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4日星期六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九)——“不会停止我们的步伐”


羊年将至,北京第三中级法院那里仍无音信。中国有些老话极为精准,譬如"猴年马月"一说。我的案子是否真应了,得等到2016年方能开庭?案子本身没有新进展可以报道,这个月的一个经历却值得写出来跟读者分享。
1月19日,我和先生离开女儿家所在的田纳西州开车返回加州自己的家,进入的第一个州是阿拉巴马。1988年先生第一次来美国工作,就职的公司就在这个州的伯明翰市。后来他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作,一位黑人同事问起他在美国的经历,他说第一份工作在阿拉巴马。那位同事立即说:"Why Alabama?"我先生十分不解:"Why not?"同事告诉他,那里的种族歧视曾经臭名昭著。这次,先生特意选择了参观紧邻蒙哥马利市州府大楼的人权纪念中心(Civil Rights Memorial Center)。
我是做机械的,人文历史知识不足,《跟进五》一文发出后,一位朋友来电:"文章写得很好,只是其中有一句话似乎不大准确:'就像美国黑人争取到跟白人一样的权力,是从蒙哥马利镇的一位普通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拒绝在公共汽车上为白人让坐而被送进监狱,撞开了争取平权的门缝儿,才会有以后的门户洞开,才会有今天的黑人总统。'为黑人争取权利应该大大早于罗莎,否则马丁·路德·金怎么能在罗莎事件前拿到博士学位。甚至早于南北战争。南北战争前北方各州都已经先后宣布废奴,可想有多少人(都是白人)为黑人的权利作了很多努力。还有一位John Brown, 他和他的伙伴在1859年(150多年前)由于激进废奴的举动被绞死(可上网查John Brown)。"参观这个中心,让我补上了美国人权史的重要一课。中心是这样阐述它的主题的:"非暴力遇到的常常是暴力,太多的人在为了改变国家现状的斗争中失去了生命。我馆特在这里纪念自1954年美国高等法院通过里程碑决议Brown v. Board到1968年金博士被暗杀这一历史阶段中失去生命的四十位个人。"。与美国开国是由一群充满历史责任感和智慧的富人奠定了它的宪政基础不同,美国争取人权的运动被称为"人民的运动",它的英雄主体不是运动的领导者和策划者,而是普通的男人、女人和儿童。是他们非凡的勇气和坚信公正必胜的信念,使人权运动在美国一步步取得成功。
Brown v. Board决议是1954年5月17日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判决,大法官们以9票对0票判定1896年该院通过的允许各州政府在公立学校执行种族隔离政策的"Plessy v. Ferguson裁决"违宪——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也就是说,自那天起,美国任何一个州都不能再将公立学校分为白校或黑校。但是在美国南方,直到1957年9月才有一个名叫伊丽莎白的黑人女孩儿和她的8名黑人伙伴组成的"小岩城9人组"(Little Rock Nine)被阿肯色州小岩城中心高中——一所白人学校所接纳。9月4日,坚持种族隔离的阿肯色州州长派出军队包围了学校,阻止9人小组进校。9月6日,伊丽莎白身著洁白的连衣裙,用墨镜遮住眼睛,左臂紧抱课本,沉默而坚定地踏进校门。许多白人学生涌过来咒骂她,向她脸上不断地吐痰。9月9日,小岩城学区发表声明谴责州长派遣军队,小岩城市长向美国总统发出请求,要他派出联邦军保护9名学生的安全。9月24日,艾森豪威尔总统命令美国陆军第101空降师空降小岩城,将1万名阿肯色州国民卫队从州长手里拿过来并入保卫9名黑人学生的联邦军。没有伊丽莎白和同伴勇敢无畏地担纲"第一","Brown v. Board判决"将永远是一纸空文。
马丁·路德·金博士生前是美国人权运动的重要领导者,他在1964年10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翌年的3月便开始策划争取黑人选举权的运动(Selma Voting Rights Movement)。选举权自美国建国始就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美国宪法没有明确写明什么人拥有选举权,什么人不能参加选举,而将这个权力交给各州政府自行决定。建国初期,各州普遍规定只有拥有一定数额资产的白人男性可以参选。南北战之后,白人男性在南北各州无论贫富,实际上都拥有了选举权,女性公民在北方的个别州也获得了选举权,但是有色人种仍然被排斥在外,获得自由的奴隶也不能参加选举。直到1950年代初,在密西西比州一个黑人占多数的县——Humphreys,一位叫乔治·李的富有的黑人牧师成为美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登记选举的黑人。他在讲道时鼓动更多的黑人去登记:"不要为你们升入天堂的父母祷告,要祈祷自己走出人生的困顿。"白人官员劝诫他:"你放弃参选,我们担保你的安全。"牧师拒绝了。1955年5月7日午夜,一辆汽车从牧师的车旁驶过,有人从车中向他开了三枪,他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去。
