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12日星期四

浪滔:「習家軍」形成 鉗制各幫派

习近平视察解放军驻澳门部队。
「習家軍」正在形成

  二○一四年末,中共突然高調反幫派。習近平一再批評幫派。十月八日,他在「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總結大會」上強調「不允許搞團團夥夥、幫幫派派,不允許搞利益集團、進行利益交換。」兩天之後,他再次在中共縣團級以上電視電話會議講話,重申不許搞「團夥」和「利益集團」。十二月二十九日習主持的政治局會議指出,黨內決不容忍搞團團夥夥、結黨營私、拉幫結派。

  其背景是習近平以反腐為手段、行集權之實,清洗政敵,排擠異己,打擊其他派系。這使得人人自危,尋找山頭或依賴本派保護。大派系諸如團派、江派內部聚攏,黨同伐異,縱橫捭闔。小山頭、小圈子、小團夥也加緊整合,抱團自保。例如倒台的山西幫和石油幫成員,除了被司法審判的人外,均被迫靠攏其他派系。在高調反幫派的同時,習近平卻加速建立自己的派系,習家軍已然形成。

  習為何建立自己派系

  西方認為習近平執政一年後仍未完全鞏固權力,兩年後調門改變。二○一四年十二月,美國總統奧巴馬表示,習近平可能是自鄧小平之後最快、最廣泛地鞏固了權力的中國領導人。這可以視為西方對習近平掌權程度的評價。顯然,這種評價基於情報部門的分析評估。但是,實踐證明,一九四九年以來,美國中央情報局對中共政局和權力鬥爭的分析評估失誤太多。西方的中國通往往是不通的。當代大儒余英時就曾指出,號稱中國通泰斗的費正清和他同時代的「中國通」都有一個致命傷,他們完全不了解中共的性質,對中共政權的預測幾乎沒有一次是準確的。

  在習近平掌權速度上,西方的評價比較客觀。但是,西方過高估計了習鞏固權力的程度、廣度、深度,不了解中共派系鬥爭的複雜和態勢,低估了反習近平勢力的抵制和反撲。習近平獨攬大權及其強勢作風只是表面現象,習擔任的職務既超過江胡,也超過毛鄧。然而,職務多少並不等於權力大小。決定有無實權除了職務,還有資歷、功績、聲望、人脈等諸多因素。中共從來不是憲政政體,最高領導人其權力可大可小,其職權範圍與行權方式或因人而異,或因時因勢而異。因此,毛鄧不必佔據更多職位就擁有極大權力。而習近平則不然。習過去資歷較淺,既往政績乏善可陳,聲望有限,不得不身兼十一個黨政軍最高職務加強自己的權力,撐起掌權的台面。

  習近平能夠取代李克強當上總書記,是意外得到政治紅利。首要的是得益於江派與團派的權鬥。江派為阻撓團派獲取黨魁而推出習近平,習既不屬於江派也不屬於團派,江派和團派均可接受。習近平沒有自己的派系上台前是一個優點,掌權後卻成為最大的弱項。越是弱勢黨魁,越需要自己的派系。真正的政治強人不必有自己的派系。誰聽說過毛澤東派、鄧小平派?習近平派白手起家,形成時間很短。習近平急於建立派系拱衛、支持自己,說明其權力基礎不牢,鞏固權力任重道遠。

  習近平派異軍突起

  習家軍的形成沒有新意,依舊是提拔自己的人馬,啟用熟悉的人,或重用河北、福建、浙江、上海的同僚及其部下,大量安插親信。在習近平派組建中,反腐發揮了除舊布新的作用。打擊貪腐收效雙向,把其他派系的人馬拉下來,讓習派的人馬上位,這就改變了權力結構,建立了有利於習派的權力佈局。中紀委成為剷除異己的打手。中組部成為擴充習派政治勢力的工具。

  在中央各個部門,習派人馬佔據了關鍵位置。例如,栗戰書是習在河北的故交,任政治局委員、中辦主任,為習掌控中央核心權力部門。習清華大學同窗陳希擔任中組部副部長,在省部級以上幹部任免上為習把關;習中學校友劉鶴擔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為習在經濟改革和發展上出謀劃策;原浙江省委辦公廳副主任舒國增晉升為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加強了習的智囊;習上海任職期間的大秘丁薛祥擔任國家主席辦公室主任、中辦副主任,為習掌管中樞機要;加強了習對要害部門的獨佔;原嘉興市委書記黃坤明擔任中宣部常務副部長,為美化習的公關形象、推銷習的思想和政見掌控媒體輿論。黃坤明還是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時的舊部;原上海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楊曉渡現任中紀委副書記,為習反腐的幹將;習在福建任職的舊部宋濤現任中央外事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顯示外交領域關鍵職位也被習派佔據。

