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26日星期四

林忌:「港獨」與「建設民主中國」



自從香港大學刊物學苑發表了《香港民族論》之後,有關「港獨」的議題首次在香港成為了認真討論的焦點;誠然,香港是否應該獨立,以今日的國際形勢以至香港與中國的現實來說,只是一種學術上的討論,根本不存在發生的條件;然而,作為一種政治主張,港獨是否真的有如空中樓閣呢?是否真的完全不可能呢?為何有這麼多香港年輕人竟然會開始討論這種事情?
乃中共倒台后的前途与命运选择
抽起對年輕人的藐視,「港獨」必須與「建設民主中國」一起審視;對於香港的未來前途有四種的政治主張,第一種認為中共會自然演變,如產生蘇聯戈巴卓夫般的領導人,全國民主化;第二種認為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沒有民主,因此要先推翻中共,建設民主中國,香港才會有民主;第三種認為香港沒有民主,中國也不會有民主,但我們只應集中在香港民主,爭取香港自治以至獨立;第四種則相信即使中共不倒台,香港仍然有可能和中共達成協議,擁有民主自治,有如二次大戰之後的「芬蘭模式」。
今日不是1989年,中共的和平演變幻想,似乎和最後一種中共會容許香港有如芬蘭般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建國,然後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獨立和自治,兩者都一樣機會極低;因此多數機會,都建基於一個假設--即中共倒台,被革命所推翻。因此所謂「港獨」以至「建設民主中國」,分別只是究竟中共倒台後,香港人應該如何決定自己的前途與命運而已。在極權的共產黨統治之下,現時兩者也沒有方法做得到。
事實上「港獨」或者「建設民主中國」,都只停留在思想與言論上;的確,香港如支聯會及其成員,常支援中國大陸的民運人士與維權人士,但事實已證明了,在中共的所謂「超穩定結構」當中,這些微弱的個體與信念,距離孫中山在外國籌款回中國搞武裝革命,相距甚遠;香港即使民主派,在這方面也遠遠不如學聯領袖對「革命」的質疑--準備好為革命而死嗎?準備好為革命而坐五十年監嗎?事實上,香港的老民主派,和那些說要港獨的年輕人,雙方都沒有為了「民主中國」或者「港獨」坐五十年監的準備,雙方都只是在旁邊叫陣,鼓動風潮希望加速中共倒台而已。
命運,只給予抓住機會的人

歷史告訴我們,當一個獨裁共產政權倒台的時候,往往沒有任何先兆,是突然土崩瓦解--例如蘇聯;對於一些「港獨」人士來說,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歷史借得借鏡--愛沙尼亞、拉脫維亞與立陶苑,分別都是鐵定了心,待蘇聯倒台決意離開「獨聯體」而完全獨立,成功建立民主政制,今日經濟繁榮成為「波羅的之虎」;至於那些幻想可以 「建設民主俄羅斯」的,如今卻仍活在普京的獨裁制度之下,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竟公然在街上被槍殺。

命運,只給予抓住機會的人;中國幅員之廣與問題之複雜,更甚於前蘇聯;即使中共倒台,以中國的人口、環境污染、人民教育質素與品德,要成功變成一個民主中國,其實千難萬難;自從自由行以來,香港年輕人目睹今日大陸國人的質素,慢慢開始質疑「民主中國」的可能性與可行性,網上所見大陸人不斷抹黑攻擊香港與香港人,則更質疑即使有民主制度,香港的前途交由這十三億人去決定,又是否比起七百萬人自行決定更明智。因此,年輕人腦內產生出一個脫離中國的念頭,作為真正關心香港未來的人,其實應該要有--歷史機會出現時,香港是否應該效法波羅的海三小國,還是要繼續留在中國之內呢?中國真的會好過俄羅斯嗎?抽離「愛國情感」或「本土民族主義」,大家當應從歷史中找到答案。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3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