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9日星期四

高新:徐才厚因何事“死不瞑目”?

郭伯雄、徐才厚
徐才厚出庭未及身先死,同样在中共军中也引起渲然大波,以至中央军委紧急通知解放军报"立刻拿出一篇'有强烈说服力'的东西来"。于是,报社政治部、评论部的"秀才"们在接到命令之后据说只花了九十九分钟的时间便拼凑出了那篇至少获得了海外舆论界强烈好奇的《其人已盖棺,反腐步不停》。文中说:徐才厚,那位曾经声名显赫的戎装上将,却因贪腐而身败名裂,在被监管的病榻上结束了他可悲可耻的一生。他的生命虽已终结,但其带来的深刻教训值得深思。
作为军队历史上因腐落马职务最高的将领,徐才厚死讯公布后,我朋友圈里先是愕然,继而哗然,其中不乏一些"貌似合理"的分析和"来源神秘"的流言,诸如"救治不力""政治迫害""同党灭口"等耸人听闻之说……这当中有人们对国家建设、军队反腐的疑虑担心,有国人热衷八卦政治秘闻的心理,也不排除别有用心的推波助澜,正所谓"政治流言背后有推手,经济流言背后有利益"。
业内人士都知道,这篇文章之所以署名"谢正平",是因为这个"笔者"是"解政评"的同音,即"解放军报政治部、评论部"的简称。所以,文中的"我"其实不是一个人,也就是说,对徐才厚的"死法"之质疑和"流言",同样来自于解放军报社的"秀才"们的"朋友圈"里。
"谢"文中还说:中国历来有"人死账消"的说法,基于这种传统,人们有理由担心,徐死后相关案件还能否彻查下去,那些与其沆瀣一气的贪腐分子,又是否会因此逃脱党纪军法的制裁……好在,流言止于智者,更止于公开。军方新年已两度发布查处重大案件信息,不再把这些"高度敏感、有损形象"的贪腐之事捂着掖着,而是自揭家丑、刮骨疗伤,主动回应世人关切,这彰显了本届领导人的高度执政自信,也反映了军队肃贪反腐的坚定自觉。军队对待腐败的态度,决定着这支军队的兴衰荣辱。唯有彻底与腐败划清界限的军队,唯有以打胜仗为使命的军队,才有勇气和魄力做出这样的回应。对徐才厚的查处,不过是军队重拳肃贪、铁腕反腐的延续和必然,当然这是个更具标志性的案件。2014年3月15日启动组织调查,6月30日开除其党籍,7月30日开除其军籍,10月27日公布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可谓雷霆之势、令人侧目。我相信徐虽因癌症而死,但其他涉案人员决不会不了了之。因为强国强军的大业需要轻装前行,哪能被贪腐分子逍遥再拖累?
既然解放军报社中的"我",即政治部、评论部的全体"秀才"们都相信"(徐才厚)其人已蓋棺,(中共军中)反腐步不停","徐虽因癌症而死,但其他涉案人员决不会不了了之",我们估且也跟着相信一把,讨论一下,习近平政权"决不会不了了之"的徐才厚案的"其他涉案人员"除了已经被抛出最高为中将的"小猫(中猫?)三两只",还会有哪一位或者哪几位现役或者退役上将?徐者厚即使不是死于"同党灭口",但"同党"是哪一位甚或哪几位?
