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

未普:王岐山为何要传递这些信号?

4月23日,王岐山会见美国政治学者福山、经济学家青木和中信证券总经理德地立人,洋洋洒洒谈了一个半小时,横跨政治、经济、宗教、历史、文化等宏大主题,涉及反腐、共产党的自我监督、中国现代化道路、法治等具体问题。这场会见在海外激起千层浪,引发中国问题观察者极大的讨论兴趣,而在大陆却是一片静悄悄,讨论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偃旗息鼓了。

笔者查遍百度,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罗昌平在凤凰网上的转载"王岐山最新表态:我们很坚决也很慎重"已经被删除;杨恒均的"王岐山谈话透露了什么信息?"也被删除。新浪微博的众多转发,变成"此内容被多人举报,相关文章无法察看"。如果不是德地对这次会谈的整理和有限披露,外界可能会与这个会谈的海量信息,失之交臂。

王岐山在会见结束时说,自己"不成系统地讲了这些话,也算作信号吧"。本文想要搞清的是:王岐山到底想要传递什么信号?他为什么要传递这些信号?会谈内容为何被删除?

这场会见的主要信号,应当是中国现代化的方向、目标、时间、尺度和存在的问题,现在逐渐清楚;要达到目的,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这条路尽量要修好;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的党要走市场化经济,领导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是个了不起的探索。

除了这个主要信号,笔者认为,王岐山在这场会谈中,还传递了几个具体的、明确的信号:不搞司法独立、不搞美国模式、不搞媒体监督和民意监督。


关于不搞司法独立,王岐山说得非常明白。福山问王岐山,法律(rule of law)面前人人平等,包括统治者在内,不知中国的宪法能否做到"rule of law",并司法独立。王岐山断然答道:"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

关于不搞美国模式,王岐山的讲话透露了几个理由:第一,优秀的DNA中国文化中,本来就有。"国家、法治、问责三要素,在中国的历史里都有DNA",言外之意,挖掘自己的优秀DNA就行了,无需学习他人;第二,美国的特点,别国无法复制,如要复制,就会天下大乱;第三,十三亿人如搞美国模式,就是走到悬崖峭壁上了。

关于不搞媒体监督和民意监督,他并没有直接说。他讲的是共产党搞自我监督很难,压力很大,而且现实中鲜有成功的例子,但他有信心走出来。他说,"我们意识到这仅仅是开头,但我们的信心是从实践中得来的,还要走出来"。

这三大信号实在没有新意,习近平的几次讲话,中国官方媒体不厌其烦地造势及中国当下的实践,都围绕著这三个"不搞"。问题是,王为何向外界传递已经了无新意的"三不搞"信号呢?

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王岐山这么做,是否和他目前的处境有关。最近,网上对他处境不妙的传言越来越多,主要有几个方面:反腐反到最高层,给共产党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原本声势浩大的"海外猎狐"行动难有成效;借反腐提拔培植自己的势力,等等。在这些危险信号不断涌出之际,王岐山重复那几个没有新意的"不搞",可能是一种自保。

至于他的讲话为何被删,有评论家认为,他的讲话犯了大忌。胡少江说,作为一个专管党务的常委,王岐山高调出面,并且让谈话内容以非官方的方式公布,这种非常规的做法是党内高官的大忌。如果王的讲话是因为犯忌而被删除,那就更证明了王岐山处境不妙了。

德地在文章中引用了王岐山一位朋友的话:"岐山说,你什么都可以思考、可以思想,但说话就不同了。"言多必失,在共产党政治文化里摸爬滚打数十年的王岐山,太了解这一点了。如果有人想在他的讲话中挑茬找刺,并借机扣帽子、打棍子,那是非常容易的。共产党文化的残酷,连中共的第一把手都无法逃脱,更何况王岐山只是个名义上的二把手!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