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11日星期六

端木赐香:老毕困境与话语捐问题

老毕的困境,其实是所有中国人的困境。那就是两套语言系统的切换,以及切换时如何上交话语捐的问题。
先说两套语言系统的问题。所谓的两套语言系统,就是在中国这样一个说不得真话的国度,大家只能公开一套,私下一套,人人自备两套语言系统,随时切换。
中国人对于两套语言系统的运用与切换,是从孩提时代就开始的,无师自通,自学成材,看人说人话,看鬼说鬼话。待进了校门,孩子会发现,教材上鬼话更多,你要真照着做,你就傻了;可是不做,在另一个系统里也是一种傻,那就假做吧。比如课余时间,大学同学之间对于学校的评价,不外是学费太贵、饭菜像猪食、图书馆里没好书、老师都是笨蛋、校园脏乱差云云。可是就在这当口,来了个电视台的,找他录几个镜头,要求给新生们说几句话。这个时候的他不待人教,小脸一变,满面春风,跟人贩子似的,对着镜头就忽悠开了:亲爱的学弟学妹们,欢迎你们来到某某大学,某某大学是一座美丽的校园,这里有美丽的校舍、漂亮的学姐和阳光的学哥,……某某大学还是一个温暖的家庭,这里有爱我们的师长,还有敬业的员工……
就是不识字的老农,也会这一套。田间地头业余时间,谈到政府官员,上至大领导下至小村长,凡他电视看过的、知道的,必把每个人当作贪官污吏,摁到自己的裤裆里轮流谩骂一个够。可是正骂得起劲时,电视台的来了,他马上也换个人,同样是无师自通,对着镜头扯上了: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主席!就差说,如果不是领导,他家养的母猪都怀不上猪仔的。
某年非典,一个父亲在电视现场连线自己在非典前线做护士的女儿。电视直播,全国人民看着呢,党和中央也看着呢,于是我们看到的父亲跟国务院总理似的,跟女儿语重心长一字一句地说:女儿啊,我们要相信党,相信中央,在党和中央的努力下,我们一定会战胜非典的……如果是父女私下通话——啧,他闺女会认为他神经病了吧?
至于官员,出事前个个像孔繁森,一出事个个都是王宝森。这一切,不只底下的观众知道,就是他们演员本人也知道。问题是,大家不都在演么——中国人都是演员,只不过角色有大小,分量有轻重,位置有远近罢了,且基本功都远超演员,因为演员还得化妆,酝酿情绪,入戏什么的。可是中国人切换两套语言系统,连遥控器、电脑鼠标都不需要的,眼睛一眨,就换片儿了!
再说话语捐的问题。中国不是光说不得真话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假话得按规定套路来的问题,用王小波的话来讲,那不叫说话,而是上着一种话语的捐税。这捐税,跟捐税主体的年龄、水平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我小时候写作文,开首必是"在以华国锋为首的英明的党中央领导下,一举粉碎了四人邦,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形势大好,不是小好"云云。然后才是自己的话,比如今天我喂猪了。当然中间也可能没有自己的话,全是税,比如我今天学雷锋做好事了,搀老大娘过马路,虽然我们村里既没马路,老大娘也不用我搀,但我知道作文里必须有马路,老大娘不过街我也得搀。等结束的时候,还要自觉的再交上几厘重税,比如"同学们,让我们一起为了美好的未来——2000年而努力奋斗吧!"
再比如现在的一些穷困孩子,得了社会的捐助,电视台要求孩子说几句,可怜的孩子就知道,该"感谢党感谢中央感谢主席"了。偶而出个偷税漏税不想如此表达的,比如早年前的刘晓庆和现时的李娜,你看组织多不适应!这两位好歹是大姐大,能挺下去,有些小姑娘就挺不下去,改嘴了。比如冬奥会冠军周洋就被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于再清批评:"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要把国家放在前面。"周洋母亲则说"孩子不善于表达,才18岁,经历少,很单纯",希望领导不要"挑字眼"。孩子妈也不懂行情,领导哪里是挑字眼,就是发现你没有交话语税,心里不舒服嘛,于是以后,周洋乖乖地补税了,做客某网站时重说了一遍获奖感言,专门把国家排在了第一位,其次是支持者、教练、工作人员。爹妈则被小姑娘踢到最后了。组织上这才舒坦!同志们,这就叫话语捐。
