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18日星期六

俞梅荪:探苏联神话破灭 问中国制度究竟——送别曾彦修被警方打压看《天堂往事略》的启示

图1,曾彦修(1919-2015)
图2,9时10分,俞梅荪在协和医院高干区北门太平间门口,被身后便衣人员等三人拦在大门外的街上。
图3,医院太平间门口站岗的武警战士。
图4,10时许,曾彦修的灵车驶出协和医院高干区北门太平间门口,被俞梅荪拦住,马秘书招手致歉。
图5,太平间门口右起,曾长女、俞梅荪、曾之子曾小凉、曾幼女、曾儿媳。
图6,习近平、刘云山、刘奇葆、赵乐际、乔石、朱镕基、温家宝、曾庆红、田纪云、吴官正和中组部、中宣部等送的花圈。
图7,3月13日上午10时,前往北郊曾彦修家吊唁的人们。

图8,灵堂墙上挂着陆定一在1982年为曾彦修手书《于谦: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只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留得清白在人间。
图9,在北郊曾家,前来吊唁的学者与曾家子女交流。
图10,与曾老交往30年的学者80岁王春瑜在书房留言:鲁迅未葬北邙山,日月星辰只等闲;天恐杂文中道落,又生严秀在人间。(严秀是曾彦修的笔名)




探苏联神话破灭 问中国制度究竟
——送别曾彦修被警方打压看《天堂往事略》的启示
俞梅荪
曾彦修总结前苏联溃败的根本原因是政酷民贫。但愿他倾注生命余辉写就的醒世之作,能使中共以史为鉴,以民为本,将我国引向宪政民主法治的国泰民安之路。
2015年3月3日,我国出版界前辈96岁曾彦修去世,其送别会被警方打压,一波三折。
一本神书结奇缘
2011年初,我收到赠书启事电邮,以为是文学青年所为,随手回复住址,不久收到人民出版社老干部处寄来的《天堂往事略》上下两册,此书装帧考究,却无书号无作者简介的非正式出版物,作者曾彦修,与我素昧平生,想必是该社离退休人员。此书从写作缘由到深入研究苏联历史,探究其意识形态的构建,揭示执政者对思想钳制和司法黑暗,导致崩溃的原因,使从小受马列主义教育的我读之欲罢不能而随身携带阅读。时值全国"两会"期间,我被警方非法监视居住,此书只读了一部分,在派出所午饭时不慎遗失。之后,希望再读此书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2015年1月17日,赵紫阳十周年祭日,我在赵家见到前来祭拜的杜导正,他在紫阳书房留言:"紫阳同志:我代表曾彦修、何方、吴象、袁鹰诸位你的老下级老朋友,看你来了!他们都很想今日来祭你,但都已90余岁在病中,来不了。我们这些老党员希望我党好,我国好!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以壮士断腕的精神,进行我党历史上空前的反贪腐,很得人心,这使我党我国的正气,又上升了些,因此大家的期待也就多了起来,期待习近平同志以反贪的气概和大无畏的精神,处理好'六四'事件……"
我为见到曾彦修的踪迹而大喜,将择机拜访这位前辈。
1937年,18岁曾彦修为寻求抗日救国真理,奔赴延安,任职马列学院、中央政治研究室、中宣部等;1949年南下广州创办《南方日报》任社长,后任中共华南分局宣传部副部长;1954年调北京任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辑,1957年起被迫害,1979年起任社长兼总编辑,1983年离休;古稀之年成为研究苏联崩溃历史的学者,一生波澜起伏。
曾彦修为官为民数十年,以纠正所遇冤假错案为己任,为无数人讨回公道。他因右派冤案下放在上海辞书出版社工作,尚未恢复党籍,却在1977年通过于光远向中央建议为前总书记张闻天平反,为"六十一人叛徒集团"平反而作证。当胡耀邦向邓小平提出要给"六十一人叛徒集团"平反时,邓小平惊讶地问:"这样的案子你也敢翻?"耀邦顶住种种压力,为这一特大冤案平反,使这些省部级官员重返各个领导岗位,成为我国拨乱反正的有生力量,为中共开始全面纠正"文革"的错误,实现了历史转折的重要一步。