得知马丁·路德·金的选举权运动行动在即,约翰逊总统约见了他,对他说:"国家的当务之急是穷人问题,这也包括了你们黑人。请你给我时间,让我把这件事做了,再来考虑你的选举权问题。"金博士回答他:"那么多的黑人被杀害,白人凶手从未得到法律的惩判,就是因为黑人无法登记选举,因而无法在政府就职,不能做陪审团员。尊敬的总统先生,你还要让我看着多少同伴死去?我们已经等待得足够长久,必须开始行动。"约翰逊无言以对。金博士对反对立即行动的黑人伙伴说:"我们现在需要的不仅是号召黑人,更重要的是要唤起白人的良知。"他策划的第一个行动即是从萨拉玛市到蒙哥马利市的人权大游行(Selma to Montgomery Marches)。
这个大游行分为三次。第一次,1965年3月7日,由550名黑人组成的队伍自萨拉玛市出发,行至Edmund Pettus公路桥头,遭到州长Wallace派出的州骑兵队和县自卫队用警棍和催泪弹的疯狂阻拦,电视台向全国实况转播了镇压场景,这一天被国人称为"血色周日"。许多人,包括很多白人义愤填膺,纷纷从外州赶来,加入了3月9日举行的第二次游行。走在队伍前列的是肤色不同、教义不同的神职人员。队伍行至Edmund Pettus桥,再次与州武装对峙。这次骑兵和警察在相持中为游行队伍让开了道路,走在队伍最前列的金博士竟然踯躅不前,最后掉转身引领游行队伍返回教堂。他向困惑不解、甚至愤懑不已的群众解释:我不知道那是否是个陷阱,过桥之后是否有更大的埋伏在等待着我们。我宁肯让你们指责我懦弱,而不愿因我的错误决定让跟随我的你们流血。那天晚上,从波士顿来参加游行的一位白人牧师James Reeb正走在街头,被一群当地白人追上拳打脚踢,当场暴毙。媒体立即进行了报导。血色周日和这位白人的被杀在全国掀起了轩然大波,3月15日,约翰逊总统召集了参众两院联席会议,电视频道对他的讲话进行了现场直播。总统敦促两院通过对萨拉玛市游行进行保护和通过新的联邦选举法案,明确赋予黑人选举的权利,不得对他们登记选举进行任何骚扰。3月21日游行队伍在得到州首席法官的批准下,第三次从萨拉玛市出发,州长拒绝派军队保护,约翰逊总统发出总统令,命2000名国家陆军士兵和1900名阿拉巴马州国民卫队队员沿途驻扎,众多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和联邦执法人员加入了游行队伍,确保安全。游行队伍以每天16公里的速度沿80号国家高速公路行进,沿途居民自发地在公路两旁设立了水站、食品站,不断有人加入行进的行列。3月24日当游行队伍顺利抵达蒙哥马利市州政府大楼前的广场时,已是2万5千人之浩。马丁·路德·金在广场发表了游行结束演说:"今天,我要告诉萨拉玛市;今天,我要对阿拉巴马州说,我要对美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人民说:我们不会停止我们的步伐,我们要继续前行……"。 1965年8月6日,美国总统约翰逊正式签发了"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该法案明确规定各州在选举中不得有种族歧视,不得设置任何登记障碍,为黑人参选开启了大门。
这个纪念馆中有一张1989年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王维林阻拦坦克的照片。美国人认为现代人权运动是世界性的,发生在美国的革命只是这个运动的一部分。中心的最后一个大厅是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的一张大屏幕"Wall of Tolerance"。屏幕上记录着所有到这里参观后,宣誓加入为争取平等权力继续前行行列的人的名字。我在这面大墙下的触摸键盘上输入了自己的名字,瞬间,"Nanyang Li"耀眼地显现在屏幕正中,字体是那样的大,被人名海洋的波涛衬映着,那一刻,我感受到热血沸腾。一分钟后,我的名字缩小下去,渐渐没入人名的海洋,消失在屏幕的底部。我凝视着那闪烁着一个又一个名字的大墙,不期然,看到我的名字小小地,又出现在屏幕的另一个位置上,心中不觉升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庄严!跟我们同时参观的一位白人,也将自己的名字输入键盘,我看见他高昂着头,肃立在那里,炯炯注视着屏幕正中自己的名字,眼中闪着泪光。
走出纪念中心大门,我和先生驻足在人权纪念碑前,它的设计师是美籍华人林璎(Maya Lin)——华盛顿国家广场越战纪念碑的设计者,寓意着金博士的名言:"……直到公平似水流淌,直到正义汇成巨流"。纪念碑是一张略略倾斜的大理石椎盘,顶部的圆面上刻写着人权中心所纪念的那四十位黑人、白人、妇女、儿童的名字。清清的水流从盘中心的孔洞涓涓地淌出,轻拂过一个名字、又一个名字,……润泽着那些逝去的生命。
我将指尖轻轻滑过"4 Apr. 1968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Assassinated Memphis TN (马丁路德金博士,1968年4月4日被暗杀于田纳西州曼菲斯)"那行刻字,感受着水流从指缝间溢出的温暖与柔韧:"今天,我也有一个梦想——让自由的钟声在太平洋的彼岸敲响!这是我的希望,这是我离开这里怀揣的信念……。"从黑人不能参选到选出第一任黑人总统,美国只经历了四十三年!在这个国家生活的体验令我坚信普通人的力量。中国的国情与美国确实非常不同,它没有一部二百年来从未改变的宪法;它的军队不属于国家,只捍卫党的利益而不保护人民;它的领导人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关入监狱,而绝无美国总统对本国诺奖得主金博士那样的尊重;它的媒体没有报道事情真相的自由;它的人民缺乏以非暴力对抗暴力的普遍认知……。中国的宪政之路比美国要漫长得不能再漫长,坎坷得不能再坎坷,但是我们——一群普通的人,只要绝不止步,坚持前行,一定有望一步步获得成功。
——李南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