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7日星期二

高新:徐才厚“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因“病”去世

徐才厚
去年的三月十五日,全国人大"经年例会"结束的当天,病榻上的徐才厚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军纪委从病榻上拖走"双规",即"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整整一年后,徐才厚又被"双规"了一次:"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因'病'去世"。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郭伯雄靠行贿朱和平达到向张万年求官的目的》和前一篇文章《习近平要朱和平交待谁提拔了郭伯雄?》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徐才厚和郭伯雄之前的那一届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去世消息被公开报道的当天,军纪委即向他张万年的贴身大秘朱和平宣布了对他"双开"(开除党籍和军籍)同时剥夺少将军衔的纪律处分决定。

从张万年之死到朱和平被抓,局内人不由得会联想起当年的黄菊之死和他的大秘书王维工被判死缓的往事。黄菊在十七大前夕去世,可以说是死得其所,死得其时。就在当时的中共高层还没有下决心整到黄菊头上的时候,他及时去世了。

不久前,同样养了一个胆大妄为,打着"首长"的旗号坏事做绝的贴身秘书的张万年也及时去世了。从习近平对张万年的盖棺定论沿袭了当年胡锦涛为黄菊处理后事的做法看,张万年本人应该不会被追究了。所以张万年同样是死得其所,死得其时。

如今,又有一个前军委副主席及时地去世了,外界铺天盖地的评论文章有许多都是"夸奖"他徐才厚"死的及时","死的正是时候"。但若与黄菊和张万年两位的"死的及时"相比,徐才厚的"死的及时"可是意义大不相同。

无论是当年的黄菊之死,还是不久前的张万年去世,其"死的及时"都不过是个人意义上的,即保住了个人的党内"哀荣"——不太好想象习近平政权有一天会象邓小平当年对待康生一样用"取消悼词"的方式对黄菊和张万年鞭尸。顺带说一句,中共政权的党内"纪律处分"内容颇多,对死人的"党纪处分"最高一级就是"取消悼词"。

而如今的徐才厚之死,从个人角度当然是幸免了被用担架抬到军事法庭上的屈辱。笔者去年十月底曾在本专栏有过一文《徐才厚死不了,周永康跑不了》,文中说"头一天还因为徐才厚的大名没有写进四中全会公报而信以为是徐才厚案'办不下去了'的外界媒体,第二天就又因为中共官方毫无预兆地突然对外宣布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而热炒徐才厚是会被判死刑还是'无期'的话题。

"笔者的观点是,仅凭徐才厚的'认罪'态度与薄熙来的'负隅顽抗'形成强烈反差这一点,徐才厚就不可能被判得比薄熙来重。笔者标题上说的'徐才厚死不了',不是说他不会因为癌症死在病床上,而是说他没有半点可能会死在军事法院的刑场上。"

如今,果不其然!

而从大局着眼,把他徐才厚的"及时去世"形容为"危机时刻挽救了党,挽救了人民军队",毫不夸张。

一篇新浪网刊出之后又很快"自律"掉了的文章《徐才厚死了,谁该感谢他?》中挖苦道:

"徐才厚死了,谁该感谢他?

一个人终有一死,或高于泰山,或轻如鸿毛。徐才厚恰如其分的死了,死得其所,死得好。

他的死,在2015年3月16日这一天,使得多少人得到了自我救赎。我相信,将来,有一天,终究会有人在他的墓前,给他送一朵小花,默默的对他说:"你那天终于死了,要不我们可怎么办啊。"

一位内地网民在此文后面跟贴道:"徐老虎病死了,是癌症,也是心病、思想压力病,全家人贪污受贿、买官卖官等等职务渎职犯罪所得有几十亿,东窗事发,由堂堂大将军成为阶下囚,判死刑几次都足够了。颜面何在?如何面对全党全军,如何对列祖列宗与先烈?只可惜的是,他的死又带走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又掩护了多少贪腐的官员?保护了几个违法犯罪的高官大员?"

伟大领袖习主席在发动这场史无前例的党内军内反腐大革命的一开始就为运动要达到的目的定下了"调调",即:"查处一批人、挽救一批人、教育一批人、塑造一批人"。

"查处一批人"已经不在话下,徐才厚死前也是名列其中。"教育一批人"的目的官方宣传中都说已经达到,是否包括郭伯雄,王瑞林还有贾廷安之流,至今还没有正式消息。而如今因为徐才厚"及时死亡"能够为党和人民军队"挽救"出多少干部?从刚刚结束的政协会议上释放出的公开信息中即可略见端倪。

政协委员之一,前南京军区副司令王洪光表示:"军队高级指挥员对军队腐败的认识更加深刻。我们这些军队的政协委员无论是会上发言还是会下聊天,都认为军队如果不反腐就完了,腐败的军队怎么打仗?整天想着升官发财的军官怎么指挥打仗?自身乾净,怕什么反腐?目前军队最大的腐败就是'吏治'的腐败,干部队伍管理上的腐败。"

原军事科学院住建部副部长杨春长在公开接受采访时痛斥军内贪官们说:"他们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要一千万的。"

请注意,杨春长此时强调的是"复数",即能够接受大军区司令上千万贿赂的贪官不止徐才厚一人。

杨春长还揭露说:"上人家都知道,解放军,军队裡头,包括武警、解放军,入个党要多少钱,提个排级干部,连级干部、团级干部、师级干部都有行情,都有价码,太可悲了。"

朱德孙子"空军朱和平"也在公开发言中证实了杨春长所言句句实情。他表示:"从当前的反腐败斗争的情况看,频发区集中在人事部门,涉及跑官买官要官,另外就是具体管钱管物的部门。从我们现在查处的腐败分子看,绝大多数都与此相关。再有就是'一把手'。不管是军队还是地方,'一把手'都是重灾区。"

具体是哪个或者哪几个大军区司令员给徐才厚及其他当时的军委领导人一送就是上千万呢?杨春长没敢讲,但老百姓要问,"广大党员和基层干部"更想知道。而如今受贿人一死,行贿人十之八九会被解脱。所以说因为徐才厚的"及时死亡",被"挽救"的大军区司令员就绝不止一个。虽然徐才厚是不可能进八宝山了,但不管他将来会被悄悄葬到哪里,敬香上坟,感谢"挽救"之类者肯定是大有人在,而且其军内的级别都低不了。

依笔者之见,杨春长等人虽然在公开发言中一再称颂伟大的习近平主席及时发动党内军内反腐,挽救了军队挽救了党,但他们无疑是没有能够正确理解习近平主席为什么语重心长地强调这次反腐运动不但要查处一批人,更要教育和挽救一批人。

而最令中共政权颜面大失的是杨春长等人不但肯定了采访记者"军队就等於是他们家的",而且还披露了徐才厚等人"把当时的军委领导人(当然是指胡锦涛)架空",在外部舆论界引起渲然大波。就在此时此刻,中共高层紧急下令对"坚决拥护习主席军内反腐"的对内对外宣传立刻降温,并要求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报用一个团长的孤证对外界宣称军内腐败比例不大的同时,还要求对外公开报道徐才厚死讯时,对他的"确实是因病死亡"的"死因描述"越详细越好,"不要担心'越描越黑',因为如果不描会更黑"。

基于此,无论是中国大陆网民还是境外舆论对徐才厚的"N种死法"的论证内容还真是有令笔者感觉"不是没有可能"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如果不是今年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特别是全国政协的'例会'上把军队反腐的议题'吵过了头',徐才厚虽然还是需要'死得及时',但也不必要匆忙到李克强记者招待会结束的当天。"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