时至如今,话语捐方面,偷税漏税的太多了,有些人还动不动自己给自己返税。这让组织越来越不舒服。比如老毕。老毕在大裤钗里工作,大裤钗里的人嘛,平时都是纳税大户,天天上电视,天天感谢党感谢中央感谢主席的,现在突然唱个完全相反版本的《智取威武山》,等于自己给自己全部返税了。气死组织了要。
老毕那个京剧段子,其实是二十年前就流行的,只不过由于党的政策好(瞧,我也交税了),现在失传了而已——我一位哥们二十年前就学过,教他的人,是目前小品舞台上很红的一个演员。这演员叫嘛,我还真不能告诉你们,打死也不说。我只说实话,老毕唱那个段子,如果仅私下唱,组织也不会着急的。组织着急的是,你怎么能公开呢?现在组织更着急的,根本不是老毕本人,而是把老毕视频传播出来的那个人——组织上现在比老毕更恨那个传播视频的人,何其毒也,沉寂二十年的段子,又要在社面上流行了——有些网友说,本来不喜欢京剧,更不喜欢样板戏的,可是这几天在厨房做饭的当口,会自觉不自觉地照着老毕的版本唱上两嗓子,给自己助个兴!站在这个角度,我觉得那个传播视频的人,小人是一定的,但是不是五毛,则不一定的。说不定是个大公知,饭局上点的就是老毕这盘小菜!
我本来就喜欢老毕——《非诚勿扰》《非你莫属》《星光大道》都是我喜欢看的节目,看了老毕的京剧段子,更喜欢他了。一直以为大裤钗里净太监呢,没想到还有老毕这样一条汉子。这是给老毕捧场。其实老毕唱那个,也可能是一种纯娱乐,跟价值评判没关系;就跟我在厨房炒菜,有时候嘴里哼的居然是解放区的天,一者是条件反射,一者,可能是它的节奏跟我爆炒土豆丝的铁铲比较般配而已,它不代表我的任何价值评判。记得中国好声音,还是什么来着,最关键的竞赛时刻,刘欢最得意的那个女学生,居然唱个盼红军还是送红军什么的。当时我就说了,选歌不慎,这姑娘会亏的。结果当然亏,惹得刘欢老师还很不高兴。刘欢给学生选歌,可能是站在纯审美——也就是音乐本身之上,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是听歌词的。总之,唱者可能无心,但听者可以有意。
现在,大家都等着看大戏——老毕的段子仅是序幕,各色人等什么反应,包括老毕与老毕的组织怎么反应,都是令人感兴趣的重头大戏。
组织方面,网上有两个版本的央视公告,一个说老毕私下言论与台里无关——恩,看起来挺美;一个说要严肃处理——看起来有文革的味道。
个人方面,今天下午看见一个老毕致全国民众的道歉信。一看就假,小学生作文水平。
各色无关人等。目前可以分这么几种:一种是深深地被老毕伤害了,一种是深深地被老毕逗乐了,一种是深深地对出卖老毕的人愤怒了……后两种可以有,唯有第一种,衍生出来两个品种:一种是找老毕单位告状的——你说中国人没长大的时候,他做了什么事,你找他爹娘告状还可以理解,现在他成人了,你们不好意思找他爹娘告状,却找人家单位。是你们没长大,还是他没长大哪?一种是代表全国人民,要求老毕给全国人民道歉的。在这里我郑重声明,老毕不用给我道歉,老毕不欠我任何东西!
剧情继续热闹中。乱中取静,最后说说我最关心的:
第一,中国人如何理解言论自由与价值中立这些既宏大得不行,又具体入微影响每个国人生活自由与生命质量的课题?
第二,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切割清楚私域与公域、个人隐私与公民权利等边界?
第三,中国人什么时候才不需要两套语言系统,不需要上交话语捐?目前的社会,有人是真孙子,有人是装孙子,什么时候才能既不真孙子,又不假孙子呢?
第四,一旦有些人语言系统没有切换好,漏交了话语捐,或者自己给自己返税了,那么你是群起攻击乘乱咬他几口呢,还是给他点个赞?
第五,样板戏《智取威武山》之类,能不能被改编,被调侃甚至被恶搞?同理,对于历史人物,中国人有没有自由置评的权利?
第六,中国当下是个戏剧大国,三五天就有大戏上演……为什么我们的戏剧资源如此丰富?为什么我们的戏剧都难脱荒诞与荒谬?某种程度上,我们每个国人都是戏剧的一部分,能不能利用我们的戏份,让它少些荒诞与荒谬,多些清醒与清正?
欧了。继续观看后续大戏!

来源:端木赐香三糊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