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12日星期四

高新:罗志军还会在江苏省留多久?

201501161211china1.jpg
罗志军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和上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两年多前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正式产生的"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中,"共青团同伙"竟达十一人之多。而这十一个人里,至少有三人既是"共青团"又是"太子党",即李源潮、刘延东和栗占书。而像他们三人一样的所谓"团派太子党",在省一级的党政官员里也有一批,典型的当属李源潮在江苏的首席马仔,如今正处在反腐打"虎"运动风口浪尖上的中共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
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里,象习近平、李源潮、刘延东等都是被称之为"高干子弟",而在解放军总后勤部大院里长大的罗志军则是所谓"军干子弟"。他的父亲罗文与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同庚,生于一九一三年。
有介绍罗志军的文章说他的父亲罗文早年毕业于国民党南京中央军校、日本政法大学以及沈阳东大营讲武堂。仅从罗文的年龄判断,他于一九三五年投身东北军之前能够完成这三所学校的学历是不可能的。所以关于他早年留学日本,1933年在日本留学期间,参加中国留学生组织 的"东北青年解放社",一九三五年日本东京大学经济系肄业,回国参加的东北军的史料应该是可靠的。
按照中共公开的军史资料记载,这位罗文是从东北军"变节"投向延安之后于1938年进入抗大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也有"野史"资料说他早年在日本参加"东北青年解放社"期间即被中共在日本留学生中的地下党组织接纳,继而派他回国到东北军伺机策反,但进入东北军之后无法与"组织上"接头。
西安事变之后,中共在东北军中的活动公开化,罗文趁机跑到八路军西安办公事处主动介绍自己。被中共延安政权接受之后,因为罗文又无法联络上日本的中共地下党,故无法证明他"已经履行过入党手续",只好接受了在抗大重新入党的安排。
这段"野史"即使符合事实,在中共建政之初肯定是没有被中共当局认可,证据就是中共解放军实行军衔制之后的首次授衔,已经担任过四野后勤部参谋长、赴朝作战后勤部副参谋长及解放军总后勤部二级部部长的罗文只被授予大校军衔。中共首次授衔有一条重要标准就是所谓"三八不上将"。意思是所有战争年代参加革命的资历分成三个阶段: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的时间界限是一九三七年的七七事变,此后参加革命在第一次授衔时至多给个大校,而罗文因为在日本的地下党经历始终没有得到组织上的查证落实,所以只能被算作三八年参加革命,他的少将军衔是一九六四年才得到的。
文革开始后,因为林彪的"四大金钢"之一邱会作的保护,总后勤部基本没有受到外部冲击,军内"造反派"更没有在总后系统形成气候。于是,不但罗文本人没有在文革中吃过苦头,其家属和子女也都跟着沾光,不但没有象习近平、薄熙来等人一样被打成"黑五类"、"狗崽子",而且也免受"上山下乡"之苦。罗志军本人一九六八年摘下胳膊上的"红卫兵"袖章后直接穿上军装,进了海军北海舰队,一年后就入党"提干"......
