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1日星期三

未普:穹顶之上主宰穹顶之下

穹顶之下……(网络图片)
年年岁岁走过场的两会,本来就无人关心。今年,两会又碰到柴静制作的《穹顶之下》,网上两天之内点击率过亿,使这套电视片由公共热点上升为公共事件。中宣部紧急禁止讨论《穹顶之下》,接著奉旨出动的五毛和"自干五"成群结队上网刷屏,搬出阴谋论来声讨柴静,指她背后有"政治团体"撑腰,目的是干扰破坏中国发展。

五毛们的逻辑真是令人瞠目结舌,专制"狼奶"居然豢养出这样的奴才家丁,哪怕威胁到生存权的滔天人祸,都如此好歹不分,把公共灾难说成是辉煌壮丽的"中国梦"。这使人想起汶川大地震时,罹难者家属维权,无耻文人余秋雨就"劝告"灾民"不要破坏动人气氛",因为官方舆论导向把这场浩大灾难引入歌颂"党疼国爱"的宣传套路,于是,遍野哀鸿的惨烈景象,就变成了所谓的"动人气氛"。同样,中国暗无天日的雾霾,也可以被描绘成一幅国家强大崛起的壮美画卷,对这种断子绝孙式发展模式的任何质疑,都被戴上"抹黑中国"的帽子。

应该说,《穹顶之下》并非一部无可挑剔的纪实片,柴静不是科学界专业人士,但她已经尽可能容纳了多个学科多个行业的专业意见。如果说中国环保部属于权威的专业意见,那么请别忘记,几年前,中国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在国务院新闻办记者会上,要求美国使领馆停止发布驻在地的空气监测报告,理由有两点:其一,这种发布违反《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干涉中国内政;其二,美国驻华使领馆的监测,只是基于一点的观测,不全面、不准确。

当时,美国《华尔街日报》就此发表评论,把中方的强烈反应称为"中国的PM2.5战争",警告"环境污染已成为中国经济持续繁荣的最大危险"。这当然又被北京官方定性为不怀好意的妖魔化。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要求美国使领馆"尊重中国的法律法规,停止不负责任的行为";又声称,外国驻华使馆不具备环境监测的专业能力,也不具备发布监测数据的法定资格。

按这种推理,柴静就更不具备批评空气质量的专业能力和资格了。现在听到对柴静的指责,都似曾相识。如果说《穹顶之下》分析中国雾霾灾害是不全面、不准确,难道当时环保部吴副部长的说法是全面的、准确的?何况柴静的电视片完全没有提到中国人认识雾霾灾害的一个重要触发点,就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给中国引入了PM2.5的测定标准,因为过去中方标准是PM10,所以,每逢美国使馆公布空气重度污染数据,北京环保局都只测出"轻微污染",而PM2.5标准,却被标榜"情为民所系",而且鼓吹"科学发展观"的胡温政府所拒绝。

奇怪的是,习近平的"不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指示,在全国雷厉风行,到处"拔钉子",但习近平的"APEC蓝能够保持下去"的圣旨,就执行不了。其实,说穿了就是一句话:是穹顶之上主宰著穹顶之下。穹顶之下,不能自己作主。

当然,习近平自己也不会觉得呼吸著重度雾霾有多美妙,但从邓小平开始,中国治国方针,已从"政治挂帅"彻底转化为"经济挂帅",或者成为"GDP挂帅"。全面治理雾霾,必然拖累经济发展,导致失业率大增,社会因此就会动荡。

更重要的是,柴静的《穹顶之下》如引发了公民的自主意识,甚至公民运动,对防公民如防川的当局来说,更是社会稳定之大忌。所以,即便有支持环保的政府官员支持《穹顶之下》,当局也会毫不留情的封杀。在穹顶之上主宰一切的就是共产党,政权的安全运转重于一切。如果政权不稳了,清洁空气有什么用?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