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3日星期二

梁京:习近平"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上周,阿里巴巴和安邦公司都遭遇了空前的丑闻危机。两大公司背景虽然完全不同,但共同特点就是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不仅没有遭到许多权势财团那样的冲击,反而气势如虹,资产规模和影响力极速增长。正因如此,当我意识到这两个公司危机的政治因素之后,头脑中不禁冒出了六六年红八月那个最响亮的那个口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在我看来,"阿里巴巴"危机的政治因素,是因为这个公司巨大的国际资本背景和它在中国正在兴起的网络经济中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这两点都与习近平的"国家安全"理念事实上难以兼容。否则,人们很难理解,当局为什么要冒著杀死这只下金蛋的母鸡的风险,在全球投资人面前毁掉这个刚在美国上市的公司的声誉?

至于安邦危机的政治因素,则更加明显。因为对不少人来说,这家公司有邓家背景早已不是秘密。而这个背景,正是安邦这两年神奇成长最根本的原因。投靠安邦的各种势力有一个基本假定,那就是习近平的反腐总不会搞到邓家头上吧?况且,吴小晖,甚至陈小鲁都不是当权派,因此,这里没有太直接的权钱交易问题。

那么,如何来解读安邦的危机呢?1月31日,中共在香港的重要喉舌《东方日报》发表的社评"红色寡头发大财,试问天下谁能服",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线索。

这篇社论告诉我们,对"安邦"财团的冲击,要害问题就是"试问天下谁能服"。中国今天史无前例的贪腐局面,与邓小平当年顾及家人的"私念"是有渊源关系的。习近平虽然老虎苍蝇一起打,但只要不触及这个根源,难服天下。不过,《东方日报》的这种解读,究竟是代表了习近平的想法,还是反映了那些对习不满的人的想法,并非没有疑问。只有一点是清楚的,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误伤,习近平恐怕想明白了,他不能让吴小晖和陈小鲁们继续那个已经把国家带到崩溃边缘的敛财游戏,他也不在意让吴小晖、陈小鲁们知道他的这个想法。

也就是说,习近平从"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实践中,完全看到了这个国家已经从头烂到底的现实,而他要救自己也救这个国家,不得不"愤起千钧棒","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至少,要让一切牛鬼蛇神都不敢再那么猖狂。对此,左派们自然很兴奋。

左派们认为在这个烂到底的国家,"宪政梦"不可行,因为这等于要中共去自杀,这个判断显然得到习近平的认同,但问题是,左派们的"文革梦"就真的可行,就不是让中共自杀吗?这是习近平,也是今天的中国正在面对的真问题。

我同意秦晖说的,"中国知识分子大都在讨论假问题"。对一个已经从头烂到底的国家,左右争论的哪些是真问题?更重要的是,中国知识分子为什么总是讨论假问题?有人认为,是因为中国的左派和右派不能理性对话。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但我认为还有一个更深刻的原因,就是不给知识分子机会,按照自己的正义理念来参与政治实践,在多样化的政治实践中与现实进行深入对话,修正和改善自己的政治理念。毛死后,中共元老们为了重返权力,一度鼓励这种积极的政治实践,这其实是八十年代改革能突破的重要原因。

九十年代以来,回归政治集权的当权阶层在改革的名义下大事敛财发财,出于社会正义理念并得到官方认可的改革试验在这种政治生态下已经完全不可能。只有一些知识分子在民间继续按照自己的正义理念,推动维权,不可避免的结果是,这些维权运动最终与日趋腐败的政府发生冲突,直到被政府维稳全面瓦解。

在这个权力和社会全面溃败的背景下,眼下日益激烈的高层权斗会把中国引向何处?会不会带来一场玉石俱焚的大崩盘?正是这个真问题推动著中国资本外逃和富人移民的大潮。这也是习近平不能不思考,因而对横扫牛鬼蛇神的正义冲动还有所克制的真问题。

最近看到习近平决定推动地方对农村土地制度进行多种试验。我认为这是迄今为止习对改革作出的最有理性的决定,也就是承认自己不知路在何方,承认多种试验的必要,这种态度,胜过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口号,也胜过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那个改革六十条。

不过,习是否有能力和机会组织认真的、多元的改革试验?再则,仅仅由左派思维推动的改革试验若获得成功,对中国和世界将意味著什么?这两个问题,恐怕是关注中国的人士们都需要认真思考的真问题。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