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29日星期五

胡少江:中国宏观经济管理进退失据

中国重新放任货币发行
中国的宏观数据,表明经济下行的压力依旧没有缓解。为了减轻经济放缓对就业和财政收入产生的压力,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已经连续多次放松银根,增加货币供给。但是,央行新近增发的货币,除了进一步推高中国股市之外,似乎并没有对实体经济起到刺激作用:市场依旧疲软丶厂家依旧困难,中央和地方两级财政收入都表现欠佳,最新的数据还表明中国的出口和进口连续数月下降。

经过长达三十多年的超高速增长,经济增长速度减缓,并不令人意外。令人感到不安的是,中央的政策制定者,对中国经济问题的症结和未来走向,似乎缺乏基本的判断。他们出台的经济政策正在明显失去章法,有些政策是朝令夕改,有些政策则是互相矛盾,还有的政策是进退失据,顾头不顾尾。总之,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走向,似乎正在进入一个明显的不确定期。

中国的许多问题是体制性的。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三中全会,将所谓的改革作为今后一个时期的重点。他们表示,希望从改革中释放活力,获取所谓的"改革红利"。总理李克强在相当一个时期里,逢会必谈改革,甚至对许多部门抗拒改革的态度大发雷霆,公开斥责。但是,最近的情况表明,经济增长的加速压力,正在逼迫中国政府放缓改革的步伐。

一个最为明显的标志是,根据中央媒体报道,中央派往各省市丶各部门的检查组,已经将检查的重点由贯彻中央简政放权的改革举措,改为督促各地贯彻中央政府关于稳定经济增长的措施。这表明,中央的政策已经从原来的"争取改革红利",变成了"改革为增长让路",这背后的潜台词,则是仍然要动用行政手段来推动经济增长,市场导向的改革,将再一次为政府官员的权力让路。

中央政府的货币政策,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政府成立之初,总理李克强曾经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收紧银根,改变过去依靠发票子来推动增长的做法,要采取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的货币政策。发票子在短期内的确能够起到促进增长的作用,但是,这样的政策只能助长粗放型的增长方式。从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得到好处的是效益低下的国有企业,那是一种资源浪费行为的增长。

中央政府开始改变货币政策的时候还是羞羞答答,随后则越来越公开化:多次下降银行准备金率丶多次下调利率,政府还多次利用公开市场操作,来为市场投放新的货币。由此可见,中国政府只能通过放松银根的老方法来维持一定的增长速度。正如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最近所指,从中国重新放任货币发行的做法,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病得不轻。

除了上述提到的行政改革放缓丶货币政策放松之外,中国政府最近还在房地产政策方面作出了大幅度的调整,鼓励各地对正在施行的控制房价的一些限制措施松绑。这样的做法正中地方政府的下怀,因为卖地收入已经成为地方政府维持生命的鸦片,而且他们早就对中央政府控制房地产的政策极为不满。不过,令他们忧虑的是,截至目前,刺激房地产的政策似乎收效甚微。

中央政府在宏观经济政策上束手无策,还表现在他们越来越依赖于一些宣传口号来代替扎实的政策,甚至用一些没有经过测算的丶似是而非的安排,对未来进行赌博。最为明显的空洞口号,包括所谓"大众创业丶万众创新",而最为明显的对未来的赌博,则是所谓的"一路一带"。这些举措,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没有任何有根据的测算,它们凸显了中央政府政策制定能力的严重缺失。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