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高新: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将获习近平政治犒赏?

根据古华同名小说改编电影《芙蓉镇》电影海报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告诉读者和听众们,社会科学院院长的"阶级斗争新论"以及教育部长的"全面抵制西方价值观",绝对不是他们个人的一时 心血来潮。不久前海外媒体也披露了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和"专政理论"并非如外界讹传的是"左派力量的反扑",因为"阶级斗争"也 好,"人民民主专政理论"也好,都包含在习近平近期的内部讲话内容,所以王伟光等人的所谓"新论"不过是将总书记相关内部讲话的精神要点"委婉地公开而 已"。

内地的记者朋友最近刚刚讲了一个关于王伟光的故事,说的是他的"阶级斗争新论"出台之后,有人送了一个外号"王阶级",很快就在整个社科院传开了。一次全院大会上,王伟光刚刚讲完话,会场一角便阴阴地冒出一声:"运动了.....!"

此声一出,会场上先是死一般地沉寂,接着便是哄堂大笑。

"运动了"是已故著名导演谢晋执导,刘晓庆、姜文主演, 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于1986年的故事片《芙蓉镇》中最经典的一句台词。这是一部反映建国以来多次政治运动中小人物悲欢离合的电影;《芙蓉镇》通过芙蓉镇 上的富农婆胡玉音、右派分子秦书田等人在"四清"到"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运动中的遭遇,对中国5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后期近20年的历史做了严肃的回顾 和深刻的反思。芙蓉镇上的风风雨雨正是中国当代社会历程的缩影。电影中最经典的台词就是不时参插,那个喜欢当街叫嚣的二流子大喊:"运动了!运动了! "

按照官方至今还允许的影评介绍:对于那个动荡的年代,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有刻骨铭心的刺痛。站在历史的阴影中回望,十年动乱中人们的疯狂如瘟疫般在全国 散播,侵染身处此境的每一个人。天花过后只是毁容,文革过后却让人们心魂俱残。右派秦书田,背负着沉重的所谓"罪孽",靠装疯卖傻而活,成日里嘻皮笑脸, 看上去活得毫无尊严。他刷口号、扫大街,拉着富农婆胡玉音大跳"扫把华尔兹",自得其乐,坚定乐观。"活下去,像牲口一样活下去。"这恐怕是电影中最振聋 发聩的一句话! "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你死我活""难道这个世道不你踩着我,我踩着你就活不下去吗?"多么触目惊心的台词啊!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就那么难吗?也许只有在那个特殊历史背景下的人最有体会。

一位自名"灾大瘟"的内地网友在三年前的一篇影评中感慨道: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时过境 迁,那么多的人还热衷于划线站队的意识形态的斗争、热衷于搞你死我 活的政治斗争!明明知道那是错的,可是却运动的不亦乐乎!回顾建国后不消停的运动害死国、弄死民。从反右到文革,其中夹杂数不清的大大小小运动,运动变化 的如此之快,令人瞠目结舌,也许今天你是运动的领头人,明天就是运动的被讨伐者。人性在这一刻显得软弱无力,没有错的人有了错,有了错的似没错,颠倒黑 白,人吃人。电影《芙蓉镇》中右派秦书田在二流子王秋赦沙哑的吼着"运动了,运动了...."时,点睛地说了句"世道不变,要是不防着点,他说的兴许是对 的"。这话确是给人们提了个醒,想想目前意识形态斗争的火药味;想想孔庆东、司马南被央视称着秦火火功击的"爱国学者"......总有些人会像王秋赦一 样巴不得立马嘶哑的喊道"运动了、运动了!"

