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王敬之:一国两制,祸乱不已

作者(左)與唐德剛(中)的合影

老實講,沒有一定的歷史常識與心性修養,是不可能真正認識"一国两制"之弊端的。非得由爹娘再生育一回,重新體會一遍"人之初",再學一遍"親親而仁人"……"脫胎換骨重新做人"。

从"天子"到"國父"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與唐德剛教授同在長江遊輪上,賞心悅目地觀玩那個時候猶存在的三峽景色,兩人無所顧忌地海闊天空,我問:"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我們現在身處什麼世代?"唐教授不假思索脫口而出"亂世,"緊接著一句:"快了,已經亂了一百年,再有一百年必可看到盛世了。"我說:"哦,算得這麼準嗎?"唐說:"歷史上的大治大亂都不出二百年光景。"正說話間有人過來了,人多口雜,未便深談下去。
三十年前的這段舊話一直深印我的腦際。這百多年的紛亂不已,究竟根源何在?早從十九世紀末葉起,無數豪邁的賢達就不斷各抒己見發表過濟世救國的良策妙方。縱觀那些曾先後被世人奉為金科玉律的高見,都是順理成章、鞭辟入裡,但都有一個共同的致命弱點:自命為救世主,自覺或不自覺的站在世人之上、國家之上、時代之上誇誇其談,自信是高瞻遠矚,其實根本忘記了民生疾苦,一味價口吐豪言壯語而漠視小民所思所想。第一個救世主洋里洋腔,昧於國情,拉洋片似的鼓吹革命、高喊驅逐韃虜,他不悟當時黎民百姓不堪忍受的只是家天下繼承所導致的必然腐敗,對滿清本身並非咬牙切齒地抱着不共戴天之仇,對君臣朝廷制度更有著千扯萬牽之情,只要看看帝制無復存在百餘年的今天,即使在異國他鄉的南加州一地每晚七至九點竟有漢唐宮廷連續劇兩部之多,由此可察知華裔大眾對帝的依依不捨。那位革命先行者叨光民眾對腐敗之無名恨,貿然推翻帝制後出現的兩枚果實:一是數千年只有"天子"的中華破題兒第一遭有了一位"國父",二是這國家從此四分五裂以迄於今。
前之天子,崇尚的是垂拱平裳,聽由眾多輔弼之臣協同治理天下;這位國父卻沒有能耐承擔父責,管理國家只能讓賢,誰賢誰不肖則由槍桿子決定,這就是大大小小軍閥之由來。軍閥是大老粗,必須依賴政黨,這就是大大小小黨閥之由來。這些背依槍桿子,心繫秦始皇,胸懷各種主義的大小黨閥,迥異於世界上一切民主國家的政黨,倒是和納粹、法西斯、布爾什維克一脈相承,一律都是自以為手握獨家真理,足踹萬民百姓,永遠是順我者生逆我者死。這百多年來,那位有正式名號的"國父"之後,誰也數不清在中華大地上冒出過多少有實權而無名號的"國父",提出過多少強加於子民的種種主義和口號。這些口號無一不是故弄玄虛譁眾取寵,結果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眼下最流行的"一國兩制",就是這樣的寶貝。
"大一統"不等於國家只能一個
發此御旨者,豈止是站得高看得遠!聽其口氣,他是高高踞於九天之上,俯瞰螻蟻眾生,像神靈似的發號施令!國豈是隨意捏造得出來的?人之生也,只知自身及父母近親,漸而知宗族社稷,國家乃是後天外加之物,國家與制度的形成完全是許多客觀因素所致,絕不是某一個或幾個人鼓噪出來的。本事再大、權位再高,也不可能說有幾國就幾國、說要什麼制度就有什麼制度。多怪中華語言中,偏愛"一""二"連綴的陳言套話,諸如"一乾二淨""一清二楚""一括兩響""一物兩用"之類簡直數不勝數,所以大人先生能夠輕飄飄流利吐出類似之順口溜,隨聲附和者也是不費吹灰之力,以致於普天同喊,響徹中外。可惜喊歸喊,卻終不見"一國"在何處而"兩制"在哪方。
發此話者可能"其為人也小有才,未聞君子之大道也。"甚至連起碼的歷史常識也沒有。古今中外,哪一個國家、哪一種制度是某一個人或幾個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它們都不是人類先天所有,這些後天的產物亦非簡單一句"群眾意志"所生,而是多種複雜的客觀因素催生的。歷史舞台上,因勢利導而成大事者被稱為英雄,更多的則是強加於人而肇大禍的狗熊。"大一統"確是中華的大義,但決不等於說國家只能一個不能兩個或多個。上古聖賢的天下,部落邦國何止成百上千?桀紂秦始皇倒都是統一的國家。不要拿籠統的"一國"來招搖撞騙,這一國若是桀紂秦始皇的國,大概沒有幾個人會問津!當然亦不致於成為空頭大元帥光桿司令,起碼酒池肉林的管理員和焚書坑儒的執行者總必大有人在。

"一國兩制"似是而非表正實歪

所以"一國"賣的是野人頭,"兩制"則是迷魂湯。並非真是宴席上的"一魚兩吃",無從朵頤大快。大人先生也不是讓人在兩制之中任選一種,而是無形的大手劈空一劃:這部分芸芸眾生歸於此制,那部分螻蟻小民劃入那制,不得有違,切切如令敇。無奈眾生和小民不甘服從太上老君的仙命,生靈都需要吃飯穿衣自由自在的生活,都需要選擇自己覺得舒服的制度,如果兩邊當家的都自以為"風景這邊獨好",而所屬眾生和小民偏覺"這邊不好那邊好",怎麼辦呢?豈非只有兩條路可走:或是小民上吊,或是揭竿而起"時日曷喪,予與汝偕亡"?
千百年前中華好漢比較老實,打江山就坐江山自己過癮,國家交給賢良憑道德規矩去治理。現今的"英雄人物"一個個都雄才大略,上了台都是一套又一套的玄言妙語,有些完全屬於空話還則罷了,有些損招歪點子卻包裝著頗合民眾口味的糖衣,像這"一國兩制"似是而非、表正實歪,而能夠琅琅上口,流為長期的禍水。發明這個妙語的英雄好漢是不會認錯的。老實講,沒有一定的歷史常識與心性修養,是不可能真正認識此語之不妥的。非得由爹娘再生育一回,重新體會一遍"人之初",再學一遍"親親而仁人",最低限度再讀讀《三字經》。一言以蔽之,需要"脫胎換骨重新做人"。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