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6日星期一

朱大可:文化复苏当从汉字起步


汉字符码是古文化核心密码(代码)的奇妙结晶,简洁地描述自然场景、生活方式和事物逻辑,传递了古代文明的基本资讯,俨然是日常生活的生动镜像,例如"閒"字表达休息时开门赏月的诗化意境,而"愁"字则暗示农民在秋季为即将过冬而愁苦的心情。人们至今仍能从数千年前造字者的逻辑里,发现当下生活的相似面貌,由此产生跨越时空的愉悦。汉字就此维系了中国文明的自我延续性。 
汉字同时也是解码古文明的密匙。例如,"蜀"字里早已蕴藏"纵目族"的造型密码,但该密码直到三星堆青铜器出土才被确认。此外,正是借助汉字我们才获知,"堯"是大地(土)之神,而"秦"是集体事禾的农人,"越"是执钺奔行的战士,如此等等。汉字谱系,就是反观中国历史的最精确的橱窗。 
汉字所包含的东方思维方式——具象、隐喻(象征)和会意(指事),是中国文化及其传承的核心。这种思维形态被熔铸在汉字里,令其成为种族灵魂的载体,以及最重要的民族精神资源之一,应被视为中国人的第一发明,其价值远在"四大发明"之上,却不仅被李约瑟所忽略,还因文字改革而遭到严重毁损。
百年以来,汉字始终面对着被消灭的危机。陆费逵、钱玄同首倡"拉丁化",瞿秋白怒斥"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的茅坑",还有人高调痛批"汉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和"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绝大多数苏联乃至西方汉学家,都视汉字为落后的象形文字。本土激进知识分子的"汉字拉丁化"倡议,获得了来自全世界的响应。
这场文化喧嚣终于在1956年成为现实。从1月份起,仅两个月时间,《汉字简化方案》、《汉语拼音方案草案》、《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和《关于扫除文盲的决定》就倾巢而出,其中拼音方案的目标,是推动扫盲识字运动,待时机成熟后再废汉字以代之,而简化字则是汉字被取代前的过渡形态。但这种简体字方案,正是急功近利年代的畸形产物。就在简体字方案出台后不久,经济大跃进便盛行于中国,跟文化冒进浪潮呼应,俨然一对亲密无间的孪生兄弟。
简体字推行者声称,简化字减少繁体字笔划,加快书写速度,减少繁体字数量,降低认读难度,由此为扫盲开辟了意义深远的道路。但历史事实恰恰相反,尽管简体字扫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盲,但中国大陆的文盲比例,却仍远高于繁体字的港澳台,这个有力的"实验证据",令"简化字扫盲论"成为一纸笑话。
部分中国文字确有过于繁复之弊,如"龜"字多达17划,不利于学习书写,需要作适度简化,而1956年的方案,也提供了部分简化成功的案例,如"礼"、"尘"、"从"、"众"和"垒"等字。但就整个方案而言,简化的数量和程度都已越出合理边界,以致传统汉字及其文化密码都遭受重创。
以中国之"国"为例,繁体"國"字包含着明确的国土定义:将一个区域用围墙圈定起来,便是国家。其字形以会意兼形声方式构成,包含着最简洁明快的文化密码,简化为"国"之后,以围墙包裹一"玉",空间体量发生急缩,可以解释为盒子,而跟民族国家之"国"失去语义关联。"中华"之"華",是枝繁叶茂之象,要是简化成"花十",仍有花繁树茂之意,符合传统的会意原则,但简化方案却将其弄成"化十",丢失了会意的智慧与神韵,令原有语义荡然无存。"漢"字描述水泽草木丰茂之象,被"又"旁取代后,也变得毫无意义("又"形滥用,正是简体字的一大弊病)。这种文字乱象,从国名开始,一直扩散到民族记忆的深处,成为引发文化衰败的符号种籽。
在古文明信息、东方感性逻辑及其本土精神结构的解构上,简体字无疑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它制造古代典籍的阅读障碍,并阻止了自然有效的文化传承。但另一方面,简体字也意外地暴露出某种社会预言的特异功能。"陸"的叠土形被改为"击"而成"陆",恰好象征着多年来人们互相攻击的阶级斗争怪象;"愛"字惨遭剜"心"之痛,成了社会日益"爱而无心"的深刻谶语。这种状况在消费时代并未获得改善,反而变本加厉起来。简体汉字犹如精密的寓言,预见了社会道德状态的剧变。 
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文化复苏(有人称为"文艺复兴")已经成为中国公众的急切愿望。而要推进这一修复运动,必须首先纠正简体字方案遗留的弊端。在我看来,应当举行公共投票以决定是否恢复繁体字,而在此之前,采取下列过渡性举措,乃是古文字拯救的当务之急:1、倡导繁简共存的原则,字典和公共空间的文字标识,应采用繁简双书加汉语拼音的形式,电脑输入法应当提供繁简字输入的自由转换功能;2、要求从小学生开始就"书简认繁",大学中文、历史等相关专业学生则必须学会繁简两书;3、以审慎的态度重审简体字方案,对错误的简化进行局部修正和复原。惟其如此,繁体汉字才不至于沦为惨遭遗弃的"历史文化遗产"。(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8年1月)
 
