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余英时:习近平统治系统下的观察

《野心的时代》一书封面
我今天要评论一篇很重要的文章,这篇文章的作者叫埃文·奥斯诺斯。奥斯诺斯是一个很有名的记者。最近他写了一本很重要的书。这个书名叫做《野心的时代》,而且刚刚在2014年写的,也是讲中国的。
奥斯诺斯的观察是值得注意的。他的文章的题目按中国共产党的老话就叫"自来红"。共产党有一批人觉得自己是红二代红三代。这篇文章是全面检讨一下习近平的生平。
最早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很有趣的。就是说习近平在中国没有做总书记以前不过是一个并不出色的地方官员。为什么在两年多的时间之内他就突然变成了中国毛以来最重要的一个领袖,这是什么原因?
他这里面的讨论不是他个人的偏见也不是他个人的主观看法。他是访问了极多的各方面的重要人物和有关的学者对习近平的认识,比如说上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另外比如说还有澳大利亚最有名的前任总理,会说中国话汉语说得非常好,我们叫他陆克文。像这些都是他访问的对象,还有美国国务院的重要人物。另外还有一些中国的重要记者,中国的重要学者,比如说历史学家章立凡;法律专家、北大的教授贺卫方;再加上作家,比如说是余华。这些都是在他的访问范围之内,而且都引用了他们的话。所以把这些所有的访问跟他其他的采访材料加起来就很可观了。
同时,他也引用了很多习近平在访问的时候许多话,这许多话一般我们都是看不到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我们觉得非常值得重视奥斯诺思这篇叫"自来红"的文章,可以让我们一般人了解整个中国的一个形势是大有帮助的。
习近平最早在做总书记以前,几乎没人怎么注意他,而且当时有两个接班人,一个是李克强,就是现在的总理;第二个是习近平。这个习近平当时在一般人看来还不及李克强条件好,最后是什么原因他上去的?不过习近平的父亲在他崛起的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他能够执政跟他父亲习仲勋关系极大。
1979年习近平(应是习仲勋——转者注)刚刚出台不久的时候,他就跟耿飚工作了,耿飚当时是负责军事方面的。耿飚是习仲勋最好的朋友,所以因为耿飚的关系习近平就跟军方发生了联系。这是他后来做总书记以后在军方能够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此外,习仲勋在早期改革的时候是大家所称赞的。所以,习近平至少早期给人一个错误的印象,就是他会走上父亲的开放改革向西方吸收某些经验的作风,或是他父亲的继承人。
在很长一段时期之内,他虽然用强力的手段好像要回到毛泽东时代,讲的都是很右派的话,所谓右派的话就是要回到毛泽东时代,要党专政这一点,他对一党专政的这一点加强得非常厉害。一般人认为这是他夺权当中不能做的事情,等到他夺权以后他就会开始改革,因为他父亲的影响在那里。
可是现在大家已经看清楚了,习近平根本不是走改革开放的路,他确实是要做以前的毛泽东,而且要做毛泽东以后最有权势的人。这是从前邓小平都没有完全做到的。后来在江泽民跟胡锦涛时代可以说都是集体领导的。在这个情况之下做领袖的人并不突出,特别是在胡锦涛时代可以说是默默无闻的。胡锦涛几乎在今天看来好像没起过什么作用,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影响,所以才有周永康这样大的势力的兴起。周永康大概就是抵制习近平最厉害的一个人。他跟薄熙来搞得有声有色,很想取习近平而代之。而这里面支持的人最大的势力就是周永康。
所以,习近平上台以后他的眼睛就对准了这两个人,要把这些势力去掉以后他才能出头。他最初的时候好像不显什么形色,这也许是他厉害的一点,是别人对他没有估计到的地方。他有他深沉的一面,他首先是把他9个人的集体领导制度改为7个人,在7个人中间他要做唯一最高的领袖。所以他在领导体制之下设了许多重要的委员会,他做了至少了11个委员会,包括外交,包括台湾问题、经济问题以及国防以及国内的安全都是他做主席,所有人都要向他报告。在一步步走的时候,他已经先把总理的地位给压下去了,所以现在中国只有一个领导人那就是习近平。而且习近平在军事方面又抓得很紧,所以把周永康在军队方面的重要人物一个个都搞光了,包括像徐才厚这类人。
习近平跟西方一些人交往,包括像刚才讲澳洲总理陆克文,包括美国国务院的一些高级官员还有包括骆家辉,还有国内的观察家跟奥斯诺思谈话的时候都表示出一个明显的共同的观察点,就是习近平是这两年半之内用一切方式来做到一人专制的程度。而且习近平清清楚楚地表示出来他对于西方的民主和人权是绝对排斥、绝对反对的。所以他不可能说在抓到权力以后回到改革开放这条路,这一点现在大家已经承认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了解习近平就要看他的一些重要的作为。
奥斯诺斯分析习近平并不采取什么唯物史观的政权问题,而是把打天下的意识加强了。共产党认为天下是它打来的,打来这个天下的就是这些第一代的革命者,而最可靠的就是他们的子孙曾孙这样传下去,这就变成中国是中国共产党的并不是老百姓的。所以人民、民主这些东西过去在毛泽东时代还用来做口号,今天在习近平时代连口号都不再用了。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他能抓住人心的来源所在,同时他在坚决地执行一党专政、个人专制,而不允许有任何反对的意见出现。

(RFA根据作者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