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12日星期二

梁京:美国的中国难题

保尔森新书《和中国打交道》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最近在新书《和中国打交道》中明确承认,在如何对待崛起的中国这个重大问题上,美国精英阶层发生了严重分歧。保尔森说,在很长的时间里,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主流,都认为与崛起的中国合作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但现在,面对中国在军事上越咄咄逼人,加上习近平上台后对待民间维权组织的强硬态度,一些美国精英改变了原来的立场。不久前公开批评中共的沈大伟,就是这种人的一个重要代表。

主张改变美国对华合作态度的美国精英,一方面认为中国在军事上没有必要如此快速扩张,更没有必要对美国持如此强烈的敌意。同时,沈大伟还认为,中共正在没落,不可能克服国内严重的危机。言下之意,美国没有必要与这样一个行将灭亡的政权进行合作。

保尔森本人也不排除中国会出大问题、出大事,因此,声称自己"只开药方不算命",不对中国的未来做任何预测。保尔森认为,尽管中国内部危机严重,但对于美国来说,与中国积极合作,是唯一正确的方针。

保尔森认为,唯有采取这样的对华政策,美国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因为对中国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不利于美国自己的改革。换言之,保尔森认为,对美国来说,最大的挑战并非来自中国,而是来自需要改革的美国体制。

笔者认为,保尔森的选择在逻辑上看起来比对华强硬派更有道理,特别是,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度,很可能不利于美国自身的改革。不过,保尔森的这一主张,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那就是中国将会是美国越来越棘手的难题,而关于美国应该坚持与中国积极合作的主张,也会在美国内部遭遇越来越大的困难。

之所以这样说,倒不是因为两国的经济利益互补的大格局因中国崛起而发生了改变,而主要是我认为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令其有了把内部政治和社会危机转嫁给世界、转嫁给美国的能力,这一发展会让美国很不舒服,给美国带来很大麻烦。

以中国的军力扩张为例,很难说中国的巨额军费投入能够给中国人带来什么实惠,但在美国方面来讲,则不能不做出反应。也就是说,虽然中美彼此不可能发动战争,但中国投入巨资开发出一些对自己并无国防价值的进攻性武器,美国就要耗费大量资源来防备。这样的竞争,其实只对两国极少数人有利,对两国的多数人并不利。

比这个问题更为严重的是,中国的人民币越来越具有国际性。也就是说,缺乏民主合法性的中共政权,现在有了一种威力巨大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力——大量印钞。这是过去苏联,乃至德国纳粹,都没有的手段。如果中国滥用这种手段来转嫁内部危机,对于那些主张美国坚持与中国合作的人来说,压力是非常大的。正因如此,不久前,保尔森在得知中国将采取"微刺激"来阻止经济增长减速过快的时候后,曾发表了警告中国的言论,希望中国决策当局采取负责任的态度。言下之意,就是中国不要把内部危机转嫁给美国、转嫁给全球经济。

可是,我们不难想像,没有法治和民主政治约束的中共当权者,在事关自己能不能继续当权的厉害关头,是不可能在意来自美国的警告的。目前,中国经济存在巨大的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还有社保、医保等巨大的社会福利基金的不足。如果让决策者在艰难的改革和印票子之间做选择,如果他们认为印票子能够把危机转移出去,或者能够拖延改革的话,怎么会选前者而不选后者呢?

也就是说,美国的中国难题,是她要不要,以及如何与一个经常把保住自己的权力置于本国人民利益之上的政权合作。这个问题,过去就没有简单的答案,今后就更难了。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