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1日星期三

走过文化差异 华人在加州政府当公务员的经历(LingLiu )

转眼间,到美国已经12年多了,在加州政府工作也有8年了。那些逝去的往事,还依然定格在记忆的深处 ……



2002年3月底,在快到不惑之年时,我移民来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定居在加州的首府沙加缅度(国内叫萨克拉门托)市。经过语言补习、专业学习、求职、笔试和面试等多个阶段的努力和流程,四年后,我进入加州政府成为了一名会计职员,从较初级的职位"会计1"做起,后历经升迁为"助理会计"、"主管会计",再到六年后的"高级会计"。一路走来,艰难险阻,酸甜苦辣自不必说;但更有意义的收获,莫过于在新的环境、文化、制度下的工作历练,对自己传统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的触动所带来的思索和感悟。这也是本文所要注笔的。

偶尔回国与亲朋好友们交流,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她)们行将移民到美国的子女们要模仿的对象,都想要走我的路,希望到美国后也能进入政府部门工作,捧上美国的"铁饭碗",实现他(她)们那要求不高的"美国梦"。然而,很多时候,我感觉到美国在国内人们的眼里,还是很神秘、飘渺,或者他们还是在用中国思维去想象美国。于是,我一直都想写点什么东西,把自己一路走来所经历、感受到的方方面面,告诉大家,希望不但能为亲朋好友们起到某种指点迷津的作用,也能使更多的人, 特别是有志来美国发展的人,对美国的文化、制度、政府运作和不同的价值理念有更客观的了解。

美国的文化、制度、职场运作等对我的传统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的触动主要体现在:

一、在政府的招聘、用人中,求职者的经历(经验)比学历更重要

来到加州后,曾经想到本市的州立大学读个会计硕士(我是国内经济本科毕业),但每想到自己的年龄就犹豫不决。后来从本地的亲朋口中及网络而知:只要在大学级别的学校读完州政府规定的19个units(学分)、大概6-7门会计课程,就可以参加州府各部门的会计招聘考试,从而进入州府从事初级会计工作,别说学位,证书也不需要。对于习惯了国内重文凭重学历的氛围的我,上述信息犹如一道闪电,令我震撼和兴奋。我决定留在我读语言的那所学院,继续修读这19个学分的会计课程。后来知道,即使会计硕士毕业的人,入州府后也是要从初级职位做起的,没什么两样,因为没有初级职位的经历(经验),是不可能跃升到高一级位置的,这是铁定的制度之一。修读这19个学分,只需一年左右,所以我赢得了时间。工作多年以后我遇到一位来自大陆的新同事,得知她竟花了10年读完会计本科,才进入我所在部门工作,我很惊讶和觉得不可思议!她说,她基础不好,也不知道上述的信息,所以没我幸运,迟到了。是啊,这信息,是很重要,但除此之外呢? 我想,是理念!正是我们国人的大一统、追求"高大上"的价值理念,把我们的成功模式和生存路径定格在狭窄的通道上,所以才有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壮观。时常也听到国内某些硕士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再到某大、中专学校去读个职业技能的课程,反被录取了,这都说明学历并不是万能的。

在加州政府的就业网上,很多岗位都要求应聘者有若干年的工作经验,或要有一到两年的次一级职位工作经历。没有州府工作经历的人,只能选报无工作经验要求的初级职位;有些初级职位也强调"有相关工作经验者优先录用"。在招聘面试中,第一道问题一般都是要你描述你的教育和经历(经验)如何使你能胜任此职,有时干脆没提"教育",只提你的"经历(经验)如何使你能胜任该职。我有一个小故事:在找工作之初,通过笔试进入前三列后,我面试过几个单位,但都没有成功,后来,当我在加州税务局寻到了一份"季节性职员"的临时工作,干了四个月后,在一次加州就业发展局招聘正式会计的面试中,我成功地通过了。我永远忙不了那一刻:当评委介绍完该职位的职责,轮到我回答第一个问题"你的教育和工作经历如何使你胜任该职"时,我先介绍我的教育背景,评委们很平静,只在做笔录;我接着说,我在加州税务局工作了四个月,职责是在电脑上计算、核查个人税务缴纳数额,这与我现在应聘的工作——在电脑上计算、核准失业者的失业保险金的申请数额和资格,有极相似之处…… 此时,我看到三位评委的眼睛开始发亮,一齐向我聚焦,对我兴趣渐增……。三个星期后我接到了录用通知书。很显然,我的这段"季节性职员"的经历对我的成功应聘功不可没。