  浙江仍然是習近平的地盤,習在浙江任職時的舊部、原省委副書記夏寶龍、原省委常委、秘書長李強分別擔任省委書記和省長。習在浙江、上海任職時的幾個舊部在其他省份擔任領導職務。原寧波市委書記巴音朝魯現任吉林省委書記;原浙江省委常委、宣傳部長陳敏爾現任貴州省省長。原麗水市委書記樓陽生在山西官場受重創後調任山西省委副書記;原浙江省高院院長應勇,現任上海市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被視作下屆上海市長熱門人選;代理天津市委書記的黃興國曾任浙江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被認為是下屆政治局委員熱門人選。

  南京系支撐「習家軍」

  中共黨魁一定要有槍桿子作後盾,否則不是被趕下台就是被架空。毛鄧黨內可以不建派系,但軍內必須有嫡系支撐。毛澤東依賴「雙一」,即紅一方面軍、紅一軍團。「雙一」的幹部作為毛的嫡系,長期受到重用。鄧小平依靠一二九師及「二野」的將領。習近平主要依靠在福建、浙江、上海任職期間兼任軍隊職務結交的將領,構建自己在軍隊的人事佈局。習曾任寧德軍分區黨委第一書記、福州軍分區黨委第一書記、浙江省軍區黨委第一書記、上海警備區黨委第一書記。這些位於福建、浙江、上海的部隊都在南京軍區管轄之內,所以習軍中的基地是南京系。長期在南京軍區服役、並曾與習在福建、浙江、上海工作時有過交集的將領受到重用。僅二○一四年下半年被提升的習家軍南京系將領有:武警司令王寧、北京軍區司令宋普選、海軍政委苗華、副總參謀長戚建國、瀋陽軍區司令王教成、政委褚益民、廣州軍區政委魏亮。

  習近平還通過開展反腐運動,快速在軍中建立權威;又直接安插親信掌控中央軍委中樞及機要部門。鍾紹軍由地方官員變身為現役軍官,現任中央軍委辦公廳大校軍銜副主任。鍾歷任浙江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上海市委辦公廳副主任,一路跟隨習近平從浙江到上海再到北京。

  「習家軍」瞄準十九大

  習家軍崛起改變了中共派系勢力的政治版圖。太子黨結構鬆散,不是實體派系。誰是太子黨的領袖至今沒有定論,最早說是鄧樸方,後來說是曾慶紅,又說是俞正聲,現在說是習近平。太子黨的成員定義寬泛,既有魚目混珠的假紅二代江澤民,又有橫跨團派的兩栖成員李源潮。習近平利用太子黨的人脈和資源,但不把太子黨作為構成習家軍的核心,因為他知道民眾憎恨太子黨的政治壟斷地位。

  新的派系格局是習派、江派、團派三足鼎立,其發展態勢是江派和團派難以抗衡習派。三派的鬥爭、妥協決定中共的政治走向。隨著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江派要員的落馬,江派趨於瓦解。十八大時江澤民塞進常委會的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或者被削實權、或者被貪腐傳聞纏身。由於年齡限制,十九大時三人都到站下車。江澤民在政壇上的影響力大不如前,風燭殘年,隨時可能去世,屆時樹倒猢猻散。如果江派在未來三年不能推出傑出、得力的接班人,十九大時大部分高級成員將會退出政壇。整肅令計劃沉重打擊了團派。團派本來在十九大後的第六代接班群體中有序列和年齡優勢,但是,令計劃倒下嚴重影響了團派的權力博弈和接班安排,使得整個團派板塊在十九大的升遷前途暗淡,李源潮、汪洋、胡春華等人受到牽連,升任常委的機會變得渺茫。李克強成為中共歷史上權力最小的總理,逐步邊緣化。

  令計劃的落馬縮小了胡錦濤幕後影響未來政局的作用。因此團派走向頹勢,在十九大與習家軍爭奪最高領導人接班人的力量下降。大胡(錦濤)讓小胡(春華)隔代接班的意願落空。十八大前夕,胡錦濤和溫家寶建議胡春華和孫政才二十大接班,分別擔任總書記和總理。但是,高層從未就這一建議達成共識。對於這一建議,習近平不會買賬,其中原因之一是孫政才的派系面目模糊。有人說孫是溫家寶的馬仔;也有人說孫實際屬於江派。不過,習的權力尚未達到一言九鼎,對十九大如何挑選自己的接班人、選誰當王儲以及部署整體權力格局還不能主導。未來王儲的看點大都聚焦於習家軍之內,而其內部對王儲的爭奪也為外部派系、其他政治勢力包括西方所關切。

——原载《争鸣》杂志2015年2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