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李直:金融幫不除,反腐敗無功

网络漫画

在中國大陸,不論是誰、不論是什麼組織和機構,如果要反腐敗,遲早要與金融幫短兵相接。習近平展開的反腐行動已有兩年,遍布於金融幫外圍的蒼蠅、老虎尚為數甚眾,但反腐之矛已經開始與金融幫中的冒進者屢有接觸。最近媒體曝出的鄧(小平)家三代吳曉暉的安邦保險在金融界仍在「鯨進」的事實,讓金融幫的冰山一角露出了水面。
中國的金融幫,是大陸上世紀80年代政經改革半成品體制的寄生物。政經改革的半成品,是謂雖破除了馬列毛的政經教條,確定了體制和機制的市場化目標,且將舊有的體制和機制有所改進,但卻並未徹底完成市場化的改革進程,既保留了原來國家控制的總體框架,又參半了市場化的商業因素。 
......於是,有權決定改革行止的人,首先成了這個半成品體制的寄生者。這個體制,既可以國家特許的控制方式定向輸送國家資源,又可以國家行政之強力擋住可能的市場競爭者;既可以擔負國家政策功能的名義,直接用國家財政款項或間接以利率等槓桿手段補貼作為特許經營的市場主體,又可以市場主體的資格用商業運作方式滅掉競爭對手……這種半公半私的體制,把整個國家變成了為那些在市場上「悶聲發大財」的特許經營者的守護者。
體制寄生者 上下通吃
對於寄生者來說,這樣的體制當然既強於毛時代的「一心為公」體制,也強於公開競爭的市場體制。該種體制最典型者,莫過於中國現行的金融以及與金融相關聯的私募、保險、基金、證券、期貨等體制。這些體制寄生者既有蒼蠅般的嗅覺,能夠追逐到蠅頭小血腥;又有老虎般的胃口,能夠鯨吞其所看中的大獵物。這些寄生者如同插上了翅膀的老虎,兼容蒼蠅和老虎優勢,終日游弋在政府與市場的邊緣,以國家政策規避市場風險,又以市場主體躲避政府審計,由此裡外全賺、上下通吃。
這個改革半成品體制,當然不是什麼人都可寄生其上,而只有決定改革是否進行、如何進行的近水樓台者才有資格在其中吮盡體制的精華。中共文革派在黨內鬥爭中失利後,中共實際掌權者鄧小平,以及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和鄧分庭並在的黨內大老陳雲,都讓自己的家人最先寄生在了這個半成品體制之上。
兩年前,英國金融時報曾以紅二代的生意為線索,為人們展開了一幅中國金融界的圖景。由這幅圖景,人們可以看到,握住整個中國的銀行、證券、私募等金融槓桿的人,幾乎全部是政治局常委、曾經是政治局常委、或者是黨內最有實力的政治人物的後代家人。甚至毛的後代(其女兒李訥之婿)也是中國最大保險公司之一的掌控者。
紅N代vs官腐 大巫比小巫
相對於手握中國金融命脈的紅二代、三代、乃至N代人來說,那些已經被習近平的反腐示眾的動輒家藏千萬或過億現金的貪腐官僚,不過是這些家財百億千億的加勒比島或瑞士銀行金主口中的一個笑料而已。那些土豪家藏現金之總和,可能還不夠金主的槓桿上下移動一個小刻度所能撬動的金錢多。從數量級上說,一般官府中的腐敗與金融領域的腐敗,那豈止是小巫和大巫之比。
也正是在安邦保險收購民生銀行的關鍵時刻,中共紀檢部門帶走了民生銀行總裁。這究竟是收拾令計劃的收尾戰,還是收拾金融幫的前哨戰,抑或根本就是有人在出手相助鄧家盡快富能敵國,皆無定論。可以定論的倒是,如果習近平的反腐放過金融幫,則不僅喪失了反腐的正當性,也坐實了反腐不過是為紅後代保利而展開的權鬥之說。

(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家)
——原载《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