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黄一龙:二零一五,新年不好!

图:外滩踩踏事件现场的人潮……



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让人思考:一个紧绷的充满内在动能的巨大群体,如果没有很好的释放通道,那么,任何一个小小的随机扰动,就可能被加强,最后放大为系统崩溃的力量。一个大的社会系统也一样。——转自"微信"

还有25分钟,2015年的新年钟声就要敲响。恭送旧年的官民老少正在准备互祝"新年好",迎接新年准备新梦,突然微信率先发出一条噩耗,瞬间惊煞全国全球:上海外滩陈毅广场发生惨案,约十来万观光男女由拥挤而冲撞由冲撞而踩踏,死伤近百,几十个欢天喜地准备迎接新梦的年轻灵魂,将永远停留在2014年12月31日23时35分他(她)们的中国旧梦里了!真是在最不应该的时候最不应该的地方发生最不应该的事情!一时人们的"新年好"祝词陡然哽在喉头,不得不痛苦地随着泪水咽下去——除了那个因为垄断舆论而富得脑满肠肥的CCTV,它的15频道音乐台一直欢快地上演着30小时不间断的贺岁节目,"英雄就是爱美人"呀什么的,自娱自乐。
这个新年不好!

警方无法第一时间达到现场

然则这不应发生的事故怎样又发生了呢?细查可能见到的详情,觉得情况并不复杂,不过以青年男女为主的贺年群众,聚集在上海外滩的"陈毅广场",等待2015年0时0分吉祥钟声的来临。惨案发生在广场的观景台上下阶梯一带,据说那些在台上等待观赏年年都有的"灯光秀"的人们,因为知道今年那"秀"的地点已经较过去北移约500公尺,成夥下台而与成夥上台的观众"对冲",于是出事了。
那么维持秩序的警察呢?看来在场的警察的确尽力了。从一幅踩踏中心的图片看,过百的人们挤成一团,只有一个警察被挤在已经倒下的几位青年前而动弹不得,连躬一下身施行救助都不可能。请看事后现场警察们的回忆:
"先期到场民警发现部分群众出现身体不适,及时采取了救援措施。"(警察)蔡立新说,由于当时人流较多,民警采取切入救援的方式,分散人群,并先后有500名警力增援,在救护车尚未到达现场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利用警车打开通道运送伤员。
打浦桥派出所民警林海说,当晚其为值班备勤力量,接到分局增派通知,第一时间赶赴陈毅广场,与同事一道围成"人墙",将已经受伤的群众隔离保护在空旷地带。
回顾昨晚的踩踏事故,林海表示,由于当晚人数较多,警方无法第一时间达到现场,只得采取强行切入的方式,将人流分散开,需要耗费一定时间。
——中国新闻网:《上海一线警察讲述跨年踩踏事件救援情况》
连"先期到场"的警察的"第一时间",居然已在"切入救援"、"运送伤员",说明那以前的警力几近于无。须知中国的警察,武警民警协警网警以及其他线人,不仅数量庞大,而且手段高超,威力惊人。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刀把子,构成国家政权的无敌能量。只须回顾一下近年来的出警活动,总见他们无往而不胜。奥运会世博会APEC,保卫工作滴水不漏,甚至不惜建立"护城河"以京城外十几亿居民为假想敌,取得全球巨大惊羡。至于少数群众的聚集,更逃不过他们警惕的眼睛,动辄抓走"寻衅滋事"的嫌疑分子;这种罪名甚至用于公民家中茶叙,哪里容得下你踩踏拥挤!试想假使陈毅广场当晚有人拿出一块呼吁官员公布私产的布条,或者事先就有可疑分子在微博微信里议论这种可能,警方还会出现"无法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情形吗?

党的领导里歌功颂德该谁去管管

那么对于这不应该发生的惨案究竟应该责备谁呢?现场的警察?他们稀稀拉拉能做什么?增员的警察?他们左冲右突辛苦到场已经只有运送尸体和伤员的份了。那么是否应该责备他们的上峰,那些应该对大型聚会的群众安全未雨绸缪事先准备的人们呢?但是他们果然和那些预防维权人士聚会发言写文章的人们一样有权无限调动警察吗?或者就是后者一伙的人呢?那么如果责备他们,不是或者冤枉人家或者责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的维稳体制吗?因为按照现代文明,警察这把"刀子"的必要,从根本来说是维护公民身命财产的安全。而根据上述的特色体制,它是政权的刀子,而"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列宁),谁对政权不恭敬,刀子就该向谁砍去。所以,如果不解决刀子的用途问题,它之用于保卫权力和疏于保卫小民,是一定的。习近平在对此案的"重要指示"说要"坚决避免类似事件发生",应该也是指的这个意思。不然,它有哪点"重要"呢?
顺便说一事:我孤陋寡闻,听到惨案的消息时居然弄不清楚"陈毅广场"是何宫室何时修建,遍查资料才知道一点。但是这倒引起我的又一狐疑:使用这个名字是否有"反党"(近来新用的老罪名)嫌疑呢?因为1949年3月举行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其意义至少不低于十八届四中全会)规定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作地名、街名和企业的名字,防止对个人的歌功颂德,以"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和艰苦奋斗的作风。"而今寿也祝了,德也颂了,又来一个"用党的领导人的名字作地名",党的领导里,该谁去管管呢?

2015年元旦不眠之夜于不設防居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