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5日星期四

魏京生:谈政变

习近平
最近美国的主要报刊杂志,时不时谈论一下关于中国崩溃以后如何控制局面的问题。出馊主意的不少,基本上属于不懂中国的谋划。甚至像在乌克兰做过的一样,来控制中国的变化过程。确实异想天开。

不 过其中的很多信息,倒是值得我们中国人注意。这就是经过仔细的收集和调查,再加以分析综合等等。美国的一些著名的智库至少得出了一个正确的结论,这就是中 国的内部形势已经超过了崩溃的临界点。料理后事已经是当务之急,所以他们以他们一贯的商人性格,在考虑怎么摘桃子了。

美国人在面临变革之前首先考虑美国人的利益,这很正常。就像我们中国人首先考虑的也是我们自己的利益一样。出发点当然不同,但是面对的现实却是相同的。这就叫天下英雄所见略同,不过各为其主的谋划可能就不同了。

美国人考虑的是如何控制变化过程,以便保护他们的利益。所以有智库提出要和上层各派系拉关系。言外之意,就是不管你中国走向何方,就是上来一个希特勒也无所谓,只要保证我们美国的利益就行。

这个谋划的前提就是;将来的中国会掌握在现在当权派里的某些人手里。不知道中国的当权派有多少人相信这种论调。从他们纷纷把老婆孩子和钱包放在西方国家,就可以知道他们不像美国的智库那么有信心。

我们中国人也该给共产党料理料理后事了。对我们来说,什么样的变化是最好的呢?像陈胜吴广那样的民间起义,最后天下大乱,很多人觉得不好。像清末民初的军阀混战,中产小资们也会摇头。和平演变,连傻子都知道共产党绝对不干,他们把阻止和平演变当作最重要的工作。

那 么会是什么?最好的选择就是政变了,假如还能选择的话。
既然反正是要变,那么最少动荡,损失最小的变革方式就是像苏联那样政变。这个道理如此浅显,所以大家都有点儿急不可耐了。就在前两天还传出一个消息,说是习近平和王岐山粉碎了一起政变,把中央警卫团的干部都给抓起来了。

故事的蓝本是华国锋和汪东兴抓捕四人帮。所以一听就不像是真的,可是反映出大家都已经急不可耐的心情。在这种心情的驱使下,政变可能会以不同的形式发生。可能是华 国锋式的宫廷政变;也可能是四人帮政变成功,还可能是第三世界式的军事政变,也可能是袁世凯式的逼宫,以及之后的军阀割据。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就是如何获得民众的支持。恰恰在这一点上,是中国古代政治文化的结晶,也是中国的当权者和美国的智库所不懂的。现在的当权派和外国的智库总在那儿说什么;小资们怕变;群众怕乱。但是变和乱一旦发生,人们就要考虑结果了。也就是往哪儿变,中国向何处去。

像习近平号称的那样;创造一党专政的新模式。那肯定不是大多数人的梦想,连大多数共产党员都不做此幻想。经过几十年的比较和筛选,大多数中国人的梦想是民主自由的社会,是像美国和欧洲那样的社会。这就是现在中国的民心不同于清朝末年;也不同于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的地方。

一个给人绝对美好愿景的宗教式的目标,早已湮没在实践检验的汪洋大海之中了。中国的社会舆论更看重西方民主社会实际的好处,而不相信什么主义的忽悠。所以政变者要想靠吸引人民的支持获得成功,就必须打着民主人权的旗号。

而且他们也必须实行它,否则将败于他们的竞争对手。如果他们设想他们的对手是傻瓜,他们自己就成了傻瓜。如果他们设想老百姓是文革时期那样容易被忽悠,那他们就差不多傻到了家。

无论是宫廷政变还是军事割据。届时都面临着各种不同对手的威胁,明面上的和潜在的威胁。像张勋的辫子军那样企图复古的威胁,很容易对付。因为那肯定不得民 心,比一百年前更不得民心。就连现在的毛派、左派,也是在争取弱势群体的权益。谁在乎什么一党专政。他们反对的就是当权派,是官商勾结的官僚资本主义。典 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

最可能的对手,就是打着民主旗号造反的对手。因为这样会得到绝大多数人民的支持,造成当权者最大的威胁。中国的古典政治智慧早就总结出一个规律;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未来中国的政治竞争,就在于争夺民心;就在于谁能表现出真正走向民主,而不是拿民主的口号忽悠人。

西方那些傻傻的学者和政客们怀疑这点。他们说有能力的人都说他们喜欢一党专政,没有人说他们喜欢民主呀。前苏联和东欧的持不同政见领袖们也嘲笑这些西方人;说他们自己过着好日子,所以不懂专制环境下的人民是如何保护自己的,听不出什么是假话什么是真话。

他们也不懂;在一个专制的环境下的逆淘汰过程中,谁是有能力的人。他们太习惯和中共的官员串通赚钱了,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中国有更多的正直而且有能力的人。

民主后的中国还担心没人能够治理吗?只能比逆淘汰的共产党治理得更好。当然,中外资本家搞官商勾结的难度会大一些。他们赚的钱少一些,老百姓赚的就会多一些。他们不喜欢的可能就是这个。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