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4日星期三

中国记协设投诉机制 被质疑打压记者

1989年中国记者上街抗议当局压制言论自由
Chai-Huiqun-Journalist620.jpg
因揭霞四川绵阳市人民医院使用地震时的捐款,高价购买医疗产品的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在网上揭露中国记协评议会聆讯时,出现程序不公兼出现利益冲突。(网民)
中国新闻从业员品格良莠不齐,经常传出向当事人敲诈勒索,或揑造新闻等负面消息。官方"中国记者协会"近日罕有地成立评议会处理投诉个案。但聆讯程序同方式令人质疑,业界亦担心评议会将成为打压新闻自由的工具。(刘云报道)

中国记者协会于上月29日发出公告指,3所媒体的报道涉及虚假失实,在处理涉及"南方周末"在2013及2014年的3篇有关医疗问题的投诉时,更罕有地成立一个评议会,找来医学、法律、学者及新闻等不同背景的人士共同处理。评议会经过半天时间审议后,最后裁定南周记者的报道严重失实。虽然公布没有交待被指的失实地方,又未有陈述裁决的理据,但仍得到亲政府人士的好评,认为由一个评议会审议投诉个案,既进步又客观。

不过,资深新闻工作者宋志标认为,中国记者协会的做法进步与否,需依赖该议会如何操作,程序是否恰当,方能决定是否值得赞扬。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杰人了解相关程序后,直截了当批评,做法无进步兼荒唐。

陈杰人:我觉得絶对没有什么进步,内里有几个问题,首先一个报道是否事实就必须要经过调查、核实才能作出结论。几个人在'家'里就评议评议就能作出结论,这本身就是很荒唐。

陈杰人眼中评议会的荒唐并非无的放矢。被点名失实报道了"疯子医生"、"'创收'院长"及"公立医院创收'潜规则'"的记者柴会群,去年12月接受评议会聆讯后,他在自己的博客中详细交待事件的源由及经过。柴会群在文中指,中国记协收到的投诉人原本是中国医师协会,但是,该会并不是他3篇报道的被访对象。当他质疑投诉人的身份后,投诉人的身份翌日便变为绵阳市人民医院。在正式聆讯前,2名监督员向他取证,期间,其中1人竟要求他交出相关报道里的所有匿名綫人及录音资料;更奇妙的是,评议会并没有要求3篇报道里,所有的被访对象参与聆讯,当其中1名被访对象,即举报绵阳市人民医院使用四川地震的捐款,以高出市场价近五成的价格,购买已经停产过时的医疗设备后被终止医生职务的"走廊医生"兰越峰,突意前赴评议会召开的会场,冀望入内作证。但是,评议会没有准许,兼没有聆听其证词引证该报道有否失实。此外,评议会邀请的13名委员中即使有医学、法律及学术界,柴会群却发现当中絶大多数人都是跟中国医师协会有关系。本台记者曾致电柴会群了解事件,但他以仍在职为由拒予回应。不过,据其相熟的同事透露,柴已因此事未获报社分配采访工作达5个月之久,更担心医疗体系内的贪腐会因此不再被传媒揭露。

时事评论员宋志标了解整个研讯后,他质疑,中国记者协会的做法,并不是为了要有一个更好的程序,而是要令自己更权威。

宋志标:我看它操作整个手法,整个手法的一些错误是一个一个的筑建出现的,在整个筑建出现的过程中,它没有进行紏正。我就觉得它的动机不是为了处理一个更好的程序,而是让自己的一个处置看起来更权威,更去政治化,更符合大众的期待。
Zhang-Jialong-Journalist620.jpg
因接受邀请出席美国国务卿克里讨论互联网的自由问题,随后被雇主辞退的前记者张贾龙认为,他的个案若交由中国记协评议会来审理,结果仍旧一样。(张贾龙脸书)
曾因接受美国国务卿克理邀请,到北京的领事馆跟其他3人讨论互联网的自由,最终被前雇主腾讯指泄露公司机密而辞退职务的张贾龙,对于中国记协成立一个评议会处理记者被投诉的事宜时,他坦言,即使他的个案交由评议会来处理,结果也是一样,因为决定已超出他们的范围。

