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29日星期三

王维:未来图书馆啥模样?

弗吉尼亚大学图书馆
早期的美国总统都有自己的私人图书馆,其中尤以杰弗逊总统的藏书最为出名。杰弗逊博学多才,不仅是政治家,也是藏书家,建筑师。当年1812战争(也称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国会图书馆被英军付之一炬,三千册藏书化为灰烬。杰弗逊得知后,主动向国会提议,以他私人的藏书,来重建国会图书馆。国会一共收了6748册,按书的尺寸计价,给了杰弗逊 $23,950作为补偿金。杰弗逊在他退休的岁月设计创建了弗吉尼亚大学,那是美国最早的非教会大学之一。以往的教会大学都是以宗教楼为校园中心,杰弗逊把图书馆安排在校园的焦点中心——圆形大厅(Rotunda) 的顶层。圆形大厅的外形设计是模仿罗马的万神殿 (Pantheon),图书馆在大学的地位显而易见。不过杰弗逊并不希望人们一进图书馆先看到馆藏图书。带有透明玻璃门的藏书柜沿着圆形大厅壁铺展,嵌在窗户之间。读者步入大厅中心时,只看得到书柜的侧面,但看不到书柜正面的玻璃门——那是他利用视觉差(optical illusion) 特地设计的,这样书就被"藏"起来了。在今天日新月异的数字化、云计算时代,图书馆真还可以做到没有一本纸质书。
现在美国大学图书馆藏书量动辄几百万册。但当年大学图书馆初创时,藏书还真来得不易。据美国图书馆学教授Michael Harris所写的《西方图书馆史》 (History Of Libraries In The Western World),哈佛大学1616年刚诞生时,并没有图书馆。两年后John Harvard捐出他私藏的280本书和一小笔经费,成立了哈佛最早的图书馆。之后捐书、捐款渐渐地而来,但发展极其缓慢。一百多年后,1723年哈佛印出了第一本图书馆目录,藏书量一共也只有3500册。那时的图书馆只对教授和高年级学生开放。直到1765年,哈佛自夸成立了"本科生图书馆"。事实上那只是用图书馆多余的重复版本书,加上一些流行书刊,拼凑在一起给本科生使用。其真正的目的是把本科生从大学图书馆清理出去,以保障教授的使用专权。今天美国教授足不出户,就能使用图书馆。且不说电子书刊,就是传统纸质书,也只要在电脑、甚至智能手机上按几个键,图书馆就会把书送到教授办公室。现在来大学图书馆的绝大部分是学生。尤其是星期天夜里,图书馆人气十足,熙熙攘攘的比商场还热闹。泡图书馆是学生"临时抱佛脚"的首选方式。
古今中外,图书馆大都是从收藏手稿开始。随着科技的发展,图书馆的收藏内容,也随之改变。从印刷图书,微缩胶片,CD-ROM,到数据库,等等,图书馆一直紧跟潮流。在数码技术普及之前,虽然图书馆早已不是单纯地收藏纸质图书,但纸质书一直是图书馆内的主角。随着数码技术的迅猛发展,传统的纸质书明显地在失去主角的地位。不仅仅新的出版物有电子版,甚至仅有电子版,图书馆的老书,手稿等等也纷纷被扫描成数码版。九十年代做数码项目的图书馆还凤毛麟角,但现在很难想象学术性图书馆没有自己的数码制作部门。2004年底,谷歌宣布和英美主要学术性图书馆合作(Google Books Library Project),其雄心是将那些图书馆的馆藏老书全部扫描成数码版。谷歌的数码图书工程因版权问题有争议,官司还在继续中。但数码版图书的确给读者带来很多方便。尤其是图书馆的特藏,一般都不外借。有了数码版,研究人员不受时空限制,随时可以上网查阅。数码技术还给普通大众提供了难得的翻阅善本书的机会。坐落在华盛顿的Folger Shakespeare Library以收藏莎士比亚最早的戏剧集(First Folio) 闻名。First Folio拍卖价可高达六百万美金一册,那样珍贵的古董书,图书馆是不会轻易让读者触摸的。First Folio被做成虚拟数码版后,用特制的阅读软件,现在就是来图书馆的普通参观者也可以用手指触摸屏幕,随意翻阅古董书.
书不再只以纸的形式出现,数码资料无影无踪,看不见摸不着的字节、像素远藏在"云"中,只要能上网,读者在哪里都能看读。"无纸生活"的时代,图书馆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剑桥大学建筑史学家James Campbell (Will Pryce 摄影)2013年出版的《图书馆: 世界史(The library: a world history),对图书馆的发展有精辟独到的观察分析。Campbell和Pryce,走访了21个国家,82家图书馆,从土耳其的Library of Celsue遗迹(公元135年),到2011年中国北京郊区的篱苑书屋。两千年的图书馆建筑历史,显示了图书馆并不总是为藏书而建。东西方文明都把图书馆作为民族文化的象征;帝王贵族更是以图书馆来显示其权力和地位。Campbell在书中提到十八世纪中期建造的Altenburg Abbey Library (奥地利),馆内装潢极其考究,三个拱顶上的壁画均出自于当时的名画师之手。但近10米宽,50米长,15米高的图书馆只有九个书橱。耗资巨大的图书馆仅仅是为了掩盖修道院藏书的不足。因当时修道院权势显赫,所以图书馆不能太"寒酸"。直到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Andrew Carnegie) 捐出巨资修建公共图书馆前,十九世纪的英美公共图书馆也仅仅是市政大楼或其它公共大楼内的一两间小屋而已。二十世纪初卡内基捐资在美国各地,大部分是小城镇,建造了2500家公共图书馆。卡内基的理想就是为普通老百姓提供免费的知识殿堂。也就是从那时开始,阅览室成了图书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电子时代的图书馆,设计重点移到了读者空间。现代图书馆都给读者安排了舒适的阅读和讨论交流的空间。Campbell 先生称"图书馆是发挥想象力的地方 (libraries are places of imagination)"。
荣获2013年AIA/ALA (美国建筑师协会/美国图书馆协会)联合主办的最佳图书馆建筑双年奖 (Library Building Award)的James B. Hunt Jr. Library (坐落在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NCSU), 把图书馆作为研究平台,重点放在研究、合作空间的设计。大型开放式的空间,和强调使用楼梯的设计,不仅营造互动、社交气氛,更鼓励读者不期而遇。图书馆保留了传统的阅览室,但更多是实验室,多媒体创意工作室等研究、工作和交流的空间。图书馆内很少看到纸质书,传统的开放式书库被全自动书库系统取代(automated book delivery system - ABDS)。书库又被埋藏起来了,但并不是简单地复古成闭架书库,而是把原来按主题系统排列的开放式书架搬到了网上。读者不仅可在网上检索图书馆的目录,还可以浏览图书馆的虚拟书架来选择想借阅的图书。图书选定后,轻轻一点击,机器人就会把书从书库中取出来。
未来的图书馆会是什么样子,让你的想象力来引导你吧!

——金融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