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27日星期一

一剑飘尘:中国向何处去?

无论左派右派,都不可否认一点:现在的中国面临一个大变革。这个变革是26年前的天安门屠杀以后,中国社会面临的第一个拐点。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与前任不一样。仅仅两年时间,无论国内国际,一致认为,习在中国历史上将超越其前任,直逼毛邓的历史地位。这当然不仅仅源于他的反腐,而是他强势抓权。目前为止,习的集权程度已经超越了毛,唯一比毛欠缺的,就是还没有走上个人崇拜的神坛。但是,这一步,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体制来说,也是易如反掌。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中国人中,不乏拍马屁的。可以说,现在许多小人正在盼望着一个能够开始大张旗鼓造神的机会,他们虎视眈眈等着的,不过是皇帝的口号罢了。所以,本文想讨论的就是:在这样一个政治强人的领导下,中国将何去何从?  

一、前景 

首先申明,这个前景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可以说,我宁愿这个前景预测是错误的。但是,逻辑推理告诉我,这个趋势几乎不可逆转:中国未来将进入一个黑暗期,一个可以将比邓氏改革开放以来都要专制独裁的黑暗期。这个黑暗期的程度、长短,完全取决于习近平个人的愿望。如果一切正常的话,我的估计最少二十年。这正是非常悲剧的一点,因为在中国目前这个社会中,你很难期望会有特别情况发生。每个人都必须明白,中国正在从寡头威权统治,转向个人独裁统治。这个趋势会越来越快,加速前进。习不会在十年任期后结束自己的统治,最有可能的是,他继续担任中共的总书记职位(法律上没有任期限制),而把国家主席等职位作为赏赐部下的礼物。当然,也有可能会采取邓当初的模式,垂帘听政。 

邓小平时代以来的那种中共党内的派系平衡已经被打破。我只是有点儿奇怪,各派系在强势的习近平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中国人最近几十年来所有的一定程度上的各种自由,完全是依赖于这种派系平衡。邓时代的改革派、保守派之间的互相牵制;邓后时代的上海帮与团派之间的制约。这种派系斗争,让普通民众获得了一定的自由。特别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开展,民众在言论自由方面达到了中共六十多年执政来前所未有的高峰。但是随着习的强势执政,中共内部的派系平衡被打破,那种夹缝中的自由必将越来越少。首先我们已经看到政治上对于异议人士的抓捕,习时代比前面两个朝代都要严重的多。而且,这种抓捕,常常会用诬陷性关系的方式进行。在中国现在这样一个性开放的时代,这样的诬陷本身就是荒诞的。但是,政府依然肆无忌惮。 

抓捕异议人士本身就是一种对于言论自由的威胁。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共对于言论自由的控制越来越严厉。一方面,加强了对互联网的封锁。提升了对于境外翻墙软件的封锁力度,对于内部网络舆论的控制也越来越严厉。另一方面,在为宣传舆论向左转做投石问路的行动。辽宁日报、"求是"、教育部长等等的文章,都是在试水,了解严格控制言论自由将要面对的反抗力度。 

在这个走向黑暗的过程中,人民失去的将不仅仅是言论自由,也包括经济自由。最近发生的权贵资本"安邦保险"鲸吞民营银行"民生银行"的事件,就很说明问题。相对于李嘉诚的落跑,民生银行的既有股东,在面对权贵资本的肆无忌惮的鲸吞的时候,选择的是忍气吞声的退让,相继出售股权。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必将出现大幅倒退的情况。当然,共产党用"新常态"代替经济危机这个单词,这种掩耳盗铃的伎俩是他们最会做的。  

二、为什么是习? 

