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6日星期五

张维迎:中国不融入西方价值观就死定了

鸟笼外的张维迎
摘要:"在全球化时代,如果我们不能够按照世界通行的游戏规则来行动,也就是不接受人类的普遍价值,就不可能全面享受人类合作带来的好处,就相当于开车上路人家靠右行,你非要靠左行,马上就死定了。"

我想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发展。

顺应全球化理念

我们看全球化的历史,需要知道在全球化之前很久,人类有一个走向全球的过程。我们知道现代人("智人")大约是20万年前在现在的东非出现的,10万年前 人类走出东非,先到了西南亚(中东)这个地方,6万年前已经到了澳大利亚,4万年前到了欧洲,也到了中国(到中国的时间也可能在6.8万年前,但这个时间 有争议),1.3万多年前跨过了白令地峡,到了美洲。
这样,大致来讲,到一万多年前的时候,我们人类已经从一个地方走向全球所有适合人生存的地方。之后大冰期结束,冰盖的融化使得海平面上升,人类从此被分割 在三大不同的世界,即非洲-欧亚大陆世界区、美洲世界区,以及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世界区,这三个世界之间上万年人类没有什么来往,尽管每个区域内还 是有交往的,如连接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但分割一万多年之后,也就是五百多年前开始,这三个世界开始又相互联系起来了,开始了一个我们现在叫"全球化"的 过程,这个全球化开始的标志就是1492年哥伦布到达美洲。所以,过去的五百年都可以被认为是人类在一万多年前失散后,重新走在一起的过程。这个过程的出现与人类理念的转变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哥伦布不相信地球是圆的,他不会往西航行寻找印度结果却发现了美洲(但哥伦布至死时仍然认为他找到的是印度),至少 这个过程会推迟很晚。所以我相信这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启示:理念的转变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不可能孤立进步

至少过去的一万年里,人类所有进步全是来自合作,而不是基因的变化。如果不是合作,也许人类早被动物吃掉了,因为人的生物体能是比不上许多动物的。并且, 合作的范围越大人类进步越快,这就是全球化的意义所在。全球化使得人类的合作可以在全球范围展开,这是人类过去500年进步速度剧烈加快的主要原因。这一点对中国来讲是非常重要。我们老在强调中国特色,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的所有的进步都是合作导致的进步。
什么是中国的?如果从起源讲,很少有什么东西是纯粹中国的。我们吃的小麦不是中国培育出来的,是中东来的,我们吃的玉米是美洲来的,甚至可以讲青铜器的发 源也不在中国,而是从西南亚两河流域那个地方过来的,青铜器的发明那里比我们早1000年,而且考古发现证明,越往西考古出土的青铜器越早,意味着丝绸之路之前有一个所谓青铜之路。
全球化在今天是什么意思? 就是利用全人类的智慧,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人相互学习,相互合作。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你中有我,我有中你,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孤立进步。
改变我们的观念是非常必要的。全球化导致人类更深入、更全面的合作,从价值链看,今天没有任何一个产品是单独一个国家自己生产的,随便一瓶矿泉水都是全球生产的,因为它价值链在全球分布。这就是过去人类200年或者中国过去30年取得重大成就的主要原因。