送别曾老一波三折
3月5日,我见黄一龙(四川反右受难者)电邮的曾彦修讣告:"他任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辑(正职由中央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胡绳挂名)期间,顶着全国按比例划右派的命令,为保护无辜同人,把自己划成右派去顶替,落入苦海二十余年。先生为文坚持鲁迅风骨,冷对强权,热掖后进,令人没齿难忘,定将垂范千古。"我悲痛抱憾与曾老失之交臂,知其是右派而更难过,打听送别事宜。有报道,3日曾小凉说:"父亲生前说,不搞送别。但社里刚开会,可简单送别,6日在协和医院举行。"6日黄一龙回复:"5日听说取消送别,刚又说是在7日。"
6日获悉,9日8时半在协和医院外科地下室,只许家人送别,要我带身份证,供警方检查。7日接短信:"10日可去曾家吊唁",我请求确认9日送别事宜,未回复。8日电话询问曾老的马秘书,他要了我的身份证号而向警方争取
3月初,赶上全国"两会",我又被警方非法监视居住,出门要报批。8日我对派出所长说:"5日周总理诞辰日纪念聚会,被禁出门,请务必让我去送别曾老。"他答应汇报并争取,一小时后海淀区公安局批准,将由三警员监控前往。晚上接马秘书短信:"家人送别已超20人,单位只我一人代表,你不能参加。"据悉,因曾老是"老右派和异见分子",只许家属送别。
9日零时,我到住家小区大门口找中巴车上的执勤警员,要其6时叫我。刚出家门,警员从黑暗中冲出,紧张地问我要去哪?车已停靠在我家门口,三警员严阵以待。7时半,我们出发,百度地图显示,从航天桥至东单协和医院12公里需20分钟,警员以"上班高峰堵车"为由,绕道三环和四环路,8时40分抵达,耗时70分钟,约40公里。与马秘书通话得知,昨晚我未获警方批准而进不去。我不以为然,继续前行。
车驶入地下车库,我从7号电梯上楼,再转电梯到外科地下告别室,大门紧闭。电话问马秘书得知,临时改在高干区送别。我飞奔至马路对面的高干区东门(正门),门卫拒开门,要我向南绕行,从西门进。我兜大圈找西门而不存在,沿路打听,辗转1500米,终于找到北门的太平间(东门向北至太平间仅100米),里面冲出3人,把我拦住街上。我说送别曾彦修,两位蓝制服者拿出22人名单,其中没有我而不让进。一位便衣说:"曾彦修是正部级官员,不是谁都能来送别的。"我拿出原在国务院的工作证说:"我送别的正部级官员多了,从未见送别要级别?要报批?"他改口:"这是高干区,进门要办手续和报批。"我要办手续,却没传达室。我抗议:不让送别,天下奇闻!
当日降温至零下6度,北风呼啸,寒气袭人。我戴白花,悲愤而不愿离去。
10时许,灵车驶出,被我拦下,鞠躬致敬。马秘书和曾家子女见我被拦并挨冻而致歉。我说:"曾老生前揭示苏联的专制暴政,遗体告别又见证我国警察治国,闹丧搅局的荒诞和邪恶,如出一辙。"我因一路奔跑,汗水湿透内衣而不觉,回家路上,冻得彻骨而发抖,次日感冒发烧。
3月13日,三警员监控送我到北郊"鸟巢"旁的林萃公寓曾家吊唁,灵堂摆满数十个花圈,习近平、刘云山、刘奇葆、赵乐际、乔石、朱镕基、温家宝、曾庆红、田纪云、吴官正和各界人士送的。挽联有:"学者思想大家尽瘁文化事业,编辑出版巨擎堪称一代典范。"墙上挂着原政治局候补委员、副总理陆定一在1982年76岁时为曾彦修手书的《于谦: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只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留得清白在人间。
马秘书赠送盖有曾老印章而仅存的《天堂往事略》,我如获至宝。旁边的几位学者说是网上看过我的冤案文,询问冤情,我深为感动却一言难尽。
曾彦修长女说:"父亲在高干区去世,却被安排在外科地下普通区告别室;后得知中央领导送花圈,又临时被送回到高干区。"