首先,为什么是习近平把中国带向了这样一个拐点?如同我前面所说,中国的前面一个拐点是 89年。如果没有6.4的事件发生,中国会完全走上与今天不同的道路。而如果 17大的时候,不是江派的节外生枝,中国今天的最高领导人也很可能是李克强。那么,中国的道路显然也将是另外一条路,而且很可能是胡锦涛的道路:不折腾。这所谓的不折腾,其实就是江泽民所说的闷声大发财的道路。这条道路可以说是中国政治各派系对文革和 8964的一个总结:斗则俱伤不如和而不同。这个派系平衡的结果,在政治上让中央政权变弱,到胡时代已经有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说法。在经济上,各个政治派系的代理人瓜分市场,政治豪门几乎每家都有自己专属的垄断性暴利行业。 

可以说,江胡两个时代,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在经济上的放任以及政治上的守成,这是 8964后的必然。64 的枪声不仅把中国老百姓吓倒了,把中共也吓倒了。整个政治生态变成一种过一天是一天的状态。至少在江泽民前期,对于中共能否长久控制中国,是没有底气的。所以,在经济上的采取放任措施,不仅是为了惠及民众,也是要收买中国的精英阶层。而这种收买政策持续的结果,造成中国到了习近平上台之前,已经是全国性贪腐。 

所以说,习上台以后的改革是必然的。如果继续发展十年,一方面贫富悬殊继续扩大,另一方面经济领域的空白地带越来越少,而新的政治派系也会出现,派系彼此的摩擦会越来越多,最终也必然走向权斗。事实上,习的执政已经是一场典型的权斗,习代表了毛邓一代经历过战争的权贵集团的后代,也就是俗称的红二代。 

所以,习发动这样一场改变中国发展方向的运动,并不奇怪。既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他代表的红二代群体的政治经济诉求。在中国过去三十年改革进程中一直冷眼旁观的红二代集团,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既然如此,习的一切行为就很容易理解。分析一个人的思想,要特别考虑他的学生时代,特别是10岁到25岁那个年龄段,因为这是人生最好奇也最有能力接受外来思想的年龄段。在习刚刚上台的时候,许多人根据他父亲的开明,对于习寄予厚望。那个时候,我就说过,这种厚望一定会变成失望。果然,现在不仅是失望,是根本绝望。在习形成自己世界观的青少年时期,从他九岁开始,他父亲已经被打倒,开始了整整16年的被迫害的经历。根据习远平的回忆,七年以后,他们才再见到父亲,而那个时候,其父已经分不清两个儿子哪个是大的,哪个是小的。 

所以说,习在整个青春期,父亲对他只是一种生物符号而已。相反,在那个时代迫害他的父亲的那个巨人毛,却对他的世界观产生了巨无霸的影响力。这从习上台以来的施政方针以及表露的强势性格,都可以看得出来。 

许多人一厢情愿,觉得习会接受他父亲被迫害的教训。但是要知道,在共C党的话语体系里,那可以是父母冤枉了孩子,最终还是一家亲。我相信,其父习仲勋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而另一方面,虽然习父受到了迫害,习自己在那个时代遭受的苦难并不多。他1975年还能作为工农兵学生被推荐去清华大学学习,要知道他父亲三年以后才平反(他再有一年就毕业)。这恰恰说明,习自己是那个时代的受益者。 

所以说,习对于毛时代不要说反感,相反,他是感恩。上台以后,一句"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表达了习对于伟大领袖多么深厚的感情! 

历史学者米鹤都曾经说:父辈所埋下的种子,让高干子弟的"国家之子意识"非常强。对国家事务的表达与参与,既出于天然的使命感,也是内生的需求。并表现出一种权威型人格,"崇拜权威并屈从权威,与此同时希望自己成为权威。" 

而我想提醒的,对于习近平,刘源这一代的高干子弟,父辈中影响力最大的就是毛。毛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不仅是神而且是英雄。如果说他们对于自己的家庭遭受毛的迫害而有所怨艾,那么同时他们也会对于毛的权势产生崇拜之心。如果自己那么有权势的父亲,都能够被毛不费吹灰之力打倒,那么毛该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如果说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这帮红二代还能够从自己家庭的悲剧中,产生一些积极的、趋向平民化的反思的话,在经历了江胡二十多年的平民官僚集团对于国家治理的失败以后,文革对于他们,突然间高大上起来也就不奇怪了。文革的错误,逐渐只限于迫害了他们的家庭,但是另一个思路,也许是,文革锻炼了他们。 

