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21日星期六

长平:从习博士衔头说起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ifc)和海港城都成了一间大学的校园?有人将其外墙图片改造,贴上"香港苏文大学"的校徽和校名,就可以公然在中国内地的淘宝网上销售香港大学文凭了。这桩匪夷所思的事件并非恶作剧,而是真实的买卖,其远程函授的副学士、学士及硕士学位证书,价格由一百至一千元人民币不等,付款后七到十天就可拿到。香港媒体查实,这是一桩彻头彻尾的造假案。

假造香港大学向内地兜售文凭或聘书,"苏文大学"并非第一家。早年有"香港国际皇家社会科学院",或称"香港皇室文化研究中心"以约两万元人民币价格向内地单位或企业领导人出售博士、院士甚至终身贵族爵位头衔。内地不少官员和学者都购得了这些"荣誉"。

还有在香港注册的"中国管理科学院",先聘任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共五十位院士为"终身院士",然后以几万元价格向其他人兜售"院士"头衔。那些真院士们对这个"科学院"一无所知,居然不少人欣然同意受聘,被揭假后又集体发辞退声明,乃闹剧中的闹剧。

假大学又称"野鸡大学",多是不存在的虚构机构,向需要者兜售文凭。据称中国人需求最旺,占美国野鸡大学文凭销售九成五以上。在香港注册的这些机构,目标客户更是百分之百中国内地人。知名学者钱钟书《围城》中讽刺过,野鸡大学现象在中国人尽皆知,但这并没影响它们的需求。在很多时候卖方、买方和用人机构都知道这是假的,但它们仍可大行其道。

假文凭在中国就是现实版"皇帝的新衣"。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时,以一篇研究中国农业市场化论文,从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获得法学博士学位。这篇论文也被指有造假嫌疑。在西方可能是被媒体深究的新闻,但在中国无人敢问,也真不是新闻,因为有太多不学无术的官员,转眼间就有硕士、博士头衔,谁都知道那是假的,但谁都点头称是。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社会各界都充斥着假学历假文凭。曾经在微软、盛大等国际知名公司任高管、被称为打工皇帝的内地职业经理人唐骏,几年前被曝学历造假,拥有美国野鸡大学"西太平洋大学"博士文凭,成一时笑谈。但唐骏一定觉得自己很冤,因类似造假者不少,且很多人还以权力谋取学位、以假文凭谋官职。他写的一本畅销书的名字,颇具对这种现象的讽刺意味:《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香港假大学在内地销售文凭,也显示官方控制社会舆论的虚伪。随着香港争取民主运动的发展,内地官方媒体及网络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越来越多贬低香港制度的言论。香港的法制、经济、政治、文化都被描绘得越来越不值钱,越来越应"北望"跟内地融合。但真奶粉要从香港买,假文凭也要在香港造,一国两制原来不仅可用来换取身份获得法治保障,还可以用来骗取那些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人的钱财。

同样的虚伪也体现在对待包括香港价值观在内的整个现代文明的态度上。北京当局一面大规模动用宣传机器贬损西方文明,甚至让教育部长出面喊话"绝不让西方价值观进入高校",一方面包括习近平在内,大部份中共高官都纷纷将子女送到西方大学求学,这与香港假文凭、假头衔在内地大有市场一样,揭示了中共体制的虚伪。

值得指出是,不少在真大学获得真文凭的内地专家教授,同样不学无术,欺世盗名,甚至出卖学术良知,为专制政权涂脂抹粉。

在这种社会环境、认知水平之下,除了唐骏事件等具有起哄意味的会吸引眼球,内地大多数人对假文凭、假头衔已不觉新鲜,不那么在意。在中共公然抵制人类普世价值、随意侵犯人权、践踏言论自由、大肆抓捕异议人士背景下,习近平等人文凭的真假问题,似乎显得微不足道了。

——苹果日报,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