从我的经历中可知,如果你是新移民(留学生除外),并没有从事科学家、大学教授、IT从业人员等的高端职业的打算,只是想在美国谋得一份还算是中产的职业,好好居家过日子,就没必要非要读个博士、硕士之类的学位,在美国,条条大路通罗马,不一定要走独木桥;更何况,美国是一个非常重视经验、实证和操作的国家,就一般的技能性而非研究性的职业而言,有时候你一段与应聘工作相关密切的经历,比你一个空洞的博士头衔,更能赢得考评官的青睐!

二、年龄、性别歧视让路,年资较长者永远是职场上的幸运儿

早在College (学院)学习时,偶尔回国探亲,总是听到亲朋们劝说:"你还读什么书啊,快点找个工作吧,不然你这年龄(在国内已是下岗妇女的年龄了),又是个女的,将来很难找工作的"。所以在我求职之初,我是没有自信的,不过,欣慰的是,所有的招聘广告和条文,都没有设定年龄和性别限制。后来我不但被接收了,而且进去看到的一切,更是出乎我的意料:许多刚进来不久的新人,五十多岁的老大姐不在少数,甚至也有六十多岁的。她们并不是临时工或退休返聘,而是像我一样的"Permanent"(永久)职员,多是因为私人公司不景气,或仰慕政府工作的"铁饭碗"和良好的退休医疗福利而辞职过来的。招工是如此,在退休机制上亦然,这里不分男女,退休年龄都只设定下限,即至少要达到50岁,而没有设定上限,女士在65-70岁才退休的比比皆是、类见不鲜。我先生有一位共事多年的女同事,前两天退休了,她73岁。想想国内机关国企单位的许多女士,在50岁时就被动员"换位"或退休的情况,这里是另一番景象!我们国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东西,在这里却是如此司空见惯。男女平等的权利,在这里的职场上得到最充分的体现。职场女性并不因自己的性别和年龄,而缺乏自信心和载负危机感。

在裁员问题上也是如此。当那场源于美国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铺天盖地时,饱受财政危机困扰的加州政府也掀起了"裁员潮"。与我传统的思维定势相悖的是,最有可能被放在"laid off"(临时解雇)名列上的,不是年龄和年资较长的"老人",而是刚工作不久的工龄较短的新人。人事处将所有员工按工作时间长短做出排列,年资越浅,排列越前,危险越大。按照过去的惯例,工作1-3年以下的员工是最有可能先被"laid off"的。记得08和09年跨年之际,当时的州长阿诺就致信每个员工,说年资较浅的20%的员工有可能被"laid off",一时间人心惶惶。以加州23万公务员,而我不到三年的工龄来看,我在这20%员工的范围之内是必定无疑了。我和其他工龄较短的同事都人人自危,见了面都互问"你多少年了,怕不怕?"。而那些工龄二三十年的"老人",却有一种我自岿然不动的自豪。当然,这次"裁员潮"并没有动到我们会计部,但透过这次风潮,我感受到了州府裁员政策中对年资较长员工的倾斜和照顾,它不仅是对经验丰富人才的珍惜,更是对工作贡献较大者的一份回报和人道关怀。

