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金钟:李光耀、周恩來、高瑜

圖——毛和蘇加諾搭肩攬腰     

鄧小平向李光耀承諾停止對東南亞輸出革命。但是20年後一篇報導馬共電台在湖南的遺址的文章,竟被江澤民指示判處重刑。中共禍害東南亞的罪行罄竹難書。

在最近的「1908論壇」上,我談到「李光耀與周恩來東南亞外交的失敗」這個話題。李光耀去世引來的大量報導中,有北京官方人民網的一條,說1978年鄧小平訪問新加坡和李光耀的談話:
「這次新加坡之行,鄧小平以他驚人的謙虛代表中國共產黨和政府承認並改正了兩個錯誤。一是改變保守自閉,主張對外開放,引進外資﹔二是接受建議,不再搞革命輸出,大大改善了中國的對外關係。」

事實是,老鄧復出,有感四小龍的成就,要過河去新加坡摸摸底。經濟上有意打破共產黨不得引進外資的教條。在對外政策上,李光耀對鄧直言,要求中國放棄「輸出革命」。鄧的反應是:「你要我怎麼做?」李毫不客氣說,要「停止馬共和印尼共在華南的電台廣播,停止對馬共游擊隊的支持。」鄧表示同意。

徐澤榮馬共電台案和高瑜案一脈相承

這件事,我們以前不知道。但有件事,即開放雜誌曾經介入的「徐澤榮案」和此相關。2000年6月,我們的朋友牛津大學博士徐澤榮,在香港亞洲周刊發表文章,報導他去大陸尋訪湖南益陽一座山頭上的馬共電台遺址經過。文章發表後,徐被中共拘捕,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判刑11年。我們為了援救徐澤榮,和他家人多次聯絡,並向特區政府反映,保障香港人的權利要求北京放人。但終於無效(據說是奉江澤民御旨),徐坐足11年黑牢,2011年6月出獄,再回到香港。
這件事的荒謬在於,老鄧已向李光耀承諾關閉電台,雖然拖延三年,1981年「馬來亞革命之聲」才撤銷,但徐澤榮尋訪已是近二十年之後,電台早是荒草殘垣的廢墟,何其「國家機密」之有?回答只有一個:機密者,黨國之醜聞也。哪怕是鄧小平已「承認並改正」了的錯誤。最近名記者高瑜以洩密罪被重判一案,實質也在於此。換言之,偉光正所有見不得人的事,都是機密。民可使之不可知之,你要爆料,就是洩密!他們這條苛法從毛鄧到江胡習,一脈相承,不知道陷害了多少人!

中共輸出革命赤禍氾濫東南亞二十年

說回馬共、李光耀,事關中馬關係,這是被人遺忘的事,值得一談。現在很多人都知道李光耀和老鄧有交情,見過幾代中共領導人,是「中國的老朋友」。可是在周恩來主持中共東南亞革命外交時代,李光耀卻是「帝國主義走狗」「美國的傀儡」。報導說,中共這樣罵他達94次。他在周死後的1976年6月才作解凍之行,訪問北京。必須看到,李光耀1959年任新加坡自治邦總理後的20年,正是中共東南亞與南亞外交一塌糊塗,完全崩潰的20年。
1962年的中國印度邊界之戰,名義上是因麥克馬洪線的邊界之爭,實際背景則與1959年西藏事件達賴喇嘛出走印度,及中蘇分歧有關。中共軍隊經一個月的苦戰佔領馬線南域之後,又主動撤退到原地,這一戰爭史上罕見之舉令人費解。其實根本不是什麼「寬容」,而是其「戰略失敗」不得不為的姿態。大陸人完全被人民日報所蒙蔽——那場戰爭不僅美英蘇都支持印度,第三世界也同情印度。北京完全在國際上孤立。由1955年萬隆會議搭起來的「中印友好不結盟」破局,中印關係由此凍結20年。東南亞諸國看得目瞪口呆。西哈努克回憶錄說,周恩來開始極力主張蘇聯是亞洲國家,後來反對蘇聯是亞洲國家也是他。這位被中國長期供養的親王,不能理解周恩來尼赫魯那樣偉大的朋友,怎麼會變成死對頭?

印尼930事件與李光耀鐵腕反共

1965年的印尼930事件,更是一個標誌。蘇哈托將軍平息印尼共支持的軍事政變,一舉顛覆蘇卡諾親共政權,對艾地領導的共產黨實行大清洗,而且殃及大量華裔。死於這場反共運動者約有50萬之眾。嗜好女色的總統蘇卡諾,不僅縱容共產黨無孔不入,而且反對馬來西亞建聯邦(指為殖民陰謀),支持沙撈越游擊隊——剛剛於930前三個月才獨立建國的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眼見海峽(馬六甲)對岸的腥風血雨,豈能無動於衷?他當然洞悉無論蘇卡諾還是印尼共、馬共捲起的赤化狂潮,都在中共的巨大陰影籠罩之下。
由此,曾和左派合作過的李光耀深知,他的新生國家的生存,必須鐵腕反共,別無選擇。馬來西亞炒他魷魚,痛哭一場而已。馬共得勢,那將是死無完骨!曾為李光耀顧問的余英時教授證實,李明白他是以爭取選票而當權,馬共則是信奉武力奪權,必須嚴厲「處理」之。同時,李光耀上任立即採取自救措施:加入聯合國、加入英聯邦,發起組織「東協」,繼之與英紐澳馬五國聯防——那是一個200萬人的小國的生存智慧。

新加坡是最後和中共建交的東南亞國家

其後,中共在東南亞的作為,已是連一塊統戰的遮羞布也不要了:
1975年,毛周大力支持的紅色高棉武力奪權。波爾布特上台三年專政,屠殺200萬民眾與華僑。舉世震驚。國際法庭追訴至今,中共沒有一個字道歉。而且於1979年還發動一場謊稱「自衛」的侵越戰爭,鄧小平在出兵前夕跑到美國,竟然在白宮聲言:「我們堅決站在柬埔寨一邊,反對越南侵略者……我們不惜作出犧牲。」越南應韓桑林政府要求出兵推翻赤柬殘暴政權,乃是正義的討伐。鄧侵越戰爭的真正目標由此不打自招(其實背後還有更深的反蘇動機)。事後新華社曾發表一個世界各國對中越戰爭的態度統計,在各種表態中,「支持」的只有一家:赤柬。——這樣,東南亞唯一的「兄弟之邦」中越關係也就到此完蛋,2014年越南還有排華潮,中共留下的後遺症可想而知。
追溯中共和東南亞的恩仇記,一則可以看到李光耀的權力之路,執政有種種弊端,但也有三十年的防共反共經歷(新加坡直到1990年才和中共建交),勇敢抗擊赤潮,是他的過人之處。二則也可透過至今為中共所掩埋的例如赤柬之禍與侵越戰爭的歷史真相,看到中共的外交政策和其內政有密切的互動關係。
說到這裡。談不上對李光耀的全面評價。他後來鼓吹的「亞洲價值觀」,認為西方民主、新聞自由對於亞洲人、中國人不適用,相信今天一代又一代自由的亞洲人,對此不會太認真。李登輝早就批駁過,他笑說,李光耀只能在新加坡這樣說,你來台灣說說看?更有學者早已論述亞洲四小龍,韓國、台灣明顯是受美國戰後的影響;香港、新加坡則受英國殖民地法制的影響,加上中國儒家文化的傳統,發展而成。英美價值觀的認受性已不言而喻。李光耀這樣執拗,不外乎一個成功者的自我膨脹罷了。 (2015-4-19香港) 

——《开放》网,作者供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