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0日星期二

高新:习近平要朱和平交待谁提拔了郭伯雄?

右起:张万年、江泽民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分析了自称"空军朱和平"的朱德孙子说郭正钢少将与郭伯雄上将之间虽然是父子关系但"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的说法,意思就是郭正钢和郭伯雄分别犯下的是不同的罪行。等于是承认了郭伯雄肯定已经出"问题"了。至于外界正在热议的关于到底是谁提拔了郭伯雄的问题,则真的是和那个正在被押往军事法庭途中的"陆军朱和平"有直接关系。

中共官方媒体公布出的"陆军朱和平"的简历是:1958年生,江西宜春人。中共党员。1976年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军事学博士学位。少将军衔。1976年入伍。任武汉军区43军排长,济南军区作战部参谋,总参作战部参谋,张万年秘书。2007年任陆军第14集团军副军长。2009年任重庆警备区司令员。2005年7月晋升为少将军衔。2014年8月,因涉嫌严重违纪,军委纪委对其立案调查。2015年1月,移送军事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对照一下张万年的简历就会发现,朱和平入伍时张万年是四十三军一二七师师长,朱和平被"提干"任排长时张万年已经是四十三军副军长、军长……

朱和平接下来的简历是济南军区作战部参谋和总参谋部作战部参谋,其实就是先后担任济南军区司令员和总参谋长的张万年的秘书,可见朱和平军旅生涯的大半部分基本上是在张万年身边度过的,关系之铁,感情之深可想而之。

张万年是在升任总参谋长三年之后,于1995年9月在中共第十四届五中全会上被江泽民扶上军委副主席宝座的。两年之后的中共十五大上,他被安排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内部明确为"协助江泽民主席主持军委常务工作的副主席"。五年之后,他的这一职务交给了郭伯雄。

朱和平刚到张万年身边工作时还只是副营级,到二零零五年时即已经升至副军级,并被郭伯雄和徐才厚授予了一个少将军衔。当时的朱和平才四十六岁,是同龄军官中获升少将较早的一个。拿到了少将军衔之后朱和平还在张万年身边继续伺候了两年,只是因为如果继续留在首长身边的话,副军职已经到顶,而以副军职获授少将军衔也已经是顶级待遇,考虑到不要耽误了朱和平的政治前途,张万年让郭伯雄安排他"下基层",结果在野战军副军长位置上"锻炼"了四年左右,于二零零九年升任正军职的重庆警备区司令员。

薄熙来倒台后,其案件牵扯了一大批官员落马。早在二零一二年晚些时间即有香港媒体称薄下台后,跟薄密切的重庆警备区司令朱和平少将已被军方停职调查。现已缺席日前开幕的重庆党代会。 报道中说,王立军二零一二年六月夜闯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事件后,重庆警备区前司令朱和平涉嫌听命薄熙来,调遣武装部队包围美国驻成都领馆。

报道中说,朱和平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涉及用薄提供的公款,给退休将领建造"首长楼"。 自王立军事件后,重庆警备区已成为中央军委及成都军区重点关注对象,成都军区相关部门开始调查朱主持营建的612工程及803工程,是否涉及收取利益。 

前面已经介绍过,朱和平升任重庆警备区司令员之前的职务是十四集团军副军长 ,而十四集团军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总队(即山西新军),其中40师的前身是薄一波的"抗日决死旅",所以薄熙来倒台外界无人不信薄熙来原来是计划靠十四集团军及重庆警备区发动军事政变的说法。但是,上述消息被外界关注了一段时间之后即没了下文,直到二零一四年八月朱和平被军纪委正式宣布"立案调查",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境外敌对势力的)这则'谣言'也是真的"。

朱和平在薄熙来和王立军案件中陷得到底有多深,对外界来说恐怕永远是谜,但考虑到王立军已经于二零一二年底被结案并判刑,薄熙来的案子也于二零一三年九月落幕,而军纪委对朱和平的正式立案却是在薄熙来被判刑十一个月之后,所以关于朱和平已经从薄熙来"政变案"中洗脱,但却又因为军内腐败案倒台的说法应该是有道理的。