三、自由、开放、平等、人性化的职场文化和价值理念

一进州府工作后,我就经历了"Culture shock"(文化冲突):当我正在专心致志工作时,突然一首"happy birthday to you ……" (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在布满一个个Cubicle(工作隔间)的大厅由远而近,此起彼伏,原来是为某个同事庆生日搞的"Potluck"(各人自带食物的小聚餐); 又有时,刚上班回来坐下不久,某某同事热诚地来告诉我,谁谁谁或某经理offers (提供)了点心,come on(来吧), 快去拿来吃吧;更多的时候,我也听到或参与到领导和某些员工为舒缓紧张而进行的不无幽默感的聊天和说笑中……。 开始时,习惯于埋头工作的我反觉得这有点骚扰,内心咕噜着这些养尊处优的美国人尽会享乐,后来慢慢适应了,也融入其中。显然,在基本的法律、规章和职责操守得以遵守的前提下,这种自由、开放、人性化和寓工作于娱乐中的工作氛围和行为习惯,已然形成了独特的职场文化;很多时候,工作会议也是以茶话会的形式进行的,以幽默的言语开始和结束,笑声总是弥漫在整个会议间。在我工作过的几个部门,好像都没有上班打卡的要求,也没有迟到早退的监督机制,一切都是靠自觉,因为员工是人,而不是工作机器;同时,只要你做够8小时,上下班的时间可以自由选择,想早点下班而去接小孩回家的女职员,通常选择早到和早走;而晚睡晚起的单身汉们则可能选择迟到迟走。与此同时,上下级关系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其交往甚至是"不拘礼节"的,下属是直呼上司的名字的,无论上司的职位有多高;上司也会经常向下属询问很多他们不懂的问题,平等观念深入人心。

对我固有思维模式触动最大的是在人员流动的自由上。在加州政府内,员工在各部门之间频繁跳槽换工作已是常态,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隔三岔五就有人进人出,有些人来了三个月、半年左右又消失了,有升职走的,有渴望更好工作环境而平调离开的。按照法律,部门领导是不能卡人不放的,否则员工可以投诉!在以忠诚求稳为就业理念的国内政府机关里,这种现象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在以自由求变为价值理念的美国人所工作的政府内,这种看似的"乱像"却是如此司空见惯而没有影响到政府的正常运作。我想,人员频繁流动的原因有二,一是加州政府的体制架构使然:州府下属各个部门的财政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员工工资的出处、以及整个加州政府的资金运作都是由State Controllers' Office (州审计长办公室) 操作控制的,无论你到哪个部门,"出粮"的地方都一样,所以,员工只需对州府忠诚,没有必要对工作部门忠诚。二是上面提到的自由求变的价值理念: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工作不仅是谋生手段,更是实现自我价值,寻找生存意义的场所,他们追求变化,喜欢创新和独辟蹊径,所以变换工作环境也是他们寻找新感觉,挖掘自我潜能的途径之一。从政府的层面来说,这种开放式、流动式的人事制度,无疑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我在多个部门工作过,不但可以在短短几年内从低职升到高职(很多人是升职而离开本部门),更重要的意义是,它丰富了我的阅历、知识和实际工作经验,使我对州府会计工作有更全局性的了解。