市场是共赢的逻辑

全球化与市场化之间的关系。我认为人类社会的运作就两种逻辑,一种是强盗逻辑,一种是市场逻辑。所谓强盗逻辑就是,你想幸福,就使别人不幸福。市场逻辑意 味着,你自己要幸福,首先要让别人幸福。
过去500年的全球化,就是亚当•斯密讲的市场逻辑在全球范围的不断扩展,包括到今天,这个过程仍然在继续。历史证明,什么时候市场的逻辑中断了,强盗的 逻辑主导了,就会带来人类的倒退。
比如我们看,在1914年之前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已经达到相当的程度,但是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市场的逻辑中断了。之后保护主义一直盛行到二战结束,包括 按照国际贸易衡量的全球化水平一直没有恢复到一战之前。二战之后,人类重新开始了全球化,也就是由市场逻辑主导的全球化。
日本和德国是两个显著的例子。这两个国家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想用强盗的逻辑来征服世界,我们知道,最后他们失败了。二战之后,他们用市场的逻辑征服 世界,最后成功了,都变成了经济强国。这一点对中国有很大启发意义。
我认为我们一些人思考问题时仍然在用强盗逻辑,大家不要以为没能力当强盗的人就不用强盗逻辑思维。没有能力当强盗的人,恰恰经常用强盗逻辑来思考问题,包 括我们现在看到好多问题,经常持有零和博弈的观点,认为你赢了一定是我输了。
加入WTO谈判时,谈判代表跟领导报告说,我们要跟中美达成双赢的协议,这时候有一个人说,中美之间怎么可能双赢?这就是强盗逻辑的思维方式。很欣慰,过 去整体200年,尽管中间有强盗逻辑,但整体是市场逻辑获得成功,贸易自由的扩大。

中国是主动全球化的赢家

中国在全球化当中获得了什么。有个图我喜欢用,它描述的是不同地区人口规模和经济规模相关系数的历史变化,是我根据麦迪森的数据计算的。1820年之前相 关系数接近于1,意味着各国之间生活水平没有什么大差距,之后不断下降,最后达到1973年的0.148,这就是所谓的世界"大分流"。之后相关系数开始 上升,2003年达到0.52,预计2030年达到0.73,这可以称为是大合流、大融合。
这个大分流和大融合都与中国高度相关,其实所谓的大分流,也就是说人口规模和经济规模相差越来越大,主要是由于中国的落后和停滞。同样,过去30年人口规 模与GDP规模相关性越来越高了,也是由于中国的快速发展。
在第一次全球化过程当中,我们是被动的。从大历史的角度看,搞洋务运动,我们其实有一定的被动性,当然我们还有其他的问题,我们没有真正地加入世界。但是第二次改革开放我们是主动的,主动走向世界,主动地利用了市场逻辑,世界市场和中国廉价的劳动力相结合,就成为我们的"后发优势"。
有人提到杨小凯曾经说到后发优势可能转向后发劣势,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但是不管怎么讲,过去三十多年我们就是利用了这个后发优势,我们没创造什么新的 技术,没创造什么新的管理方式,但我们的经济成为世界第二,这就是全球化给我们带来的东西。
坚持共通的价值最后一点,我要讲一下全球化与人类共同价值的关系,因为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我一开始为什么讲那个大历史?人类本来就是从一个地方来的,中国人也是人,人类都来自一个地方,这个事实很重要。今天人类所有的文化差异,都是过去几千年期间形成的,而且这种差异可能远远被我们夸大了,我最近在《博弈与社 会》这本书里指出,两千年前轴心时代的思想家,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他们为人类制定的游戏规则许多是共同的,尽管表述方式可能不一样。
我们要特别警惕在全球化当中的民族主义思潮,社会主义最害怕和民族主义相结合。为什么呢?社会主义跟民族主义相结合就是"民族社会主义",也就是"纳 粹"。
在全球化时代,如果我们不能够按照世界通行的游戏规则来行动,也就是不接受人类的普遍价值,就不可能全面享受人类合作带来的好处,就相当于开车上路人家靠 右行,你非要靠左行,马上就死定了。
同时要认识到,现在有很多"特色"规则(如官商勾结),这些规则伴随中国加入世界也在走向世界,我们有些中国企业喜欢用这些规则征服世界,一些外国企业也 "入乡随俗",我觉得这是很可悲的事。如果这样,我甚至担心,我们加入世界以后,会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这是需要考虑的。所以为了人类的未 来,也为了中国人自己的未来,我希望能够按照更一般的、符合人类本性的价值,而不是按照那种特殊的价值观来行动。我相信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个很好的世 界。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