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21日星期四

刘军宁:权贵资本主义,还是官商社会主义?

刘军宁

    当今的中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可以说是见仁见智。有官方的版本,有海外的版本,有民间的版本。不过最流行的是一个半官方半民间的版本,这个版本认为,中国是一个"权贵资本主义"的社会。这个版本的出处不详,但是在官方和民间却引起了普遍的回响。然而,中国真是一个权贵资本主义社会吗?
    依我看,中国根本就不是权贵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的中国发明者真是高明,让那么多的聪明大脑上当。然而,只要去稍作认真辨别,就会发现这是谬言。就像阿伦特把极权主义的脏水泼到资本主义的头上一样,权贵资本主义的说法把全部的脏水都泼到了在中国还不曾存在的资本主义头上。其结果是把人们的仇恨引向资本主义,把真正的祸首藏在身后。
    中国连资本主义都没有,哪来权贵资本主义?从徐明、刘汉、丁书苗、刘志军、蒋洁敏、薄熙来和周永康等这样的人身上,我只看到权,看到官商勾结和权力操纵的经济,根本没有看到贵,更没有看到资本主义。有人说,中国现在不是有很多民间的交易和商业活动了吗?难道还不是资本主义?当然不是。中国古代就有很多民间的自由交易和商业活动,在很多方面比现在还要自由,可以自由买卖武器,可以自由生儿育女,可以自由开办银行票号,可以办学,甚至还能买卖人口、自由交易毒品,我们能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吗?当然不能。
    在体制与官方的层面上,中国目前在制度上是社会主义的,理想上是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是马列主义的, 政治上是专政的,文化上是红色的唯物一元。况且,资本主义,与共产党的领导、马列主义的官方意识形态、专政的政治体制和国资委、发改委的管理体制以及国有经济占主导的经济体制,都是不能并立的。
    资本主义离不开市场经济。而现在的中国根本不是市场经济,而是官商经济。在中国,发展经济首先不是企业家与市场的事,而更是各级党委、行政首长、发改委的事。中国只有权,没有贵,只有社会主义,没有市场经济。西方的市场经济国家都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哪来真正的资本主义?连资本主义都没有,哪来权贵资本主义?中国只有权钱交易,只有社会主义,没有资本主义。
    与权贵资本主义的说法相关,当前还流行另一种说法,叫"左陷极权,右陷权贵"。"左陷极权"这个判断是对的,"右陷权贵"这个判断却不合事实。假如中国有权贵的话,那一定是"左陷极权"的结果。既然叫权贵,那与"左陷极权"当然是一家,否则,权贵从何谈起?既然与当权的一家,那必定姓左,何来"右陷"?
    "权贵资本主义"暗示,当前的一切社会问题,尤其是贫富分化,都是搞资本主义惹的祸。然而,中国不仅没有实行资本主义,而且还在用各种方式来抵制西方的资本主义,怎么能让中国还没有的东西为现体制造成的问题来担负责任?让资本主义对中国目前的两极分化负责,就像把中国目前的腐败归因于官员未能抵制西方资本主义腐朽生活方式的诱惑一样,从而拒绝了从自身的体制上找原因。
    有人会问,如果中国不是权贵资本主义,那么,中国实行的是什么?答曰:中国实行的是官商社会主义。其主体是以官员、官商和国有制为主体的、以权力为主导的经济体制。宪法上写的很清楚,中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
    有人会说,真正的社会主义哪有中国的版本这个样子的?答曰:世界上有许多货真价实的资本主义,却从来没有过货真价实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即便是科学的,也不过就是资本家恩格斯资助设计的一个乌托邦。谁都没有见过,也不会有机会见过真正的社会主义。中国古人认为,画鬼是最容易的,但凡是画出来的,都是走样的,因为没有人见过真鬼,即便他大喊"真见鬼"。
    资本主义不是天堂,不仅不是天堂,而且还有很多问题。对资本主义,是可以怪罪的,可以批判的。但是,对资本主义在中国造成的问题进行责难,要等中国实现了资本主义之后。
    有人会问,什么是资本主义?如何判断资本主义是否实现?根据人类社会中已有的样本,健全的资本主义,在经济上实行基于私有财产权的自由市场经济,并以私营经济为绝对主体;在政治上实行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在文化上实行信仰自由和文化多元。有一天中国完全做到了这三条,那时,责难"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时机就完全成熟了!

——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