四、崇尚独立自主,"自己解决"的独立工作精神

虽然美国人很重视"Team work"(团队合作),但在实际工作中, 自己独立分析解决问题,不轻易求助于他人,成了主流。这可能与美国人所崇拜的个人主义、独立自主的文化价值观相关。在我这里,各人都有自己的一摊子Projects(工作项目),各人之间的Projects虽有相联性,但更是独立的,许多时候只有自己才知道怎么做,遇到问题也是必须自己先去"Figure out"(弄清楚、想出办法),问上司和其他人只是最后的选项;而很多时候,你的上司也是新来的(人员流动频繁),对你的这摊子工作根本不熟识,其他同事也未必知道,最后你还是要自己继续"Figure out"。在我刚升职到高铁局为高级会计时,常常遇到这样的困惑:有时有个难题要问我的没有这方面经验的Supervisor(管理者)或资深同事,希望共同商量找出解决办法时。她(他)会说:"你能自己Figure out 这个问题吗?你是高级会计了,你有Figure out 的能力的,I trust you (我信任你)",无奈我拿回来自己Figure out,终于想出了解决的办法,然后告诉领导时,如释重负的她(他)会很高兴地与你拥抱然后说"Thank you so much !" (太谢谢你了);即使有时我问懂行的上司或资深职员时,她们只是从大的方面给你一些提示和点拨,然后还是你自己继续完成这"figure out"。我想,这种工作机制和理念,和美国学校里的那种启发式、提示式的教育方式,是一脉相承的。它使你能在压力和动力之下去独立研判,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从而挖掘自己的最大潜能,而不是被动的接受和传承。基于这种机制,我在没有领导参与的情况下,独立地和许多Project managers (工程合同经理)商讨如何在政策法规许可的框架内的款项支付问题,从而解决了他们提出的很多问题,从中也得到很多的启迪和经验。在这里,你不只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执行者,更是一个独当一面的设计者、合理化建议的参与者和提供者,并从这个过程中看到自我价值的实现。

 五、 自我价值的体现,与职位高低无关

州政府的各个部门各个岗位,平均每两年就有升职考试,符合条件的员工通过考试后,可就地升职或升迁到其它部门工作。对于许多志在实现"美国梦"的华裔和亚裔员工来说,对升职加薪自然是趋之若鹜的;然而,一些白人同事,对升职的努力和狂热程度,就大不如前者了。记得当我在社会服务局工作时,坐在我对面工作间的,是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多年、快乐得有点大大咧咧的白人大姐Cindy,虽然工龄那么长了,她的职位还是较低的Accounting I (会计1)。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想升职,她说她很满足这个职位,她先生将来会有一份很好的退休金,所以她不想再折腾了(会计1只需12个学分,她若要升到更高职位必须读够19个学分)。虽然职位不高,但她每天还是那么快乐大咧,好像从来都不知烦恼为何物。一年多后,当我们这几个华裔亚裔员工升职为Accounting officer (主管会计)时,她还和另外一位和她一样境况的白人女同事一起,给我们一个惊喜,买来(自愿)了Pizza (比萨饼)为我们搞小Party,庆贺我们成功升职。那一刻,我百感交集,想想如果反过来,我们这些中国人是否也能有如此境界?现在国内有一句流行语:"羡慕嫉妒和恨"。是什么驱使这些白人同事"羡慕不嫉妒不恨"呢?我想,也是文化价值观使然。在美国时间长了,你会感受到,无论谁干什么,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干事的人心态很快乐和敬业,不会因为职位低而消极;人不是通过将他人比下来而体现自我价值的,也不需要别人的肯定来证实成功与否。我总是在思考着一种现象:我们这几个升了职的中国人,不知是因为身为边缘人的困惑,还是对前(钱)途、梦想这类东西期望太高,在快乐、幸福的指数度上,是远远不如Cindy和一些较低职位的白人的?!随着在美国时间日增,我意识到,美国人的"成功"观,其实与"功利"无关。在自由平等、福利完善的社会环境下,一个普通平民,即便没有获得太多的金钱、权力、地位和名气(这是国内"成功人士"的标志),也能活得快乐和自信,就象Cindy。