张万年去世消息被公开报道的当天,军纪委向朱和平宣布他的案子中涉嫌违法部分已经被调查结果认定,军纪委已向中央军委上报对他"双开"(开除党籍和军籍)同时剥夺少将军衔的纪律处分决定,他的案件中涉及司法部分被正式移交解放军军事检察院。

到此为止已经被隔离审查了一年多时间的朱和平要求入狱之前能在张万年的追悼会结束之后避开众人到八宝山"送老首长一程",被办案人员坚辞拒绝。

从张万年之死到朱和平被抓,局内人不由得会联想起当年的黄菊之死和他的大秘书王维工被判死缓的往事。

王维工是跟黄菊先后十三年的贴身秘书,是在黄菊死亡一个月后被正式宣布逮捕。入狱两年后因巨额受贿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產。那位至今仍然还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里享受着"党的高级干部的特供待遇"的王维工被调查出的所有罪案内容都是发生在他担任"前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黄菊同志"的秘书期间,所犯全部罪行中被中共有关部门同意对外公开的部分是:1995年至2006年间,利用其先后担任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秘书、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国务院办公厅秘书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上海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8家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并为此多次索取、收受请托单位和个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一千二百九十三万四千余元。 长春市中级法院的判决书中说,王维工犯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能够主动坦白办案机关不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有认罪悔罪表现,且受贿款物已被全部收缴,依法判处其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当时在中共内部对黄菊同志前秘书王维工死缓下场的议论内容很多,一说是因于"刑(责)不上政治局常委"的大前提,办案人员给王维工预设的交待内容范围就是到时任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为止,"再往上的不在交待范围之内";另一说是虽然王维工的全部经济犯罪的时段都是在担任黄菊秘书期间,但他当时只是瞒着黄菊,打着黄菊的旗号行一己之私,所以黄菊家人及曾在黄菊身边工作的其他人对王维工的行为十分气愤,主动上书中纪委及最高法院,要求"对王维工严加惩处,以维护黄菊同志的清白政治形象"。

据香港《大公报》、《文汇报》2007年8月4日消息,已故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生前曾向中央明确表态:"对于其前秘书王维工的违纪行为,请按照规定严办。"该报道说,虽然王维工长期担任黄菊秘书,但是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王维工的违纪行为都是其自作主张,瞒着黄菊进行的。该报引述相关人士称,王维工此番被捕,系因涉入上海社保案。在中央纪委调查上海社保案件早期,王维工曾在北京接受过谈话调查。上海一位与王维工打过多次交道的官员告诉记者,王维工平时看上去还是挺老实的,为人也比较低调。没想到,背后竟然打着领导的旗号严重违纪,让人警醒。

如今的张万年去世之前是否也曾经象黄菊临死之前那样"高风亮节","挥泪斩马仔"呢?

黄菊去世之后笔者曾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黄菊在十七大前夕去世,可以说是死得其所,死得其时。黄菊本人的问题,也许没有外界传说的那样严重,也许中央还下不了决心,到底他和陈良宇的关系或者他在上海社保案的问题上要负多大的责任。总而言之,就在中央高层还没有下决心整到黄菊头上的时候,他及时去世了。

无论是从中国的传统还是从投鼠忌器的角度,黄菊及时去世,不管他的问题是否比陈良宇更严重,中共都不会再追究了。不追究就是保住了家人。

如今,同样养了一个胆大妄为,打着"首长"的旗号坏事做绝的贴身秘书的张万年也及时去世了。从习近平对张万年的盖棺定论沿袭了当年胡锦涛为黄菊处理后事的做法看,张万年本人应该不会被追究了。但他张万年当初怎么就那么看好郭伯雄,习近平肯定很想从朱和平的交待材料里看到。关于当年郭伯雄是如何通过行贿朱和平向"首长"张万年表示效忠的故事,会是本专栏下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