文革结束后,"走后门当兵"的那批"军干子弟"又掀起了退伍、转业回城潮,罗志军被安排为北京医用射线机厂团委书记,一九八零年团中央重新组建之初即又调进团中央系统,先后任中国青年报社发行处副处长,报社副秘书长和秘书长。
有当时在中青报工作的人士回忆,罗志军在中青报工作期间,一直想进入编辑部门都未能如愿,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学历。与他同时进入团中央宣传系统的令计划毕竟还在团中央自己的"青年政治学院"里混了一个"相当于大专"的文凭,而罗志军连这纸文凭都没有。
罗志军的官方简历里说他是"在职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具体内容是"1994.01-1995.09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政治学专业在职硕士研究生学习"。
所谓在职学习,也称为"不脱产"学习,即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学习。
众所周之,一个正常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首先一个前提已经具备大学本科文凭,其次学制两年。而高中时期因为文革原因根本没有读书,所以实际学历仅仅是个初中毕业,日后连个"在职学习"的,那怕是党校、团校之类的"大学"或"大专"经历都没有的罗志军,居然只用"工作之余"时间学习,一年半就拿上硕士文凭,而且就是这个"学历"也还是在担任了团中央常委之后才取得的,拿到"硕士学位"的同时,即从北京到了南京。
因为有过在李源潮手下担任南京市长的经历,所以外界有评论文章说罗志军是跟随李源潮"从北京到南京"的,但事实上罗志军从团中央外放江苏的时间比李源潮到江苏的时间早了五年,离开团中央之前他的最后一任职务是团中央常委兼实业发展部部长和中国青年实业发展总公司董事长,行政级别是副厅局级。
罗志军的名列团中央常委是与李克强接掌团中央第一书记同时,两年半后罗志军离开团中央的最重要原因就是想进团中央书记处被李克强不置而否,于是央求到李克强的团中央第一书记职务的前任,时任中组部副部长兼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和国务院人事部部长、党组书记的宋德福。
宋德福是军人出身,他领导团中央期间,手下的干部很少有罗志军那样的"转业干部"背景的,所以对罗志军有"天然"的好感,如果不是学历所限,宋德福在位期间罗志军早就更上一层楼了。
正牌大学生出身的李克强骨子里连"工农兵学员"都不屑为伍,何况罗志军。而罗志军捧着一张中国政法大学的"硕士"文凭向宋德福报喜后,所谓"干部四化"的标准已经完全达到,宋德福与公与私,焉有不安排的道理?
但是,与同龄人同样也是"革命家庭"出身的李源潮相比,罗志军不但学历不够过硬,在政坛上逐级晋升的起步时间也比李源潮晚,这就是为什么李源潮二零零零年被外放江苏之始即被安排为省委副书记,而比他早五年到江苏的罗志军仍然还只是南京市副市长,只不过行政级别已经被明确为正厅局级。
李源潮在团中央担任第三把手期间,与时任中国青年报秘书长罗志军虽是上下级关系,但因为不是直接上下级,交集不是很多。但到了江苏之后,即使没有胡锦涛、宋德福等人的特别交待,也会立马把罗志军当成政治知己的。
二零零零年,时任福建省委书记陈明义因为厦门特大走私案被内部通报,胡锦涛提议安排宋德福接任福建省委书记获得江泽民首肯。当年底宋德福离开中组部和中央编制办之前即已经为李源潮设计好了外放江苏,为晋升正省部级热身的接班计划。
因为在此之前李源潮完全没有地方党政一把手的任职经历,所以李源潮被安排为江苏省分管党务的专职副书记的目的就是先到当地"熟悉工作",然后再到副省级待遇的省会南京市委一把手位置上过度。
李源潮到江苏后一年左右即以江苏省委副书记之身兼任南京市委书记,南京市副市长罗志军同时升任正市长。当时不但罗志军,整个江苏和南京市委的上上下下都已经清楚知道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会在十六大上会晋升中央政治局,李源潮会接替江苏省委书记,所以他在南京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满打满算也只会坐个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届时的罗志军即会顺位递升。
当时被李源潮顶替的原南京市委书记王武龙时年五十九岁,还不到副省级干部的"封顶"年龄,所以牢骚很多,但也不得不接受被安排到省人大担任副主任的"组织安排"。二零零六年,也就是李源潮担任江苏省委书记期间,这位王武龙被以贪污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至今还在监狱里等死。
李源潮在中共十七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后,立刻提升罗志军为江苏省长,两年多以后,又把他升任江苏省委书记。这段时间里,虽然习近平已经是分管党务和主持中央书记处日常工作的政治局常委,但至少在江苏省的党政干部安排上基本没有可能否定李源潮的意见。从这个角度讲,说罗志军是李源潮一手扶持起来的一点没错。
如果严格按照年龄限制,他罗志军可以在江苏省委书记位置上一直坐到明年,也就是二零一六年的年底,但如今的江苏省委的干部已经纷纷议论:如果罗志军先倒了,李源潮难保不被追责,如果李源潮先倒了,罗志军最好的出路也会是调离江苏省委。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