 六、公务员不但没有利益特权,还要受到整个社会的监督

刚进州府工作时,我最难理解的是,单位是不提供饮用水的,你必须要加入饮水俱乐部,每月交5块钱,才可饮用俱乐部提供的饮用水,否则自带饮用水。平时,甚至节假日,这里都很难看到像国内某些单位那样分点卫生纸、油米之类的日用品,更不用说发奖金了。很多的聚餐派对,有时是各自带食物,但更多的是领导们为员工自愿提供食物的,而不是单位提供的,公私很分明。除了每个月的工资支票外,我们不可能得到任何其它的福利性收入和实物;只要职位(务)一样,无论你在哪个部门工作,工资收入都是一样的,没有单位、部门之间的差别和特权。那些身居高职的人员,同样没有利益特权。记得在社会服务局工作时,我曾负责过该局所有员工出差租车费的报销。政策规定每个员工只能租用普通规格的车,如果租用较大较好的车而超标了,不管是谁,都要填一份证明表,阐述理由(如多人共租等),然后给其高一级领导签字,再交来报账;也有理由不充分而被州审计办打回来的证明表,我就经常遇到要向高职务领导催交表和不受理其表的尴尬。同时,所有员工无论职位高低,出差坐飞机一律要坐经济舱,如坐商务舱要自费补足差额部分。在加州乃至美国,公务员只是社会中等收入水平的人,因为税收决定公务员的收入;只有社会上的人收入水平高,缴纳给政府的税收才能多,这样公务员的收入水平才可能高。正因为如此,公务员还要受到整个社会的监督。记得几年前,本市报纸"沙加缅度蜂报"从州审计长办公室那里拿到了州府所有员工的薪酬资料,并把它放上了该报的网站上;只要输入某员工的名字和单位,就能知道他(她)的工资和职位;并且特别公示了六位当年收入超过20万、两位超过40万的人的名字和照片。当时很多州府员工对该报颇有微词,认为该报侵犯了他们的隐私和人权,但是报社坚持认为媒体有监督、公示政府雇员收入的权利,因为他们的收入是取之于民(税收),所以也应该为当地民众所监督。总而言之,正因为公务员收入一般,也没有特殊利益和特权,还要受到社会的监督,所以,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社会并不是人人都以当公务员为自豪的,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中国公务员考试的那种一万人争一个职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壮观场面了。

七、"服务第一"的宗旨,使加州政府的各个部门,俨然一个个服务机构

在州府的各类应聘或升职面试中,几乎都少不了这样一个问题,就是要你回答什么是好的"Quality Services"(质量服务)或"Customer Services"(顾客服务),如何去提供这种服务。开始时我感觉有如在应聘一个大商场或金融服务机构的职位。其实,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公共事业机构,是属于一个大服务行业;同时,基于上文所说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理,所以"服务第一"是加州乃至美国政府部门的宗旨。在这里,没有围墙,各个部门并不是集中一个大院办公的,而是分散在市区各街道,有些还在郊区;甚至同一个部门的不同处室,也有些在市区,而有些在郊区;政府是很少自己盖办公大楼的,更不用说建造富丽堂皇的豪华办公楼,议会那关很难过,其多是租赁商业大楼办公,也有不少是在旧的平房乃至地下室办公;在这里,政府并不是壁垒森严的绝对权威的象征,而是遍布各地的普通服务机构。我们这些在加州政府工作的人被称为"State Employees"(州府雇员),和公司雇员、学校雇员等一样,没有任何权利色彩,都只是为加州人服务的"服务员"。在对外联系较多和服务性较强的部门如税局、就业发展局等,员工的服务态度和质量更是非常重要的,乃至很多面试也有这一条:"如果你遇到一个很粗暴的顾客,你将如何处理?"或"如果一个顾客向你问到一个你不熟识的问题,而你上司又不在,你如何处理?"。如果你回答不好这个问题,你受聘的希望就减少了。

在这里,我无意比较两种文化、价值理念和制度孰优孰劣,任何文化价值观和体制都有优劣两重性。认识两种文化价值观和体制的差异,一是为了扫除交往过程中的文化理念障碍,更好的融入美国社会;二是为了扬长避短,吸收别人文化、价值理念和体制中的优势和长处,为己所用。我希望,上述几个方面的感受,能够引起国人和社会的思考和感悟,从而获得更大的进步。

http://m.wenxuecity.com/news/2015/03/11/4096697.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