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6日星期五

胡少江:“习总统”、胡教授及其他

胡鞍钢
上台以来,习近平一直在为巩固自己的政治权力不断出招:大范围地清洗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及其势力,对党内潜在的高层挑战者形成高压态势;通过与王岐山的结盟,建立起中纪委对党、政、军、企各界的巡视制度,直接掌控省、部、军队、大型国企等实体;成立各类中央领导小组,削弱人大、政府、司法等系统的权力,突出总书记了高于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权力结构。

中国社会对习近平将政治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的做法有著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习近平集中权力的是为了排除干扰,更加有效地全面深化改革;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习近平集中权力是出于追求绝对权力的本性,既是为了实现他在中国享有至高政治权力的现代版的"毛泽东梦",或中国版的"普金梦",也是为了将中国带回到最高统治者一言九鼎,全社会万马齐喑的"红色理想社会"。

我相信,假如习近平集权的目的是与人类发展的自由民主潮流对抗,他一定会身败名裂,因为社会的发展方向,最终一定要符合人性,更何况产生绝对政治强人的时代已经结束。假如真的为了推动持久和良性的社会变革,习近平也用不著花那么大的气力来玩权力游戏,全面深化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是人心所向,只要真心改革,就一定能够广泛动员社会的力量完成历史使命。

我没有兴趣去猜测习近平集权的动机,但是,习近平大力集中权力的现象不由得使我想起了一直在中国政治权力的边缘游戏的另外一些人:那些对中国统治者竭尽吹牛拍马能事的御用文人们。记得在习近平的集权现象浮上台面之前,清华教授胡鞍钢曾经专门撰文,批评西方的总统制,歌颂中国的"集体领导体制"。不知道这位胡教授对习近平的政治集权的新动作有何新解释?

在胡锦涛掌权的时候,胡鞍钢曾经热情讴歌胡锦涛时代的"九龙治水"格局。为了抢眼球,他还为当时由九人组成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专门发明了一个新名词:"集体总统制"。他断言,"有中国特色的集体总统制","是中国决策正确、发展成功的最关键政治条件";这个制度远比民主政体之下的"个人总统制"更具"民主性、协调性和高效性"。

胡、习交接之后,政治局常委由九人改为了七人,胡鞍钢丝毫不感尴尬,立马重新撰文,只是将"九人集体总统制"稍微改头换面,写成更加保险的"集体领导体制"。但是无论如何,胡鞍钢鼓吹的"集体领导",都与习近平近年来所推行的"总书记"掌握最高权力的现行领导体制大相径庭。可能是当初拍马屁的时候太过心切,无法将未来领导人的态度这个未知数考虑进去。

在习近平是否应该坚持集体领导的原则这个问题上,胡教授目前似乎已经闭嘴。但是假如明天的报刊上再次出现胡教授或者他的同类们的文章,一反过去歌颂"集体总统制"、反对"个人总统制"的立场,为"习氏总统制"编出一套支持论据,我也一定不会感到意外的。因为在中国,追逐最高领导人青睐的文人前赴后继,精于算计的他们,也极善于利用这种方式来博取个人利益。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