曾老被官方印发的《生平》盖棺定论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但其送别会,竟被警方严厉打压,如临大敌。92岁杜导正和80岁作家王春瑜等不少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和各界人士,只好纷纷前往北郊曾家吊唁,数日约达两百人。
后几日,两位朋友分别来电话,我聊起曾老,均被干扰并掐断,再次接通后,我说起习近平送花圈,未再被掐断,但是朋友发现其手机显示正在被录音,吓得不敢再聊而匆匆挂断。
"政酷民贫"结出恶之花
屡经迫害的曾老在《天堂往事略》序言指出:"如果不去认识日丹诺夫、苏斯洛夫究竟做了什么,只从苏共党史《简明教程》中去体认,就永远会是神话。"
该书上册《苏联思想专制史略》叙述:前后两任苏联二号人物日丹诺夫和苏斯洛夫在43年间,如何为"最高权力者需要什么,就造出什么来",管制人们的思想、言论,甚至发动各种政治运动而打击异己;下册叙述:肃反、战争、内政和经济中的大问题;总结:苏联溃败的根本原因:政酷民贫。
上册第10章《斯大林通过维辛斯基建立的杀人不要证据的"法学"理论》:"法律只为'阶级斗争'服务,告密与证词就是判刑'证据',杀人可以不要任何'证据';法官是凭'意识形态'和'辩证法'判案,还可'改正法律的适用'。 维辛斯基的'法学',加上日丹诺夫的'意识形态学',为斯大林的专制暴政推波助澜,'逼供信'所造成的冤假错案在苏联泛滥。"(法学家于浩成的悼文提及曾彦修为写作而向其收集批判维辛斯基的文章。)
时隔4年,我又在"两会"失去自由的日子里,又捧起曾老在92岁时自费3万元印刷而赠送的《天堂往事略》,残酷的现实均能在书中见到踪影和答案。
回首35年前,我上学北大法律系,维辛斯基法学是我国法学基础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1984至1994年我在中南海从事立法工作,因公指导中共上海《文汇报》党委书记兼总编辑搞好中共"十四大"报道和法治宣传而给其看了相关文件,使其取得成效并受表彰。没想到相关文件被其盗印,向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告密诬陷,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江平律师为我做无罪辩护,法官竟用作案人的伪证而枉法判我"泄密罪"冤狱三年,该报社团伙作案人却都被提拔,此案至今黑幕重重,近年我前往该报社讨真相,又多次被其报警,被迅即赶来的警员带走,党的喉舌实为反党反政府的杀手,为虎作伥,丧尽天良,沉冤22年,求告无门,成为我国众多冤案中的典型案例。司法人员违法办案,助纣为虐,十分普遍。
回首1978年,我国历经"镇反"、"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民怨沸腾,冤假错案积重难返。胡耀邦总书记力排众议,为370万件冤假错案平反昭雪,为千百万人讨回公道(包括惨死于反右运动的家父),惠及亿万人民,而把社会矛盾降到最低点,使濒临崩溃的党和政府呈现勃勃生机。
然好景不常,开明的胡赵新政被停罢,26年来,我国政改停滞,官场腐败,司法黑暗,视民如草芥。每逢"两会"、清明、国庆、党代会等繁多的所谓敏感期,警方以对敌斗争的方式残酷打击访民和异见知识分子,激化社会矛盾。我作为被中共上海《文汇报》党委和司法部门联手陷害成的"危害国家安全的刑满释放犯",常年被警方重点管控打击迫害,多次被警员进入家中扭打致伤,每年有一半时间被剥夺自由,祸及家人的劫难没完没了,血泪斑斑。这竟然要比我所亲历"反右"、"文革"的苦难,更为残酷!这一切与前苏联的法制为"阶级斗争"和"统治阶级"服务,极力维护权贵利益集团的暴政,一脉相承。
曾老强调指出:"苏联和中国两大党大国,意识形态和体制相通,苏联对中国的影响渗透到许多人的血脉和骨髓,不是轻易可逆转的。苏联的垮台,垮就垮在老百姓没有安全感,所以在宣布苏联结束时,没人出来反对。如果人们没有安全感,生活在恐怖气氛中,是最可怕的。"
他呐喊:"我国的公安部门,情报部门,不能用恐怖主义来吓老百姓,来对待一切人,这种统治长不了。苏联的历史经验,最重要的就是这一条!"