刚刚读过一篇在中国大陆境内网站公开张贴的网文《军队反腐今年为何还会更热闹?》,文中说:徐才厚把持军队政工、人事大权十多年,其间卖官鬻爵,经他之手违规提拔的不知有多少,而徐才厚靠"批发"官帽敛得多少财物,如不系统、认真查究,已不可竟数。此前,军事科学院杨春长、罗援、姜春良少将等接受采访时,曝光徐才厚卖官内幕,称军队入党提干皆有价码,从排级到师级行情不等,曾有大军区司令向徐才厚行贿2000万。
徐才厚生前曾执掌解放军政治和人事大权,在这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军队中排名第三,仅次于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和另一位副主席郭伯雄。在徐才厚去年落马之前,军方还从来没有因贪腐查处过一名上将级别的将领,更不用说一名中央军委副主席了。
如上妙文,妙就妙在巧妙地一边提醒读者徐才厚在中共军中"卖官鬻爵"、"'批发'官帽"的持续时间长达十年之久,一边巧妙地点出郭伯雄的名字,提醒读者不要忘了这十年时间里郭伯雄可是徐才厚的上级。
当然,文中也点出了时任军委主席胡锦涛的大名,但正如中共驻港媒体已经借中共解放军退役将领之口对外承认的那样,当时的胡锦涛在军委层面已经被架空。
如今无论中国大陆境内舆论还是境外媒体,议论和炒作江泽民或者江泽民家族有贪腐之嫌的说法层出不穷,但对胡锦涛的负面评价则只是集中于"不作为"或"没作为"角度,而从贪腐以及女色方面,不但是零绯闻,而且不乏正面评价。所以,讨论徐才厚疯狂"卖官鬻爵"的十年间,其上级只负"失察"之责还是必须被置以"同流合污"之罪,焦点只集中在郭伯雄一人身上就对了。所以,有必要再确定一下郭伯雄和徐才厚共掌中央军委的整整十年时间里,到底是谁的官大和是否有过角色互换的事实发生。
查阅一下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的原始记录即可证实,徐才厚的军委副主席上任时间首先是要比郭伯雄晚两年,进入中央政治局的时间要晚五年。
人们应该都还记得中共十六大上江泽民不交军委主席的政治败笔,当时的十六届一中全会公布出的军委领导名单,江泽民依然是主席,副主席为胡锦涛、郭伯雄和曺刚川,徐才厚在军委委员中名列第一。
两年之后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已经连普通中央员都不是的江泽民居然以"看望"的名义到场接见全体与会者并"发表重要讲话"。
该次会议闭幕当天对外发布了《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关于调整充实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组成人员的决定》:调整和充实之后的名单如下:主席:胡锦涛;副主席:郭伯雄 曹刚川 徐才厚;委员:梁光烈......
也就是说,徐才厚不但出任军委副主席时间比郭伯雄要晚整整两年,而且在十七大召开之前的三年时间的军委副主席名单中,徐才厚大名不但排在郭伯雄之后,也还排在曺刚川之后。
习近平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十七届一中全会上,徐才厚和郭伯雄同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但书记处里已经不再有徐才厚的大名了。同时对外公布的军委副主席名单只剩两名,郭伯雄仍然排在徐才厚之前。
日后有外界媒体在中共的公开会议报道中发现徐才厚的大名被排在了郭伯雄之前便大惊小怪,并据此得出郭伯雄"因病让位"的结论,但事实上在郭伯雄和徐才厚同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在一些所有在京政治局委员均有出席的会议场合中徐才厚的大名被在会议报道中排在郭伯雄之前,是因为政治局委员的排名从来都是"按姓氏笔划"排列。"徐"姓和"郭"姓凑巧都是十划,所以才在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名单中并列在一起。但按规矩"徐"的左偏旁比"郭"的左偏旁笔划少,自然是"徐"前"郭"后。
事实上正如笔者在前面的文中已经提及的,郭伯雄从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开始即接替了张万年军委第一副主席的位置,是所有同届军委委员的上级,也是排名其后的其他军委副主席的上级。
同样道理,习近平统领的十八届中央领导层里,两名军委副主席中范长龙是排在许其亮之前的,但按姓氏笔划排名的政治局委员名单中,许其亮的名字当然会排在范长龙之前。
熟悉中共军队组织系统的人士都知道中共军中实行的是所谓的"双首长"制,即所谓"军政首长"。但是,与地方上的所谓"党政领导"的先后次序相反,军队里的军事长官是排名政工首长之前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无论是二炮部队还是空军和海军,都是司令员出任军委委员,政委只是正大军区级待遇。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也是如此,其部长都是中央军委委员,而政委也只是正大军区级。
曺刚川退下去之后,十七大上产生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即是"军政双首长",而其中之一,特别是排名在后的那位副主席要想架空军委主席,没有平时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第一副主席的支持和配合,难以想象。这就是为什么徐才厚"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因'病'死亡"之后的军内"流言"内容之一就是:徐才厚已死是千真万确的,但却是睁着眼睛去世的。"致死不能瞑目"的原因不是因为家中宝藏已经被全部查没无以陪葬,而是因为"郭副主席为什么就不被追究?"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