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27日星期五

李兆富:民主和大到不能倒的政府

昨天,香港的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公布了今年的财政预算案。

其实,政府怎样花钱,固然要开诚布公,更重要是,政府既然取诸于民,就有责任要向人民交代,这也是民主政制最基本的原则。所以,民主的最基本价值之一,就是尊重人民的私有财产权。任何随便侵害民产的政权,都没有资格称为民主政制;就算口头上自称「大多数人民集权专政」的社会民主政权,都不是真正的民主。

民主和私有财产权,不但没有抵触,更加是相辅相承的两个概念。

香港有个怪现象,就是政客和传媒,对于政府税收,好像莫不关心,反而对政府怎样开支,兴趣更大。在香港,缴交直接税的人少,但得到政府各样福利的人,却是大多数。在这个大前提下,实在也难怪多数人的目光注视在政府如何分配资源。

不过,久而久之,香港人忘记了,政府的钱是从民间来的;人人都在旨望可以拿到更大的一份,到最后,其实人人都要付出更多。

毫无疑问,香港的直接税负担不重。政府的最大收入,来自土地和金融经济的收益,有来自卖地,也有印花税。从收入结构的角度看,经济有资产泡沫的日子,政府的收入也随之增加。可是,当香港出现通缩,政府的收入也大降。通胀通缩,本来没有甚么大不了,可是,在现代的资本主义社会,通缩大多伴随金融和银行危机,政府一旦要向市场注资,结果也变成更大的财政压力。以上所讲,正是香港由1997年至2003年,七年间经历过的经济冲击。

2003年之后,香港的经济环境表面上好像渐渐回复状况,但实质上,香港的增长一直在放缓。可是,在另一边厢,政府架构的膨胀,却从来没有减慢速度。在可见的将来,香港将陷入结构性赤字。

要明白,持续的资产价值波动,会诱使人民浪费资源在投机活动,数字上虽然好像有GDP增长,但对长远经济发展,并没有多大好处。事实上,对任何经济体,真正的增长,应该要看运作效益和创造力的释放。有不少新一代人投诉,做香港人好像前路茫茫,我相信也一定程度反映了香港实际经济增长放缓的事实。

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看,香港的增长放缓,市民对政府的依赖也不断增加,两者是一个恶性循环。不单是在经济层面上,从社会和心理层面,香港市民对政府的依赖也是越来越重。记得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之后,有个说法叫「大到不能倒」;今时今日的香港,政府就是大到不能倒。

不过,在人世间,又有甚么真的可以做到真正不倒不破不老不死?至少从客观层面看,政府既不是无所不能,更加不是真正关爱慈悲。人人都旨望非亲非故的政府照顾自己的生老病死,对不起,我总觉得,这种依赖的心态,实在是非常不理性。
回到最基本的问题,民主的本质,就是对政权的怀疑。或者,只有曾经在极权社会生活过的人才明白,世界上没有无原无故的爱,一个大到可以让你不用担心供书教学衣食住行的政府,也可以随时将一切从你的手中拿走。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