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4日星期三

未普:不要把中国往左的方面拉——从“左王”邓力群谈起

习近平慰问邓力群家人
2月17日,习近平率六名常委,在八宝山为中共党内著名的理论家、被广泛称作"左王"的邓力群举行超常规追悼会。左派为此大声喝彩,自由派却很担忧:习近平此举,到底要向外界传递什么信号?

邓力群被称为"左王",但他不是一直都左。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毛泽东发动反击右倾翻案风时,邓力群为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邓小平挡住了来自"四人帮"的子弹,邓小平对他的政治担当很是赞赏,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一个半人顶住了,半个刘仰峤,一个邓力群。四人帮倒台后,邓力群在反对"两个凡是"、支持恢复高考、扶持中青年、支持农民搞包产到户、关注农村改革等方面,都走在前边。可以说,那时的邓力群在自由派知识分子中,很得人心。

但是,邓力群很得人心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1981年夏季,在批判《苦恋》的问题上,邓力群站在邓小平的立场上,认为文艺界自由化思潮严重泛滥(见《十二个春秋》,209页),为《苦恋》扣上了歪曲历史和现实,丑化党和社会主义的大帽子。1984年,在反对精神污染运动中,他配合邓小平,反对周扬和王若水的人道主义和异化理论,并以中宣部部长名义,令刊载周扬文章的《人民日报》社长和总编王若水、秦川作检讨,认为他们违反组织纪律,不和党中央保持一致。邓力群因此而在知识分子中,留下很坏的名声。

如果说那时的邓力群在思想清污方面,还只是个秉承邓小平意志的得力助手,那么到了80年中期,邓力群的"左"就越走越远,甚至到了邓小平都和他分道扬镳的地步。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1986年9月18日他和邓小平的一个谈话(《十二个春秋》,401-407页)。这个谈话是关于邓力群和邓小平对《精神文明指导方针的决议》的争执。

原文中有一段话,"社会主义还必须有一个特征,就是以共产主义思想为核心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邓力群认为最重要,却被邓小平删掉了。此外,文中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在中国可能会卷土重来的段落,也被邓小平圈掉了,邓力群不同意邓小平的这种删改,并为自己辩护,邓小平于是直截了当地对他说:"你是想把文件往'左'的方面拉。"邓小平也不赞同邓力群对雇工的看法,不满意邓力群和胡乔木扩大他和陈云之间的分歧和矛盾。谈话之后没多久,王震告诉邓力群,在一个只有少数人参加的会上,邓小平说,"邓力群要把我们往'左'的方面拉"。

1987年,邓小平在屡次讲话中提到,既要反右,更要反左,显然有所指。4月26日,邓小平说,"搞社会主义,搞四个现代化,有'左'的干扰。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著重反对'左',因为我们过去的错误就在于'左'。但是也有右的干扰"。4月30日,邓小平又说:"几十年的'左'的思想纠正过来不容易,我们主要是反'左','左'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势力","我们既有'左'的干扰,也有右的干扰,但最大的危险还是'左'"(《邓小平文选(第3卷)》,225-229页)。

1989年,邓力群认为六四事件证明他是正确的。之后,他在"姓社姓资"和阶级斗争问题上推出一系列文章,在当时的中国,掀起了一股猛烈的质疑改革的回潮风。作为一种回应,邓小平在1992年1月,再次提出反左的问题,他说:"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它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邓小平文选》第3卷,375页)。邓小平讲话中的理论家,应当就是指包括邓力群在内的左派理论家。



邓小平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中国最大的危险还是左,就是因为他看到了中国全面左转的现实可能性;特别是,如果固守左的政治理念的人恰好是中共第一把手时,中国全面向左转的现实可能性就会增大数倍。

上世纪八十年代确实出现过两次全面左转的危险,而这两次都与邓力群有关,也都与中共总书记的职位有关。

第一次是1983年3月17日,这一天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邓力群的《十二个春秋》说,这个会议是专门批评胡耀邦的,记载相当简单。多亏一些学者的研究如陈子明的"从'改革'到'革政'"、杜光的"胡耀邦和中国民主革命"、林牧的"习仲勋披露胡耀邦下台前后政治内幕"和杨彼得的"'左王'也是党的祖坟之一"等文章,才弥补了那天某些重大细节的缺失。可以说,那一天是中国自改革开放后第一个惊涛骇浪的一天,有人称之为"未遂政变"。起因是,陈云、胡乔木、邓力群等人,希望把总书记胡耀邦拱下台,让邓力群取代。据学者们说,这个动议甚至提上了会议的议事日程,但由于邓小平不同意由邓力群接替胡耀邦任总书记,赵紫阳、习仲勋、万里等人不支持"倒胡",邓小平最后说"胡赵格局不能变","政变"才没有成功。

另一次全面左转的危险发生在胡耀邦87年1月被迫辞职后,至十三大召开之前。在这段时间里,陈云、王震等元老希望邓力群在十三大上任中共总书记,因而四处活动和打招呼。王震就跟赵紫阳打招呼说,你不要当总书记。赵起初并不愿意当这个总书记,后来发现,他不当邓力群就会来当,因而接下了这个职位,说"我以为由我来接比别人接好。"1987年的十三大上,邓力群在中央委员差额选举中落选,紧接著,又在中顾委常委选举中落选。邓小平说:承认选举,不作变动。邓力群从此彻底丧失了担任中共总书记的机会。

应当说,邓小平和赵紫阳都看到了中国全面左转的现实危险。即,胡耀邦下台后,如果不是赵紫阳接替,而是由邓力群来接替,用孙长江的话来说,中国的苦难可就大了。不过,有些自由派知识分子认为,如果邓力群当上总书记,他就不会那么左了。这种假设忽略了党内保守派陈云王震极力推举邓力群任总书记的事实和背后的原因。他们屡次推举邓力群,有个人原因,譬如,邓在1949年和王震在新疆工作,因民族改革问题被毛泽东怪罪,邓力群自担罪名,丢了乌纱,但是赢得了王震的坚定支持。1980年邓力群在中央党校做了一系列有关陈云经济思想的讲座,后来,陈云总是大力支持邓力群(傅高义,《邓小平时代》)。

他们屡次推举邓力群更有非个人原因,譬如,他们看上了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看上了他对左的政治理念的坚守和执著,看上了他的影响力,更看上了他的敢于犯上的"湖南骡子"性格。总之,他们认为邓力群比胡耀邦和赵紫阳更胜任总书记一职,而邓力群这个北大学生也从心里看不起胡耀邦这个红小鬼,更看不起赵紫阳这个不爱读马列书的人。鉴于这些原因,很难想像,邓力群当了总书记之后,就会背离陈云王震,转向邓小平。

保守派领军人物陈云和王震对邓力群的极力推荐,让邓小平非常警惕。如果邓力群只是一个左派理论家,其最大作用就是在政策层面上影响决策人,但如果这个左派理论家成为总书记,他就会用这个位置把他的理论直接变成实践。其后果,对邓小平等改革派来说,非常危险。

所以邓小平屡次告诫,中国最大的危险是左。这个20多年前的告诫,对今天执政的习近平当局来说,有极大的现实意义。因为,中国现在最大的危险还是左。笔者最近把习近平的治国理念和意识形态主张与邓力群当年的那些主张相对照,不由地惊出一身冷汗:难道习近平要把中国引向当年邓力群主张的道路上去吗?

中国已经尝尽了"左"的苦头,请习近平当局不要把中国往左的方面拉!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