所以,习近平这代红二代们,不仅仅是世界观,就是行为举止语气态度,也会受到毛的极大的影响。在习近平上台之前,我们已经从同样红二代的薄熙来的执政风格上,看到了时代的烙印。而习近平上台以后,走的更多的也是毛路线,而不是邓江。即使习近平的包子秀,许多人联想到奥巴马的麦当劳吃快餐。其实,这种亲民作风,是毛时代的典型案例呀。随便翻翻历史,就可以找到毛时代的亲民秀多如牛毛。而在内政外交方面,完全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政策,一味强势,也是典型的毛氏红烧肉的做法。 

所以,中国这次这个拐点的形成是习近平上台后的必然。这个必然性,是从中共17大把习定为王储,就注定了。现在最后悔的,应该就是江系了吧?所以说,报应还是有的,就看早晚了。如果从大历史的观点看,所谓报应,就是人性的必然回归。江护持习上位,是人性的自私。而习并没有投桃报李,其实也是人性的必然。所以,我真心希望现在大权在握的习,能够明白这个道理,无论今天你拥有多么巨大的权力,能够把中国社会扭曲到何种程度,历史最终会修正回来。人民创造不了历史,但是人性创造历史!人性向往自由,历史就一定会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那么,会不会出现习抓权以后,变成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是许多许多人的梦想。做梦可以,但是把做梦想当理想,就属于头脑进水了。其实,我上面对于习的性格以及只是结构的养成分析,已经说明习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毛左。习曾经在提到苏联解体的时候,用了一句话:"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所以,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不仅不是习的梦想,而且是习的恶梦。而习从2009年,还是王储的时候,在访问墨西哥的时候,就说过:"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难道还看不出他的指导思想?不要说西方现代人文关怀的精神,连中国古代士大夫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他都做不到。总而言之,习的左派思想,决定他不会走戈氏的改革道路。  

三、未来具体的政策走向 

3.1 

分析历史容易,预测未来难,预测马上发生的事情更难。但是,习前面有过薄熙来的重庆新政,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参照。反腐基本相当于重庆的打黑。这将在会贯穿习的整个执政期。对于一个走向独裁的强势领袖,还有什么更好的武器,可以让官员们诚惶诚恐?又有什么更好的手段可以动辄几百亿地收敛财富?当然,最终反腐会对普通民众产生审美疲劳,甚至产生打击平民贪官而不触及红二代的非议。 

但是,我们可以预期,这个对于红二代的打击会成为反腐的新高潮。首先,我们要明白,中国面对的是一个走向个人独裁的阶段。个人独裁的特点:一人之下,万民跪俯。为什么我会在最近的文章中,一直呼吁重回派系平衡?因为这不是好的制度,但是和个人独裁比,就是好的制度。在个人独裁的体制下,除了独裁者,人人都不安全。在目前情况下,独裁者还处于羽翼未丰的阶段。习,还在借用红二代的支持,还需要民意的喝彩。但是这个蜜月期将随着权力的集中,而越来越短。在击败了最有力的挑战者之后,习会立刻拿红二代开刀。一来立威,不如此,不足以建立独裁者必不可少的独一无二的威吓力。二来继续迷幻普通民众,团结更多的愚民。三来,收编中低层官员,毕竟这些才是独裁者执政的工具。在红二代中抓典型打击,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但是,出于个人出身的认同,对于红二代的打击不会扩大化,将会是抓典型,点到为止。在中共红色家族中,我个人觉得李鹏和温家宝家族,最有可能成为牺牲品。目前对于习非常有利的一点,是中共任何一个红色家族,都背负着贪腐大案。选择李鹏家族,最利于收集普通民众的支持。因为李鹏在六4事件中被称为天安Men屠夫。民怨最大。如果打击温家宝家族,可以顺便打压中国的自由派。温家宝是中共体系内高官中,最鼓吹自由派思想的领导人。  