曾老的离世,引起各界关注。习近平的花圈缎带:"沉痛悼念曾彦修同志"。但愿曾老倾注生命余辉的醒世之作,唤起中共以史为鉴,以民为本,将我国引向宪政民主法治的国泰民安之路。
作者,原国务院办公厅秘书
▲本文简稿2500字,原载《动向》2015年4月号。
▲更新版5000字,《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20/2015417191950.htm
读者来信
●92岁叶光庭(浙江大学反右派运动受难者):曾老的崇高品格,可奉为圣人。1957年老毛以"伟大领袖"之尊,背弃"言者无罪、不扣帽子"等承诺,打击迫害55万右派分子,被枪毙的仅北大就有七、八人之多,在夹边沟、北大荒等劳改农场被虐杀的无可计数。当时一批酷吏佞臣,为了邀功请赏,尽量多打击右派分子,而曾老却毅然自入地狱,为部下替罪。闻所未闻的壮烈之举,惊天地而泣鬼神!晚年曾老撰著《天堂往事略》,揭露苏联专制暴政,帮助我们认清苏联对中国的影响而指出,这种残暴的政权是不可避免地要走向灭亡的。
●91岁石天河(四川反右受难者、离休作家):中国这盘棋,现在显得很乱。我想,大概是因为阻力没有消除。如果反腐把路打通了,紫阳和一些悬着的历史大问题,终归是要解决的。
●90岁许有为(安徽反右受难者、离休教授)将来,当我国的民主转型终于完成,史家可以书写历史真相时,无数生动的细节证明今天的文化专制和警察打压手段是多么卑鄙、无耻和愚蠢。
●88岁汪廷奎(广东反右受难者):佩服曾老,从不整人而宁愿自己划右。大仁大勇。说他大勇是勇于去受罪(下地狱)也。
●81岁刘凤麟(清华大学反右受难者)此文揭示在红朝下,亊不由情,不由理,不由衷,挑战人性,揭示人权被戏弄的实况,令人不齿!曾彦修驾鹤西归,遗作揭示苏共倒台的铁证,令其追隨者不安的心态可想而知。因而遭致送别场所的变动,乃是权斗的效应。
天堂往亊著铁书,伤天害里始苏共,落难阳谋国妖害,难得终生老来醒。
州官放火纵意行,祭奠仙人难由衷。设岗验证难入场,挑战传统忘祖宗。
●82岁朱光:苏联的真相就在眼前。不畏恐惧,团结抗争,埋葬黑暗统治。
●80岁刘国鼎(北京大学反右受难者):曾老人格高尚,令人感动。
●79岁孙正荃(北京大学反右受难者):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79岁高越农(清华大学反右受难者之子):此文都是实话,事实部分就是证据,见仁见智是各人的事。送别曾老被打压,使我想起周厉王的穷途末路,想起"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典故。
●77岁陶渭熊(四川反右受难者):此文记录为革命奋斗一生的老人的葬礼如何遭打压的过程。历史首先意味着真实,清除了具体人物,惟以制度和公共事件构成的历史是残缺不全,不真实的,此文为历史留下了真实。对于曾老的人品学识我早有耳闻,近读他的《平生六记》书,更增我的景仰。曾老借鉴苏联垮台的教训,应该汲取。革命胜利60多年,连革命者的葬礼都要打压,真使人喘不过气来。
●74岁姚一庭:警方监控打压已成常态。专制下,不足怪。苏联神话的破灭,预示共产制度的消亡。中国向何处去?令人深思之。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答案有,不可言。曾老指出"苏联溃败的根本原因:政酷民贫",给我们竖起一面镜子。当前惩治贪腐初有成效,但依法治国路还很长。对思想、言论的极端控制和打压,令人恐惧。导致言路堵塞,政改难行。现今虽说以民为本,但权贵当道,以权肥私,屡见不鲜,依然前路茫茫。
查建国(反右受难者之子):曾彦修老人虽为中共党员,但良心未泯。做官时护别人,受害后反省写出大作,认识达到新高峰。死后追悼被限制,再次显现当局的真实面目,曾老竟用身后事最后再教育我们一次。曾老不朽!
刘建业:深感中国民主宪政之路如此艰难,令人概叹。以前看到有关俞梅荪"泄密"冤案,就目前情况看,纠正也难。只有期待中共党内健康力量发展壮大,能够带领我们"和平演变"吧?除此之外,真不知还有那条路好走。
陈维健:为贤者立传,实乃千秋之事。

(2015-04-18完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