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7日星期二

走巾:对“政变说”的看法

随着审周大戏一天天逼近,政变篡位之说又在网上热炒,笔者总感过于离谱,一直和这些传说保持距离,想对此提出一些不同看法。

  按照常理推测,薄也不太可能实质强行争夺总书记的位置,不管他心里怎么想,表现得如何不甘如何自负,面对已为王储的习,只能说他退而求次,却也把入常设为最低要求了.令就更加不可能,一个名不见经传虽掌权力中枢,但一向行事低调级别也不够的大内总管,在这个国度没有异军突起的政治环境,且不说连升三级了。

  自从习被立为王储,特别是接了军副之后,就不太可能再涉及这么顶级的人事变动。因为既不符合党内潜规,更不符合人民"期待"。否则人心不稳,顺民越多的社会越经不起突变,越稳定的局面越禁不起震动,执政越久的党越禁不起折腾。没有哪个实力不够又富可敌国的大员,权欲熏心到敢冒不惜一起翻船的风险。虽然薄使尽浑身解数发动唱红打黑,也俘获相当民心,但远远未能取得众望所归的资格,没有任何省份联动呼应,反而杂音此伏彼起,诟病不断。从大连到商务部一路走来,其实全国知道他薄熙来大名的普通百姓还真是不多,甚至很少。他在重庆独树一织不过是要打响个人知名度,造成他不入常人民会很失落的憬像,演的就是一场逼宫大戏。这些平时一路养优处尊奢靡颓化,哪怕包藏野心的党官军头,基本上都已经丧失了做把枭雄的基因。又如徐的结局和郭的处境,在薄倒台之际,两人忙不失迭的向胡表忠心,然后静待退休,最后又坐以待毙,有这么图谋政变的吗?

  再说了,只有利益而没有政治理想的结盟,是很轻易瓦解的。他们自己也不可能不清楚大家的真实凝聚力。最多就是入局入常的范围内配合竞逐一番,挤压其它候选人,好让彼此的利益达到无缝接轨,再理想一点就是架空习就到极限了。要知道当今社会维权不遂的事件空前积压,不满现状又对法不责众的普遍腐败、和对官商勾结恨之入骨的无奈人们,更是触目皆是。在这样的国情下,任何形式的党魁元首的非正常变动,都会令到举国不安、国际不适和全球轰动。也为这表面稳定的社会打了一针鸡血,在一些与海外民运联系的思变人士趁机振臂一呼的煽动下,处在智能手机都换了好几拨的网络时代,极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民变,激活他们长期面对不公的无力感。试想一下,在上下震荡与里应外合的情势中,篡位者还有信心转头平息事态稳住局面吗? 所以说,怎么可能内部权斗发展到政变这么惊耸不智的地步?除非他们能够像神一样确定会有今天的下场,才有几分挺而走险的可能,恐怕多半都会逃之夭夭。看他们一天到晚忙着行贿受赌买官卖官,溺于声色犬马,在和平时期被溜须拍马吹捧得浮肿虚胖,到尾大不掉惯了,导致侥幸心理作祟,那特供的茅台早就把他们的政治嗅觉灌没了。

  倒是周能逆市挺薄,原谅这个惹祸的始做蛹者,出来"顾全大局"。也不能全归他拥警自重,尽管他有入常无罪的稳定预期,和退休不究的心理保障。但那当口,还真是顶着巨大压力的。关键时候,公然不和中央保持一致,也是他落得如此地步的原因之一吧。薄也狂妄得可以,明知大祸临头,在高层对他举棋不定悬而未决的关口,不仅不加收敛反而大放阙词,吃干抹净。居然还不忘为他的"贤妻"背书,试图保其过关。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居然是自己添加的,这不仅愧对周对他的一番相挺,还把周的挺身而出,美化成舍身而出了。只能说王立军夜奔美领馆,是倒薄的第一张不必然的准多米诺骨牌。薄才是倒周倒徐倒......的不折不扣的第一张。倒薄成功后,令到一向秉持中庸之道的习信心大增、习性大变、杀戒大开。跳上王岐山的反腐战车,驱动反腐的恐怖车轮,越走越远,以至他也没有能力刹车回头了。

  想当初拱习上位又把薄打下去的那些人,肯定公认薄的个性高调不驯难于合作,怕日后习施展不开,他们还没来得及弹冠相庆,就立即感到习的强悍远非薄比,让他们每天也都有紧张感。

  最后鄙视一下某个网站,倒薄时说薄想要当书记、倒令时又说令想要当书记、最近要审周了又说周想要当书记,真是传谣没底线,造谣没上限。

  2015年4月6日
北京之春首发  2015/4/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