3.2 

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围剿,将是习政权从今年(2015)开始,最重要的政治任务。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对于网络上有名的自由派大V的批判已经开始。如果说,这种批判一直没有停止的话,这次我们可以看到的几个特色:A、批判的语言非常文革化;B、官方高层次地介入,动用到中共智库"求是"等等。C、上升到敌我矛盾的地步。 

所以,我非常担心在中国的自由派人士,很可能会遭受到六4以来,最严重的打压,很可能会动用到警察强制力。首先,我说的这不是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异议人士的镇压已经早就开展,人们都已经开始遗忘了。这和去年的薛蛮子事件也会不同。如果说薛蛮子事件还挂羊头卖狗肉用"嫖妓"的名义,那么未来很可能会直接用政治性的理由。因为在通往独裁的道路上,一定要恐吓人民。通过反腐肃贪,对于官员的恐吓已经发生作用,下来要进行的就是对于人民的言论自由的恐吓。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有收买。中共是最通晓"两手都要硬"的政党。双管齐下的结果,我觉得一年的时间,就足够让中国的言论变成一边倒的言论。不要相信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那是最劣质的碳化钙产品,而且是山寨货。而在这个过程中,更会出现大量的卖身投靠的,哪怕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正义的方向,就是为了一根鱼刺,他们也会转向变成歌颂一族的。  

3.3 

外交上,会变得强硬,虽然往往只是言语上的恐吓。国际社会不需要担心这个政权会真正实施这些恐吓,因为在这个转型的过程中,内部的矛盾已经需要这个政权全力消化。但是,为了借助民族主义(这几乎已经是共这么多年来唯一和民间共同的价值),会主动在钓鱼岛、南海问题上激化矛盾。许多中国人不理解,中共为什么和俄罗斯这个侵略了中国这么多领土的国家走得那么近。其实,中共是没有选择。如果从国家利益出发,中国古代就有"远交近攻"的说法,何况俄罗斯一直以来,也没有给中共任何免费午餐过。最近油价大跌,中国还订了2700亿没有购买俄罗斯3.67亿公吨的石油的协议,核算成本达到$92美元一桶,几乎是目前国际市场的一倍价格。中共跟俄罗斯靠近的根本原因其实就是因为中共为了自己的特权集团的统治利益,坚持和美国西方国家背道而驰的政治制度。而中国的这个政治制度,显然是不得人心的。在这个大趋势下,中共的宣传必须诋毁西方的价值观,无论中共的利益集团存放了多少美元在西方,他们必须把西方树立为中国的假想敌。在这个大背景下,要中共远离俄罗斯,是不可能的。简单说,中共的外交政策就是牺牲国家利益,换取统治集团的利益。  

3.4 

经济危机已经开始,但是不会崩溃。许多经济学专家,包括西方的一些诺奖获得者,在分析中国经济的时候,都被欺骗。他们把中国的经济体要么当作一个完全市场化的经济体,要么当作一个半市场化的经济体。其实,中国经济体就一直是被权贵集团控制的垄断经济,市场经济只是表象。无论是完全的市场经济还是半市场经济,都需要在法律保证下的经济自由。这一点,恰恰是中国没有的。因为中国的法律制定都是被中共掌握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其叫法律,不如叫政策。中国经济这么多年能够快速发展,当然与中共给予人民一定的自由有关。而偏偏中国人是经济动物,稍微有一点自由,就开花结果。但是,无论这个果实多么巨大,都不要忘了,握有斧头的人是中共。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无论美国还是德国,其实都是不是靠市场经济度过难关的。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清廉的威权政府比民主政府要有效得多。所以,中国的这次经济危机,不会成为习走向独裁的严重障碍。相反,在谎言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宣传模式下,经济危机反而可能成为独裁者凝聚国民的有力因素。显然,中共的历史中,不缺少通过谎言式的宣传最终达到让国民同仇敌忾的效果。所以,经济危机的发生,不仅不会成为中共崩溃的契机,反而有可能成为习近平独裁的催化剂。 

