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管见:“反腐败”映射党国的阶级社会

网络图片:堆放在一个库房里的毛泽东塑像

中共面临的问题是在旧社会的资本主义发展不足、资本主义孕育的"新社会因素"根本无从谈起的地方,强行推进"社会主义革命",生造出根本缺乏"新社会因素"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他们无法使人相信,就只能将其定义为"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社会主义"如此凶险,难怪它在全世界都失去吸引力。



中共的理论与宣传内里一团浆糊

中共的理论与宣传中,许多观念属于随手拈来的应景之作,也有一些,则有其较为根深蒂固的依据或传统,看上去甚为权威,当然,其实它们内里依然是一团浆糊。


中共的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发表他的大作《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就是一个难得的样本。此文充斥着似乎很权威的观念,仔细看看,都是一堆陈词滥调。


王先生把马克思抬出来吓人。他引证马克思的话,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不错,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是以他们对"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即资本主义阶段的分析、研究为其核心内容,那么,王先生在这方面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分析和论点么?


很可怜,人们看到的是中共"理论家"们传抄多年的东西:


"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人民民主专政是万万不可取消的……"


应该说,王先生描绘的这样一个时代,是一个很奇妙的时代。


共产党人不再相信马克思学说


马克思和恩格斯面对着成长中的资本主义,他们认为,它内部的社会化趋势将使其发展成为一种新的社会。他们的基本看法是,"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具体而言就是,"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在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


在他们看来,旧社会盛极而衰,它孕育的新社会取而代之,是社会发展的自然过程。在这个意义上,所谓"两大力量生死博弈",可能出现在其间短暂的过渡阶段,其时可能需要专政,但旧社会衰亡及阶级消灭,毕竟大势已定。所谓"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生死相搏,只是短暂过渡之中的事情,若在一整个历史阶段都是如此,那就太奇妙了,其实是故弄玄虚。


然而,中共面临的问题却不一样。他们是在旧社会的资本主义发展不足、资本主义孕育的"新社会因素"根本无从谈起的地方,强行推进"社会主义革命",于是生造出根本缺乏"新社会因素"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他们无法使人相信这种"社会主义"有其生命力,即能够自然生长、显示其优越性,就只能把他们身在其中的时代,定义为"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社会主义"如此凶险,难怪它在全世界都失去吸引力。


共产党人不再相信马克思学说,不再相信资本主义本身会孕育出社会主义,相反,他们竭力避免资本主义的前途、道路和命运,竭力动员力量同历史规律作"生死博弈"。在他们看来,"新社会因素"从哪里孕育而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而人们渐渐发现,他们的所谓"理想",其实紧密地同权力联系在一起。


"阶级斗争"与"权力斗争"


这样一来,权力依恃国有体制而肆虐,以市场经济为根基的资产阶级就难以生存与成长,而官僚权贵在新的社会环境中再度兴旺发展起来。至于劳动群众,他们只是名义上"当家做主",党政官僚实际凌驾于他们头上,甚至不许他们像西方社会里民众那样争取宪政、争取自己的公民权利。一旦他们试图抬头挺胸,则被斥为走"邪路"。


原本,随着资本主义发展,阶级状况曾趋于简单化,形成工人与资本两大阶级,而到其中后期,则再度出现变化,中产阶级壮大起来,社会结构呈现新的特征,给人的感觉是,社会在向后资本主义发展。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则相反,在这里,权力与资本结合愈益明显,官僚权贵阶层盘踞于社会之上,显示出类似于前资本主义的特征。


毛泽东在历史规律面前碰得头破血流,面对所谓"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现实,他只能带着无限的遗憾与不甘心撒手而去。邓小平不得不改革开放,但坚决不放弃党专政。江泽民试图延续"六四"镇压的保守倾向受挫,转而追随邓小平,正式接受市场经济,放任官僚权贵成长。胡锦涛坐享市场化好处,同时本能地迎合红色权贵而"左"转,只是他不免犹犹豫豫,毕竟还不敢大"折腾"。


习近平接手,踌躇满志,要成就一番事业,看来即使大折腾也在所不惜。不过,他打击不听话的党政官僚不手软,对"红二代"权贵则维护有加,无论怎样"反腐败"也不会触动其根基,这样,所谓"阶级斗争"在官僚权贵阶层内部很是激烈,被普遍视为其"权力斗争",而所谓"专政"则针对着社会各界,不准人们"乱说乱动"。如此举动,若要援引马克思,只会让那位德国老人好笑。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