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梁京:高瑜的噩梦能否成真?

巴丢草漫画: 高瑜 肖像



所有人都知道,高瑜被重判是出于政治原因。朋友传来的一段视频让我知道了这个政治原因究竟是什么。在这段视频中,高瑜表达了她对习近平的判断,这个判断是一个关于中国的噩梦。高瑜告诉世界,习近平是对抗普世价值的"9号文件"的泡制者,是中共两个三十年所有邪恶结出的苦果,因此,再也不应对习近平存任何幻想。也就是说,习近平是一个坏皇帝,他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灾难。

高瑜的这个噩梦确实有成真的可能,从习近平的"七个不准讲",到他上台以来对民间维权组织的系统打压,乃至这一次对高瑜本人判重刑,都能说明,她对中国在习统治下走向黑暗的担心,绝非杞人之忧。

这种忧虑的另外一个重要根据就是中国历史。宋、明、清几个王朝都没有能力改革自新,而是走上自我毁灭的绝路。有人拿习近平与崇祯相比,认为他很可能会重复明朝的命运。

但是,中国的内外情势毕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习近平是崇祯,他手里已经有了核弹,而习近平为了不做亡国之君,是有可能不惜与美国打一场核战的。也就是说,中国已经完全不可能在形式上重复宋、明两朝被外族征服的命运。

那么,习近平会不会为实现毛的理想而打核战呢?尽管习是毛的崇拜者,但我还是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存在。习有两条底线其实已经很清楚,第一,就是共产党的旗号不能换,第二,就是他的个人权力不容挑战。在这两个底线不破的前提下,习愿意考虑一切可行的方案。

现在的问题是,是否可能找到习认为可行的方案。一个越来越明显的事实是,从意识形态出发的中国左派和右派都没有能够拿出令习近平满意的方案。右派的方案本质上是让习近平改旗易帜,所以习不接受不令人奇怪,左派的方案有再搞文革之嫌,习近平意识到了"折腾"的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中国学派"出现,成为一件值得关注的重要事件。据《观察者》网站报道,习近平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孔丹,最近组织了一个"中国改革发展基金会青年学会",网罗了一批"从中国视角,用中国话语"来谋划中国改革和发展的学者。http://www.guancha.cn/YuLiang/2015_04_19_316456.shtml 

我之所以认为这个事件重要,是因为这个发展说明,习近平从周小平事件中汲取了教训,表现了他的调整能力。他看来认识到重用周小平这类草根五毛帮不了自己的忙,于是转向吸引具有强烈民族主义倾向的青年学者,而香河会议表明,他有可能获得一批具有一定学养和学术能力的中青年学者的支持,一方面削弱毛左和自由派的影响力,一方面建立一种比较实用和理性的新秩序。我之所以这样判断,是因为我发现长期以来,左右两边的学者都不研究真问题,从而给这些支持中央集权的"中国学派"留下了机会。虽然"中国学派"能否抓住机会也还是问题,但他们比左右两派胜算要高,因为他们更从实际出发。

那么,如果"中国学派"成功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秩序?从习近平的两条底线来推断,这种秩序不可能是一种支持自由的秩序。在不少右派看来,只要不是支持自由的秩序,是不会成功的,因为这种秩序会遭到人民和西方民主国家的抵制。但我以为右派低估了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接受中国维持一种压迫性秩序的可能,也高估了人民反抗压迫的能力。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目前麻烦已经很多,所以只要中国不出大乱子,就是上天保佑,况且,中国的压迫秩序必定是一个对内榨取,对外输出利益的秩序。西方还能得到一些实惠。

在左派看来,中国对内榨取,对外输出利益的秩序,必定会遭到人民的反抗,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他们和右派一样,很可能高估了人民的反抗能力。

因此,高瑜关于中国进一步走向黑暗的噩梦完全有可能成真,而且,中国还有比这个噩梦更可怕的噩梦,那就是无论左派、右派还是"中国学派"都帮不上习近平的忙,以至中国陷入大乱,世界陷入大乱。

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学派"的兴起,有其积极意义。这一发展虽然刺激了各种迷信集权的学者投习近平之所好,但同时也会刺激左右两派的精英,更加关注把自己的价值主张,转化为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办法。左右知识精英虽然有意识形态分歧,都有反对压迫和奴役的初衷。因此,当中央集权的秩序不可避免会失败的时候,他们努力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意义将会显现。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