但是经济既然变化,那么总有人要卖单。中共的历史告诉我们,富裕阶层永远是中共嘴边的肥羊。实际上,中共在造反的开始阶段,就是通过打土豪分田地获得第一桶金,欺骗农民跟着它打游击的。一旦习近平完成独裁统治必须的集权过程,统治基础稳定,他就一定会通过毛时代中共的"均贫富"的方法,实现打击一小部分人笼络绝大数人的政策。那个时候,不要说目前的民营企业家这些草根阶层,就是红色贵族家庭,也要面对被均富的下场。  

四、反制 

如同我前面说的,非常奇怪,习近平这个揽权的过程中,显然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抵抗。不仅团派没有,江系也是望风而逃。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专制体制下一把手权力之大,是没有人能够制约的。所以,我非常不理解,有人为胡时代辩护,认为胡是受到江系的牵制。胡的失败,不能怪到江的头上,只说明他自己的懦弱。这个道理也解释了民主制度优越于专制体制的原因。因为专制体制,完全依赖执政者个人素质,没有有效的制约机制。同样的一个体制下,既能在胡的"不折腾"下运作,也能配合习的强势集权。这种体制缺乏安全性,好比一辆没有煞车的汽车,完全取决于司机的经验。中国人喜欢明君政治,那么,如果在一辆汽车上,你是喜欢这辆汽车有刹车系统,还是没有?即使驾驶汽车的是最牛的司机。 

为什么我会坚决反对习的独裁?就是这个道理。虽然说胡是一个软弱的君主,统治时期给中国造成了许多的弊端,但是毕竟因此形成了一种派系平衡的局面。而这种局面如果形成政治上的惯性,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刹车的作用的。当然,这也不是好刹车,但是总比没有刹车强。 

所以,习在未来的专权过程中,我相信会遭受一定的阻力。这个阻力首先来自于中共党内。因为经过过去两代领导的经济收买政策,中共已经是一个无官不贪的政府。习专权,也许对于这些官员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现在的问题,习把反腐当作了专权的武器。这个对于这些官员来说,就是生死攸关的问题。即使以前各派系之间也有争斗,但是那毕竟是利益之争。现在是生死之争。所以,出现对于习政权反抗,是必然的。 

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就是目前各种小道消息在互联网上到处传。网民们都说,谣言就是遥远的预言。但是,不要忘了,谣言也可以作为武器,左右政治斗争的方向。比如,习的反腐,最早受诟病的就是选择性反腐。红二代家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逼得王岐山不得不公开表态:反腐没有铁帽子王。那么,拿哪个家族开刀呢?所以,反抗习政权的另外一个力量,就是这些红色家族。最近网络传的邓氏外孙女婿的安邦保险的上万亿资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显然,安邦是邓氏家族在金融界的金库。不要听信什么"中止夫妻关系",连法院离婚证都懒得展示一下,什么叫"中止夫妻关系"?难道是插进去就是夫妻,拔出来就不是夫妻吗? 

