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5月15日星期五

胡平:点评王岐山4.23讲话


wangqishan.jpg
图片:中共新领导层成员王岐山所主导的反腐斗争,引发各界关注。(AFP)
2015-05-14


日前,在《共识网》上读到一篇文章"难忘的会谈--记王岐山与福山、青木的会见"。文章说,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在中南海会见了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和比较经济学家青木昌彦以及在北京长大的日本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德地立人等三名日本裔的政治经济学者。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德地立人。
这三位客人中,福山名气最大。1989年福山出版了《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轰动一时。近些年来,他对中国问题也很感兴趣,多次到中国访问。
在当今中共领导人中,王岐山多少有些异类。他不是从当基层干部或团干部进入官场,而是以学者身份,从当智囊幕僚而进入政界的。其博学多闻,能言善辩,在同僚中少有人能与之比肩。在八十年代的文化热中,王岐山曾经担任当时大名鼎鼎的《走向未来》丛书的编委。也就是说,王岐山和当时那批中青年自由派知识分子曾经走得很近,六四时分道扬镳;不过说起来,王岐山和那批自由派知识分子总该还有些类似的思想底色,因此他现在的思想也就格外引人注意。
根据德地立人的记述,双方见面,王岐山向客人表示欢迎,然后就说请三位客人"今天也给我们上上课"。可是一场一个半小时的会议,王岐山自己讲话的时间就占了九成以上。我以为这倒未必是王岐山官当大了太傲慢,主要是王岐山无法和别人平等对话,因为有太多的问题他无法正面回应,所以他只好把对话变成独白。王岐山讲话很多,话题很广,海阔天空,信马由韁;和毛泽东会见外宾时的讲话风格有些相似,初听下来,对方可能会感到很玄妙,高深莫测,但事后认真盘点,会发现信息量其实很有限。
下面,我对王岐山讲话的几个问题略加评点。
在今年年初的一次讲话中,王岐山引述习近平的话:"有人说一党执政不能解决腐败问题,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还就不信这个邪。"当时我批评道:"问一党制下能不能解决腐败问题,好比问一个医生能不能自己给自己动手术--那取决于你得的什么病,要动什么样的手术。"有意思的是,在这次和福山等外宾的会见中,王岐山也讲到了医生自己给自己开刀做手术的比喻。
王岐山说:"长期执政的党的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压力很大,我们意识到这仅仅是开头,自己监督自己难--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这就怪了。既然王岐山明知医生自己给自己动手术只有唯一的一个病例,而且还只是割阑尾;他自己也承认当今中国官场的腐败相当普遍相当严重,这岂不是表明,王岐山本人也对一党执政下的反腐败运动很没有把握、很没有信心么?那么。他为什么又对福山建议的法治和司法独立断然否定呢?可见,习王发动的这场反腐,目的不是反腐而是保党。法治和司法独立,固然对反腐有效,但由于是限制了党的权力,所以再好也不能用;共产党自己操刀给自己动手术,再不可行也要行,因为他们要的就是共产党自己操刀。可见,习王的这场反腐败运动,无非是共产党内部的一场权力斗争而已。
王岐山说,他不赞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种说法。因为他认为"人类文化的最基本要素其实中国都有",也就是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价值的,王岐山说:"最基本的价值是一样的,不然我们怎么谈呢?"在这里,王岐山没有用普世价值这个词,但其实说的就是所谓普世价值。
王岐山说:"我跟美国朋友讲,搞美国宪法的人很聪明,首先把自己的利益确定好了,所有原罪的人释放了,后来把穷人拿进来,再慢慢地把妇女,最后把黑人拿了进来,建国二百年后选举权给了黑人。现在反过来要求他国复制,但乱了又不搞了。埃及乱了,穆斯林兄弟党首,原总统刚判了20年。美国的特点怎么复制?"王岐山强调中国有十三亿人,现代化的路还很长,"中国的事情运行还要很慎重",如此等等。
王岐山这些话给人的印象是,他似乎也认同普世价值,认同民主宪政的目标,但只是考虑到中国情况的复杂性,因而在实行方式上或步骤上和我们不一样。
问题是,假如王岐山们在价值目标上果真和我们没有多少差异,事情就简单多了。其实,在如何结合本国具体情况,渐进稳妥地推行民主宪政的问题上,前人早已提供了很多经验。例如,当初清政府就提出过循序渐进的预备立宪方案,还拟定了实行立宪的具体计划和时间表。孙中山和国民党也提出过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论。可是共产党却与此不同,共产党直到今天仍然拒绝承认民主宪政的理念,更没有提出渐进改革的时间表或路线图,而且还扬言几不搞几不讲,不但不准许国人进行民主的试验和实践,甚至连讲都不让人讲,妄图堵死民主宪政之路--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需要说明的是,王岐山和福山、青木的这次会见,中共官方媒体没有报道,只有德地立人撰写的回忆文章在网上流传。该文首发于《共识网》,香港的亲共媒体《大公报》也转载了。但是等我提笔写评论时却发现,在《共识网》上和《大公报》网上,这篇文章都不见了。
在后记中,德地立人写道,他们乘车离开中南海,快开到景山公园时,福山指着景山突然问德地立人:"这是什么地方?"德地立人回答说,"是景山公园,在山顶上可以看到故宫全景"。福山说:"那我来过,是明朝最后皇帝崇祯自缢身亡的地方"。
无论作者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个结尾都会引起读者的联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FA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