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4日星期六

李南央:编织皇帝新衣的裁缝——为邓力群去世而写

王沪宁、邓力群(右)

邓力群210日去世了。我不想称他先生,因为无法尊重他;更不愿称同志,因为跟他绝不同道。但是,毕竟他跟我的母亲有过某种关系,还是想写几句。
几年前,我曾经很想去拜访他,体验一下他的人格。无奈,熟悉他的人不愿吐露他的住址。后来听说他耳朵聋了,眼睛也看不见了,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转而认真地读了他的自述《十二个春秋》。很失望。他在书中津津乐道的无非是为邓小平或者陈云写的哪篇讲话稿被采用了,他对邓小平或者陈云说的什么话被听进去了;可要是别人也对这二位谈了些什么意见,那就是搞小动作,就是搞阴谋。不过也多少了解了我的母亲为什么看得起他,他俩的思维方式太相近了,都是将历史和眼面前发生的事情套入马列的定义或共产党即时即刻的方针政策去诠释、去解读,全无自己独立的思考。不过,他的自述为那段历史还是留下了一家之言,有一定价值。俩人的架子也是一样的。我妈去医院看病,部里派去的司机接早了不成,去晚了更是一顿好训。听说邓力群的自述在香港出版后,被中宣部谈话,他对来者说:小青年,我入党的时候还没有你呢。你回去叫那个让你来的人跟我谈。这种居高临下的"范儿",李锐绝对端不起来。2006年父亲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说 "胡锦涛他们都是戴着红领巾长大的",被中组部办公厅谈话,父亲跟那些晚辈动了真气地争吵——在共产党里呆了一辈子,还是一介书生。 
邓力群享年100岁,算是寿了。但是比之为在历史上留下清白的名声,而选择了自杀的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比之他那支"迷津唤不醒,请作布雷鸣"的如椽之笔,邓力群不过是一个为皇帝编织新衣的裁缝。更为悲催的是,他离职后,被自己坚决捍卫的"一言堂"所封口。
有人在网上撰文问: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还是一个时代的间歇?让我说没有间歇,更没有终结。看看胡乔木和邓力群的接班人王沪宁,连续辅佐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三届,那种揣摩当今的意图,他们怎么想我怎么写,为每一位当今量身缝制新衣的本事,确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南央
2015.2.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