张贾龙:腾讯自己也说了,他们并没有权力来开除我,就是按正常合同,他们就是这样讲。他们(腾讯)也讲就是政治局通知他们要辞退我。

他觉得,今天相对毛泽东的年代而言,这评议会的出现无疑是一个进步,但是,他觉得,这个评议会的出现只是一个过场,结果早已议定,因为中国记协是中国共产党任命而不是真正的选举产生。

张贾龙:不正常的地方是,第一这个(中国记者)协会都是党委的人,都是什么宣传部门的人、央视或新华社的人在做,它不像台湾记者(协会)或香港记者(协会),它(主席)是选出来的,是同行里自己选一个人出来。它(中国记者协会)是由党来任命的。任命,首先要做的是听话。

已有58年历史的中国记者协会,网页清楚述明,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新闻界的团体。它的宗旨是"团结全国新闻工作者,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及"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等。18名的理事,不是党员就是在官媒如人民日报及新华社等机构工作。此外,整个网页并没有交待评议会如何组成及宗旨。

由记者投票选出的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岑倚兰听罢中国记者协会评议会处理投诉个案的程序后,不禁感到惊讶。

岑倚兰:当然,完全是一个不正常的程序。我们这些要处理一些所谓争议的事时,你好正常一定要涉及双方的人有机会道出自己的立场及对事件的看法与意见,及为何这样处理。这才符合公正的处理。

对于评议会成员身份的中立性,她谓这是基本常识,非常重要。

岑倚兰:是的,因为结果出来后你会没有公信力。若审议投诉案的委员跟被投诉者或投诉人有利益关系时,做出来的任何报告都不能取信于市民大众或外界。

时事评论员宋志标更直截了当认为,起点已有错,程序最后会慢慢被扭曲,结果会与它的愿望越来越远。

宋志标:我是对他们不抱期待,因为中国记协掌权的头目,实际上跟中宣部及各省的宣传部都是同构的,都是同一班人马,只不过是在不同的平台上,以不同的名义进行操作吧!

但是,宋志标及中国政法大学研究员陈杰人都认为,仍然有方法弄好机制,如成立一个机会均等的专家库,让来自业界或学界的人都可以参加,之后,再成立一个监督委员会监督这个评议会的运作。宋志标谓,当有个案需要评议时,就从专家库中随机抽取专家,然后再由监督委员会核实该专家跟处理的个案任何一方有否利益冲突,若有便再重新抽选。陈杰人则认为,评议会的候选人该由全国的记者推荐,最后,再由全国拥有记者证的记者一人一票选出。评议会需接受每一名记者监督,并要在公平、公开及公正下运作。他更特别提到,评议会委员的成员不能全由官方媒体或官方人员担任。

他承认,由于这评议会的突然出现,令人感到莫名其妙,完全不暗它的准则为何,因此,令他十分担心这个新的平台会否成为多一个打压新闻自由的藉口。

陈杰人:这样的一个委员会成立,反给一些新闻管制有更多的藉口,貌似更公正,实际上是让人更加无可侵犯或无法反驳,所以,我觉得这个不好。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客席高级讲师吕秉权则认为,暂时难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他认为,要透过先天有缺憾的组织、程序又不公义而得出的结论,实在不足说服每一个人相信评议的结论是公正及客观。他觉得,一个具公信力的评议会,需由业界的人士兼社会具公信力的人士参与组成,成员更必须要党性不强。

而宋志标则担心,中国记协这个做法是要把整个管控变成法制化,而不是要治理它,好让不深究程序公义的普通老百姓看到结论后,更感中国记协的权威性,同时间,又可光鲜地显示给国际传媒组织看。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