 
附: 2007年10月"国际汉字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之后,韩国《朝鲜日报》刊载消息称,为预防东亚国家因使用不同形状的汉字产生沟通混乱,由韩国领头,中、日、韩三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学者制作5000-6000个以繁体字为基础的常用标准汉字。这一消息随即被与会的中方代表否认,提出"简体字"是中国的法定文字,不会轻易改变。中韩汉字"繁简之争"方兴未艾,又有网民热炒韩国学者提出的汉字"申遗"说。 
汉字"申遗"其实在韩国已经热了一年多,2006年 10月10日的韩国《朝鲜日报》报道,韩国首尔大学历史教授朴正秀说,经过他十年研究和考证,认为是朝鲜民族最先发明了汉字,后来朝鲜人移居中原,把汉字带到了中国,才形成了现在的汉文化。他将建议韩国政府理直气壮地恢复汉字,并向联合国申请汉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一篇发表在一个汉语研究的英文网站(www.chinalanguage.com)上的文章能代表不少持这个意见的韩国人的想法。这篇文章称"东夷人是韩国人,是大汶口文化的创造者。被称为'汉字'的文字有可能是高丽人发明的"。 
 
汉字简化过程中的十大错误(作者不详) 
一、失去了表音功能
许多汉字原来是形声字,简化后失去了表音功能,而这正是汉字有别于其他文化的特点。如:
際(际)價(价)標(标)僅(仅)歡(欢)  
隊(队)屬(属)劉(刘)燭(烛)敵(敌) 
二、无理简化,莫名其妙
许多汉字的部首被毫无道理地用"又"字和叉代替,使优美的汉字变得不伦不类,莫名其妙。如:
鳳(凤)風(风)漢(汉)僅(仅)難(难)
權(权)歡(欢)聖(圣)對(对)樹(树) 
三、割裂了整个汉字体系
许多汉字是自成体系的,常用字简化后割裂了与非常用字的联系,致使从小学简化字的人一辈子也记不住一些使用频率较低的字。如:会写 "扑(撲)" 不会写 "璞"和"蹼",会写 "还(還)"和"环(環)"不会写 "寰"和"鬟"。其他还有:
仅(僅)谨瑾盘(盤)磐牺(犧)曦  
彻(徹)澈撤蜡(蠟)猎(獵)鬣  
歼(殲)纤(纖)谶伤(傷)殇(殤)觞(觴)  
声(聲)馨磬罄梦(夢)懵甍 
四、形体笔画比较丑陋
许多汉字原来是非常方正美观的,简化以后字形变得极为难看。如:  
讠(言)钅(金)车(車)龙(龍)汉(漢) 
刘(劉)华(華)长(長)拣(揀)东(東) 
五、合并偏旁,字不达意
像"貓(猫")和"豬(猪)"简化以后都成了狗类了,实在是太滑稽了。 
六、同音字合并,字义混乱
汉字本来是有精确分工的,非要人为地让一个字去承担本不该它应该具有的含义。如:
后:前后皇后原本为前後皇后
发:发现头发原本为發現頭髮
面:面部面粉原本为面部麵粉
板:木板老板原本为木板老闆 
七、毫无道理地将汉字进行切割,音形皆损
如:掛(挂)蠍(蝎) 槨(椁) 櫬(榇) 
八、简化后出现表音错误
如:鄰(邻)賓(宾)  韵母本是in,但简化字是用韵母为ing的字作偏旁,容易让人读错。
九、有些字笔画本不多,完全没必要简化
如:減(减)涼(凉)於(于)時(时)國(国) 
十、使汉字的可识别性大大降低
汉字简化以後,使原来差别很大的字变得非常相像,导致经常被人搞错。
如:鳳(凤)和風(风)厲(厉)和歷(历)  
特别是"凤"和"风",经常出现姓名中的"凤"和"风",简体的两个字一旦稍微写潦草,就容易让人分辨不清。 

——文化先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