安邦发展十年,谁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发展速度。这个时候突然公开安邦的信息,当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公布安邦信息的人,不仅具有极大能量,而且一定也是红色家族。因为公布安邦,一方面可以起到引导民众,给习的反腐指明方向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安邦牵涉到邓、陈两大家族,逼着这两大家族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反对习。这样想一下,我在屏幕的后面不由哈哈大笑:看着这些红色权贵养尊处优,最近这几个月,该是多么煎熬啊。这和我们小平民百姓为生计煎熬不同,他们这个弄不好可是要家破人亡的。所以,我说现在全中国最后悔的就是曾、江这些人啊。当初是他们把习拱上台。我真心希望现在的权贵们,认真想想:中国这个体制,对于你们就一定安全吗?即使今天逃过习的反腐,明天会不会有平民的武装起义?许多人不相信这个,说什么有热兵器、核武器。首先,热兵器、核武器,都是掌握在人手里,而且,都是掌握在来自于平民的子弟的手里。红二代可以当将军,但是几个红二代可以当士兵的?中国再这样下去,兵变未必就不是选项。我现在就想,来自中共对于习的专权的反抗,会不会以兵变的形式出现?很难讲!但是,我敢肯定,如果有兵变发生,一定会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对于习专权的反抗,同时来自于民间,这个反抗主要表现在言论自由方面的反抗。一言堂,是独裁的必要条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最近中国官媒对于一些自由派公知的攻击,有越来越严厉的趋势。这波攻击以泛泛的对于所谓"呲必中国"开始,到具体攻击贺卫方、陈丹青,这是有警示作用的。但是,网络舆论因此发酵,就属于民间的反弹。当然,中共体制内的派系也在利用这个反弹,比如中国青年报对于"求是"文章的批判,就是例证。说明中共高层有人希望利用民间的力量对抗习近平的遏制言论自由的做派。因为在习已经完全掌握了中国军政大权的情况下,一旦完成了对于网络上言论自由的扼杀,中国就正式进入个人独裁的黑暗期了。 
  

五、对策 

上面的分析,已经说明中国走上了习的个人独裁的道路。在这个历史性拐点来临之前,普通的民众怎么办? 

对于政治家来说,这个问题很简单,鼓动民众造反。但是,我不是政治家。我只能从我自己的原则出发,提出一点点简单的建议,这些建议都是建立在一个假设: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现在生活在这样的国家,会如何应对? 

在考虑所有可能性之前,我会寻找一切办法逃离这个国家。人生有限,我没有必要被绑架在这样一个国家中,在黑暗中生活 20年,即使这只是一种可能性。我这个观点可能会遭到一些(我想不会太多)民族主义者的鄙视。但是,生命真的只有一次。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在这样一个黑暗期,绝对不会是我的选择。 

好吧,如果我没有任何的机会逃离那个国家,怎么办?无疑会处于一个很困难的境况下。曾经有的为数不多的自由,会一点点失去,如同一个被窒息的过程。反抗估计也缺乏一定的勇气。那么,首先,在安全的情况下,我要尽力发出声音,捍卫言论自由!无论我的政治观点是左派,还是右派,我都要尽力发声,抵抗一切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在还能够发声的时候,不发出自己的声音,到再想发声的时候,就不可能再有勇气发声!即使你现在没有什么想说的,也要鼓励别人的言论自由权力!因为在有言论自由的情况下,总有人会为你出声。但是,如果连现在的这点言论自由都没有了,就没有人敢再为你发声了。 

其次,我做到保持着自己的底线:不阿谀这个社会,不同流合污。当其他人遭受折磨的时候,表达我的同情,而不是幸灾乐祸。 

中国社会毫无疑问,已经是一个没有底线的社会。所以,当黑暗降临的时候,人性的恶会表露无遗。社会上会充满谎言,暴力和血腥。义和团、文革造反派式的人物将会成为社会的主体。也许我没有反抗的勇气,我也不会因此责怪自己,但是在黑暗中,我一定会坚持自己做人的良知。但是随着黑暗的加剧,良知会变得模糊。这里有一个基本原则可以做为标准:A,凡是政府的言论,全部往相反的方向思考;B,只要有一丝的可能,绝不参加政府主导的任何政治活动。 

夜幕就要降临了,虽然我希望我这篇文章的所有的预言都只是一个错误的假设……期望中国能够走出这个黑暗期!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