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

鲍彤:但愿不比当时的周永康差劲

图:在京多位访民在北京南站拉出横幅为徐纯合讨公道
黑龙江庆安县徐纯合被枪杀案,言人人殊,有几个不同的版本。
我听到的版本是:徐纯合夫妻双病(本人有先天性心脏病加肾炎;妻子患精神分裂症),母老,家贫,子幼(6岁,5岁,3岁),要求孤儿院收养被拒。走投无路中买了车票拟赴大连亲戚家托养老母幼儿,在火车站被警察怀疑有上访嫌疑,于是"截访",于是禁止他上车,于是徐纯合因此被铐,被打,最后在扭斗中被警察枪杀。
还有其他不同版本。但我只能根据我所听说的版本说话。有人认为死者是"人渣",非杀不可,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但我认为,这是悲剧,非但是死者的悲剧,更是法治的悲剧,国家的悲剧。
此案关键多多,值得一一探讨和总结。其中致死之由,是警察奉命必须执行"截访"的政治任务。这任务是否出自中央,我没有根据,不应该妄加推测。但是可以肯定,许多地方都不约而同具有"截访"的任务;许多交通要道都有警察承担此项工作。另外还听说,"截访"是和经济利益"挂钩"的。疏于"截访"的地区,不仅要受批评,而且有可能被上级处以罚款。"截访"有功的机关和人员,则能得到当地领导的奖励。据说,这是事关国家稳定和领导荣誉的大事,有关人员守土有责,不能说空话,必须干实事。
如果以上传闻不实,我希望中央主管机关明确宣布绝无此类丑事,以便全国访民共同免予遭受被非法拦截的恐惧。如果确实存在着此类成文或不成文的非法规定,我希望中央主管机关明令加以废除,借以保证公民的上诉权,落实依法治国的原则。
死者已矣。重要的是教训,真相需要大白。善后必须认真。最重要的是,国家应该进步。如果从此得以把成文或不成文的"截访"任务送进历史博物馆的陈列室中去,未始不是一种进步。
我记得好像是2003年,好像有一位名叫孙志刚的公民,在收容所中被打死。致死之由是存在着收容制度。举国上下总结这一沉痛教训,迅速导致收容制度的废除。当时的政法委负责人好像是周永康。周现在已被立案,想必劣迹累累。不过我想,当年在废除收容这一点上,他如果发挥负能量,大概什么都办不成了。十五年已经过去,但愿当今主管人员的作为不比当时的周永康差劲。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