把堂堂中共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类比成《芙蓉镇》电影中的二流子王秋赦,真的是有点糟蹋王伟光了,毕竟后者还是一个"党校博士",但此二人都对"运动"情有独衷是不争的事实。

一篇写与于二零一零年的影评《运动了,杀人了,结束了,玩你呢!》中这样说:当局的自省能力、对文化的宽容程度比起24年前竟还不如了。这个国家愈发富强却愈发怕人揭它的伤疤。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开始像垂暮的老年人般谨小慎微,毫无年轻人的自信和勇于改变。

有人说谢晋的电影中常用道德批判取代了对社会、制度的鞭笞。

你看在《芙蓉镇》里王秋赦丑陋、肮脏、好吃懒做、甚至还淫秽(玩春宫瓷器,和李国香偷情),李国香呢则一脸性欲得不到满足的样子,先想勾引谷燕山、后来干脆和洗干净的王秋赦搞上了。而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们则各个闪烁着人性的光芒,楚楚可怜,长得都好看些。

不过这样刻画有错吗?历史无数次的告诉我们,那些投机分子就是如此的猥琐、卑鄙和令人作呕,王秋赦就是流氓无产者阿Q在文革中的化身。那些红卫兵(革命小将)就是如此无知和儿戏,那些个官员总是能把你践踏到欲仙欲死后再毫无愧色的充当你的救命恩人。

制度固然要批判,更要追究的却是一个个具体的人。

你可以写一本论民主社会如何建设的专著,你却只能从一个个具体的人来拍一部反映时代的影片,这样的影片才可以被冠以史诗之名。人物和场景的有限不会减轻伤痛,而是为了能更深刻全面的展现这一属于人类全体的悲剧。

影评『电影《芙蓉镇》里那个疯子:运动了!』中的一段描述用在王伟光身上十分贴切,文中写道:二流子王秋赦,一个在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年代非常走红的人物,他经常盼运动,喜欢搞运动,搞起来如鱼得水。运动来了就可以呼风唤雨,可以混官差、报私仇、发官威、谋私利。所以他总是唯恐天下不乱。后来运动 结束,没有那样的运动可搞了,他就发了疯。天天敲着锣在街上扯着嗓子喊:"运动了!运动了!"很凄凉,很可悲-------

朋友,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你是否相信,王秋赦这样的人还有不少仍然活跃在中国社会的舞台上?与王秋赦略有不同的是,他们还没有发疯到大街上筛锣的 地步。这种人,对"火红的年代"、"革命"的手段情有独钟,有着发达的"斗争"思维,只要闻到一点"疑似运动"的气味,例如接到上面下达的什么任务,这任 务不"动员、教育"广大群众就完不成,那么,"手把文书口称敕",马上就能烘托出运动的恐怖气氛。 

说起"火红的年代",那位王伟光 真的就是"火红年代"的受益者。此人一九六九年被安排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了"军垦战士","文革"高潮中入党提干,先后担任过连指导员和团政治处干部,团党委委员等,所以在考取北京大学哲学系后人还没有报到,即已经被该系的党总支内定为即将改选的学生党支部书记。

说起"文革"中被迫放弃城市户口,"插队"、"插场",对大多数亲身经历者都是不堪回首:"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但无论对王伟光还是习近平来说,那段经历反而是他们津津乐道,至今回味无穷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习近平成为"伟大领袖毛主席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之后,中国大陆的左派网站上特别开辟专栏介绍习仲勋从中共建国之初到八十年代末期几十年之间的陆续发表过的对毛泽东本人和毛泽东思想的极高评价。

报道中引述习近平的话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韶山的骄傲,湖南的骄傲,全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大好局面。知青出身的习近平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在毛泽东思想教育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今天我们对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最好的纪念,就是继承好、发 扬好他们开创的伟大事业,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乌有之乡网站当时据此发表文章说,习近平上韶山表明党中央坚持捍卫毛泽东主席的地位,坚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中国共产党人决不重蹈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上世纪自我否定历史、"挖祖坟"进而自我毁灭的覆辙。

而就是这些"毛左"们的舆论阵地上在为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鼓掌叫好的文章中不经意地透露了两年多前主要是由习近平主持起草的中共十八大政治报告中凡是被"毛 左"们感觉"欣慰"的内容,都是出自王伟光的手笔。这就是为什么十八大之后习近平赶紧给了王伟光一个社科院院长的位置,而且已经承诺了要赶在王伟光年满六十五岁的时候给他一个副国级位置,以保证让他的政治生命能够至少再延续五年。如此说来,今年春天召开的"两会"上因为苏荣和令计划的落马而需要增补的全国 政协副主席位置,很可能有王伟光的一个。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