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26日星期四

鲍彤:反腐败和中国的命运

2013年以来中国新领导最吸引眼球的政绩是反腐败。两年来打出了几十只省、部、军级以上的大老虎,以及数以千计的县、市、处级的小苍蝇。毛、邓、江、胡不想做或没有能力做到的事,习近平正在做,而且做得热烈,紧张,镇定,有秩序,有成果,给世人以深刻的印象。老百姓中,我听到的,口碑甚好。

但是哈佛大学的马若德(麦克法夸尔)教授担心其中可能有大风险。他的逆耳之言,良药苦口利于病,值得重视。

马若德先生不是不赞成反腐败。问题是用"打老虎拍苍蝇"那种办法,反得了中国的腐败吗?中国历史上的"皇帝",除了那些无所作为的以外,为了维护江山的稳定,个个都是既打老虎也拍苍蝇的践行者。特别是明朝,从太祖开国到崇祯覆亡,决心不可说不大,手段不可说不狠,对腐败分子连"剥皮揎草"之类的极刑都用尽了,但是,没有一个皇帝能够遏制得住,更不要说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了。赫赫大明如今安在哉!

腐败不是孤立的社会现象。它是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社会的必然产物。又要维持这种制度,又要杜绝这一制度繁衍出来的有机物,是不可能的。

现在淋漓尽致展现在世人面前的这种中国特色的腐败,就是举国奉行邓小平教导的结果。

邓小平是把"发展"说成"硬道理"的第一人,可是大跃进本来就是毛泽东原创的中国梦。大跃进需要引擎。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引擎,企图靠它实现大跃进,进而争当世界革命的领袖。毛泽东失败了。超英赶美失败了。以毛为主帅、以邓小平为副帅的第一战役——大炼钢铁一败涂地,没有攀上年产1070万吨钢的高峰,倒饿死了至少三千万同胞,尽管党史至今不敢承认这一反人类的罪孽。

在向"翻两番"进军的战斗中,阶级斗争那架引擎不应该再用了。必须有新的引擎。本来,如果进行政治制度改革,公平公正公开的引擎是有可能出现和完善的。但邓小平用六四镇压果断地一举扼杀了政治改革。

为了避免"死路一条",邓小平在强化党权的大前提下放活经济,结果当然是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的竞争到处盛行。当局把这种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的竞争叫做"市场经济",其实它只是"官场经济","权力经济","党领导的经济"的变种,至多只能算"半吊子市场经济"。诚然,这半吊子引擎也比阶级斗争好使。在凭借全球最丰富最廉价的自然资源和劳力资源的优势下,它在实现"中国崛起"奇迹的同时,创造了中国腐败的奇迹。

腐败是中国现行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经过二十多年(堪称一代人)的适应,已经可以用"头上长疮,脚底流脓"来打比方。当年彭德怀元帅批评浮夸之风吹遍全国各地区各部门;今天应该说,腐败之风有过之无不及。有人用浪漫主义打比方,"体无完肤,国无净土",应该不算太夸张。

有研究者推测中国的老虎加苍蝇至少是一支数以百万计的腐败大军。有研究者估算光是核查腐败的"存量",就需要举全国之力,至少办它一百年的案。(试看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腐败案,立案一年,人已病死,尚未提起公诉,可见办案之难。)如果从今以后什么都不干了,聚全国之力,办腐败之案,那么,也许坎坎能对腐败的"存量"作一清理;但是"增量"怎么办,又堆积成山了。

能不能搞"选择性"反腐呢,比方说,只反敌我矛盾之腐败,不反人民内部之腐败?说得堂皇点,叫做"区别两类矛盾";说白了,就是想反就反,不想反就包庇,随心所欲,打几场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的混战。那是儿戏,不可取。

可不可以宣布反腐败到此为止呢?那是祸国殃民。须知反腐败是当前全国民望所归,鸣金收兵势必丧尽民心。"上马容易下马难",乃是反腐败的规律,好比中国象棋中的"卒",过了河就没有回头路了。

打老虎拍苍蝇不是反腐败的主路。它孕育着现实的风险。中国反腐败的主体建设工程,应该是在阳光下,以公民社会为主体,遵循宪政民主的规范,建立公平公正的自由竞争的市场制度。这不是万能的,但迄今为止,相对而言,是比较有效、比较稳健、风险比较小,比较靠得住的建设工程。

何去何从,关系着中国的命运;就中也将决定中国共产党能否获得新的活力,即生命力。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