
为此,我们决心在今年夏天通过所有必要的法案。我们将说到做到。
   
我们必须确保,除了国家安全,人类安全也必须得到保证。这是我们坚定的信仰。
   
作为人类的一员,我们要竭尽全力让所有的人获得教育、医疗,获得实现自力更生的机会。武装冲突使女性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在我们的时代,我们必须实现让女性免遭人权侵犯的最终目标。
   
自卫队取得了重大成就,我们的援助人员也是如此,他们持续不懈地工作着。二者的努力使我们获得了新的自我认同。
   
我们现在高举的是"基于国际协调主义的积极和平主义"的旗帜。
   
请让我重申,"基于国际协调主义的积极和平主义"将引导日本沿未来之路前进。
   
我们面临的问题包括恐怖主义,传染病、自然灾难和气候变化。日美同盟将共同应对这些新的挑战。
   
日美同盟的持续时间已超过了美国全部历史的1/4。这是一个牢固的联盟,由信任和友谊相连接,是一个深度合作的联盟。
   
这个联盟由自由世界最大和第二大的民主国家———美国和日本组成,没有必要为这个联盟寻找任何新的理由。这个同盟永久珍视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法治、人权和尊重自由。
   
当我在上中学时,电台播出的一首由卡洛尔·金演唱的歌曲打动我的心。
   
歌中唱道:"当你心情低落、饱受困扰时,闭上眼睛,想想我吧,我将在那里,照亮你最黑暗的夜晚。"
   
2011 年3 月11 日,日本最黑暗的夜晚降临了。地震、海啸和核事故袭击了日本东北部。
   
正在那时,美军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展开了救援行动。很多美国人向东北地区的儿童伸出了援手。
   
我们有你们这样的朋友。
   
你们和地震受灾者一起流泪,你们给了我们不可替代的、非常宝贵的东西。
   
那就是希望。
   
美国能够赋予世界的最佳资产是希望,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尊敬的美国公民的代表,让我们将美日同盟称作"希望同盟"。
   
美国和日本应联合起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希望的同盟,如果我们携手合作,就一定能实现!
   
非常感谢!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