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10日星期二

魏京生:政商分离也不是出路

上一篇我谈到贪官污吏和奸商们结合,现在已经进入死胡同,正在纷纷设法脱身。有习近平模式,想洗干净自己家然后背水一战拯救党国。不但没什么人响应;而且作秀的面目越来越清楚。已经很难感动大众的支持;也不会感动同僚们跟随。反倒迫使同僚们越来越团结,向官逼官反的方向团结。

那么习近平将会如何应对这种局面呢?就像他们自己宣布的那样;反腐无底线。那些自以为和习近平王岐山关系不错,前一段选择性反腐时期属于保险箱级别的人。现在也进入了危险区。

原因有三。

首先。大家都知道有个东西叫做关系网。反腐败初期,习近平搞了一个临时性的策略。没宣布,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选择性反腐。一帮红二代大规模的集体纪念习老头子的诞辰,就是明显在宣示;我们是你同一伙的。您老反腐败刁买民心,可别把我们绕进去,否则我们不支持。  

遗憾的是关系网不作美,商场上没有什么纯粹的红二代。拔出萝卜带出泥,牵一发而动全身。想按照人情选择,就全都是漏网之鱼,没什么选择。既然都说了大鱼小鱼一起抓,又没办法在一个关系网里选择性切割。就必然要把这些哥们儿绕进去,必然无选择没底线。看来那帮人上赶着给习老爷子拜寿,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看看习近平在诞辰仪式上那副尴尬的表情,就知道他怎么算计的了。  

其次是没想到,反腐秀退潮退得这么快。现在居然有这么多的人连看热闹的兴趣都没有了。这个可是习近平王岐山事先没想到的。反腐败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从下往上的模式,就是刘少奇的四清模式。半路就夭折了。一种是毛泽东的模式;从上往下反,短期内可以算成功。习近平选择了毛泽东的模式。 

遗憾的是毛泽东时代没有互联网,一直到林彪事件老百姓才醒过味儿来。把刘邓一起反下去,把刘整死把邓留着以备后用。还是选择性反腐,权力斗争而已。一帮被打倒后又解放的干部大多如此而已。现在有了互联网,不但老百姓知道得更快,就是政敌们搞起名堂来也更方便。所以反腐秀退潮这么快;所以习近平把互联网看成洪水猛兽,不惜商业利益受损也要灭了它。  

再其次。是习近平王岐山自以为反腐是救党救国的关键战役;一再说党国完蛋了你们谁也没有好下场。可是官商结合的关系网的看法就不一样了,他们说你救党国但把我当替罪羊我可不干。党国没亡我先亡了我当然不接受。于是哥们就必然翻脸成仇,你小习翻不翻脸已经不重要了。  

一边是哥们翻脸成仇;一边是舆论退潮迅速。还没等你把反腐败搞个初见成效,老百姓已经不支持了;哥们儿也都反目成仇,结成政变的秘密集团。小习自己危在旦夕了,而且已经没有退路。  

怎么办呢?最近我注意到他祭出了两招;一个叫猎狐行动;一个叫依法治国。看来小习确实有进步,这两招从理论上说是必杀技,在民主国家实行多年而又行之有效。甚至成为牵制很多独裁国家的有力工具。  

古代有个典故。叫做橘生淮南为橘;淮北为枳。说的是大环境不同,同一种东西的表现就不同。从胡耀邦的时期就大力学习西方的制度,可是往往就橘生淮南为枳了。胡老先生气得只能叹息着问道 ;为什么这样?

胡老先生读书不多,可能不懂这个大环境的道理。  

这个大环境就是民主的制度。没有这个大环境,就不可能依法治国而且治到官僚阶级身上。中国是最早的法治国家,治理老百姓十分成功。西方人孟德斯鸠羡慕的不得已,向西方人大肆吹嘘中国的法治如何成功。于是成为西方现代法学的鼻祖。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