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20日星期五

高新:邓力群的“下场”令中共左派倍受鼓舞!

北京举行邓力群送别仪式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力群和习仲勋孰是孰非?》里已经告诉了读者和听众们,为了让“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宣传战线的杰出领导人邓力群同志"化成青烟之前倍感哀荣,习近平特别安排在向全中国臣民和全世界华侨贺年道喜的国之盛宴开宴前,先率领满朝文武齐聚八宝山为他邓力群送别。邓力群倘若地下有知,真的是欣慰得无法更欣慰了。欣慰的还不仅仅是被致丧的规格之高------满朝文武,悉数到齐,更重要的是他邓力群已经深深相信,虽然他已经化做青烟,但这股青烟至少会在习近平同志担任总书记期间坚定而顽强地持续笼罩在中南海的上空.....
邓力群寿终的消息被公布之后,一篇署名王磊的评论文章《邓力群逝世 习近平的危机与转机》中写道:2月10日,具有"左王"之称的原中宣部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逝世,享年100岁。官方把"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思想理论宣传战线的杰出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头衔封给了他。邓力群逝世后,一些门户网站的报道方式颇值得玩味,它们不约而同地在文稿中以绝大部分篇幅回顾邓力群与邓小平在改革开放时期争锋相对的历史,提醒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来自于"左",中国需要防止"右"但更主要还是防止"左"的观点。
文章中说:目前,中共的意识形态领域面临严峻挑战,尤其是近期意识形态领域的争论往往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改革开放前出现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和"两个凡是"的争论,以及"六四事件"后姓社姓资问题的讨论似有重新回潮的趋势。
比如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教育系统贯彻《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的座谈会上讲到了"三个决不允许","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让人感觉高校又要再搞一次1957年将55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的反右运动或者是1966年文革又要再次回归的错觉。
2014年9月,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在党刊《红旗文稿》发表《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文章大力鼓吹阶级斗争的合理性,并称"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作为中共的高级智囊的王伟光大谈阶级斗争这样的文革词汇,不能不令人联想到是不是文革又要再次回潮?
此后,《辽宁日报》发表《大学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的调查报道,文章称大学教师中存在"呲必中国"的现象,不少大学老师习惯在课堂上攻击、抹黑中国社会的一些现象,并称大学老师应该告诉学生们一个积极的、正面的中国形象。
最近又有人在《红旗文稿》上发文,称有人利用微博反党,并近乎直白地点了任志强、茅于轼、孙海英的名字。这种文革式的"揪斗"做法继续在《求是》、《红旗文稿》等党刊上出现,宁波市宣传部的新干事徐岚在《求是》刊文,直接点名陈丹青、贺卫方,把他们列为靶子进行攻击。
袁贵仁的"三个绝不允许"的讲话出来后也再一次受到了网络舆论的攻击和质疑,面对庞大的舆论压力,自然有人出来应战,社科院学者朱继东赤膊上阵,手握大棒,声称要对围攻袁贵仁的高校教师和大V进行"严惩"、"清除"和"拔钉子",令人不寒而栗。
依笔者之见,无论是辽宁日报的所谓"调查报道"还是宁波的宣传干事所写的文章,至多不过是为"本报"或"本人"打知名度的投机之作,大可不必当真,但社会科学院长院长的"阶级斗争新论"以及教育部长的"全面抵制西方价值观",绝对不是他们个人的一时心血来潮。
笔者去年发表在本专栏的文章《社科院长为何会是王伟光?》中已经告诉读者和听众们,熟悉中共官场运作的人士都会记得,十年多前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大上正式接班之后立刻发布的一系列重要人事任事项之一就安排李克强升任河南省委书记,同时任命被免去河南省委书记职务的陈奎元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几个月之后,陈奎元又被宣布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因为这位陈奎元当年是胡锦涛西藏自治区委书记的接班人,所以陈奎元能够晋升副国级的政治经历,在中共党内尊崇胡锦涛的那一票人马里是被传为佳话的。
至于如今又要为陈奎元安排接班人时为什么会最终确定了政治资历比吉炳轩要资浅的王伟光,最重要的因素无疑是取决于当今总书记习近平的好恶。
说起中国大陆的社会科学院,其"研究"内容包括了常识意义上的人文和社会科学,所以其院长应该给人以学究和斯文的印象,王伟光则不然,虽然身材谈不上五大三粗,但也和至今保留着许多知青习气的习近平一样,一习惯于大碗喝酒,大块儿吃肉的主儿。
一九五零年出生,比习近平还要年长三岁多的王伟光之所以被习近平特别器重,重要原因就是王伟光当年在习近平被迫下乡插队的同时,即开始了他长达十年之久的所谓军垦战士的艰苦历程。
数年前王伟光被任命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常务副院长兼党组副书记之后,即有圈子内的人士评论说,这位王伟光是习近平最欣赏的知青出身的干部之一,内部会议上夸赞为"信念坚定,坚持理想"的干部。
自称在插队插场,被迫下放务农的荒唐年代里仍然坚持自己的所谓共产主义信念的王伟光,七十年代初即加入了中共。恢复高考制度之后,王伟光终于脱离了军垦农场的苦海,考入了北京大学的哲学系。在入读大学本科期间,王伟光又是和习近平在大学期间一模一样,出任了本系的学生党支部书记。
曾经与习近平同""出身"共"荣辱"还只是习近平欣赏和器重王伟光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就是王伟光的"专业"是"毛泽东思想研究"。
在考虑社科院院长接班人选的过程中,一个叫冷溶的王伟光学弟曾经呼声甚高。这位冷溶虽然只是王伟光学弟,但在江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却比王伟光进入正部长级行列早了好几年,原因就是他的"专业"是当时最为吃香的"邓小平理论"。如今最终被习近平选定的社科院长接班人选为什么是王伟光而不是冷溶,内部人士调侃说,因为冷溶的专业是邓小平理论,而王伟光的专业是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什么?当然是"以阶级斗争为纲"!
王伟光去年九月底在《红旗文稿》发表一篇约8000字长文,文中11度提及"阶级斗争",重提"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力量生死博弈",强调"国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文章指出:"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接下来,同样是《红旗文稿》,又刊登了刘润为题为《依法治国与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文章,强调"不能用法治来代替人民民主专政。如果用法治来否定、代替人民民主专政,就上了'普世价值'的当,那法治就会变味,其结果是既得利益者即国际资本和国内买办佔尽便宜,而让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吃亏。"
海外一家中文媒体就此发表了题目为《重提阶级斗争 习近平确是这么想的》的评论文章,文中说:中共的四中全会召开前夕,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和"专政理论",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长刘润为则强调法治不能代替人民民主专政,令外界哗然。消息人士指,王、刘等人的这些提法,并非如外界讹传的是"左派力量反扑"。据透露,阶级斗争及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实际上是习近平的内部讲话内容,"他们只是将讲话要点委婉地公开而已"。
前面引述的王磊的文章《邓力群逝世 习近平的危机与转机》中说:邓力群作为中共著名"左王",如果看到今天自己的事业后继有人,又该做何感想呢?而邓力群被贬职的下场是不是又能够引起今天为了某些利益而放言要大搞阶级斗争或重搞"闭关锁国"那一套的学者、文人的警觉。
但事实上邓力群的最终"下场"是哀荣倍致,与赵紫阳走得痛苦凄凉形成鲜明的对比。所以,那些放言大搞阶级斗争或重搞闭关锁国的"学者"也好,"文人"也好,只会因为邓力群的"下场"而倍受鼓舞!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