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26日星期四

李兆富:世界不用第二个李光耀

新加坡的抗议者……

李光耀无疑是一个强人。好多新加坡人对他的离去感到婉惜,甚至在香港,我也见到不同年代的人,对这个新加坡国父一样仰慕。年长一点,就崇拜李光耀的个人能力和道德操守。年轻一代,则希望香港可以出一个像李光耀般的人物,周旋在列强中,为城邦寻找生存空间,不用向北京卑弓屈膝。

有人认为盖棺定论,公众人物的功过,在他离世的一天,就可以下判断。不过,历史的矛盾在于,任何一件事,一个人,影响力可以延续几十年,甚至上一个世纪。太早为一个人定功过,难免显得短视。

时间过得越长,虽然越看得清人和事往后的影响,但是,当多数有亲身经营过一个时代的人离开这个世界,后人可以用来衡量历史的资料,往往只是片面的第二手讯息,当中难免有筛选和主观的成份,稍一不慎,后人对历史的判断,其实都是被某些前人的观点左右。

我相信,后世对李光耀的评价不会差到那里,尤其是在华文世界,像他这种强人,总有一定的仰慕者。就算未来的新加坡出了甚么变数,后人都会说,假如李光耀仍然在生,就不会出乱子。

历史唯一不变的教训,就是历史没有如果。人,总有一死;李光耀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一个强人,可以管得了一个国家半世纪,已经了不起。不过,真正的伟大,在于建立出一个合乎道义的社会伦常;至少传统中国儒家中的三纲五常,就是这种对秩序的渴望。

新加坡长期处于一个高压的环境,人民却彷佛习惯了。新加坡人甚至认为,没有这些箝制,就会礼乐崩坏。事实上,有些对人民生活的琐碎管制,本来无可无不可。不过,当一个政府连香口珠也可以禁,还有甚么不可能禁?再进一步,不如连制造和销售这些产品的公司也监管吧,反正也不是甚么重要经济支柱,监管也不会有人反对吧?再下一步,禁止这些产品的广告吧。禁止这些广告,对社会知情权没有太大打击吧?噢,传媒少一点收入吗?不打紧,政府资金多的事。
极权政府不是建立于一天,当中有个过程。最危险的状态,就是人民宁愿放弃自由以换取安逸,因为他们最终两者都得不到。总有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政府不事生产,要来慷他人之慨的种种好处,还不是从社会中揸取回来?只不过,经过千百年的演进,政客和官僚在抽取社会资源的技巧高明了许多,不用脑去思考的人,很易被骗。


此外,新加坡是一个很自由的经济社会吗?当一个地方最主要的经济活动,最大的资金来源是政府,这个地方还称得上是自由市场吗?讽刺是,在两大智库的自由经济排行榜,新加坡总是紧随在香港之后;其实,我一直都很期待有个地方可以最终堂堂正正挑战新加坡和香港,但只怪其他地区自己不争气。

正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我们又不是生在乱世,为甚么要期待强人的出现?难道嫌世界太过太平?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