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12日星期四

李兆富:香港人的无力感

香港人反水货客反自由行



中港矛盾,不是新闻。香港人反水货客反自由行,也不是新闻,早一、两年,已经有人在广东道和旺角反自由行。

记得最初推出自由行的时候,香港人大多没有甚么感觉;不过,当时我已经有客户认为,自由行是大大的商机,所以将策略调查,以捕捉这一浪的机会。十多年过去了,历史证明我这些客户的眼光,是正确的。不过,对其他香港人来说,自由行带来,似乎是问题多于利益。

事实果真如此吗?在社会上,看到走势的人是少数,看到走势又能捕捉机会就更少。所以,真正可以在转变中得益的人,总是少数中的少数。不过,大多数人也不是没有利益,只不过是利益往往来的被动而含蓄,甚至乎得益失去之后,也不知道个中所以然。

有人说,倒不如暂时取消自由行,看看结果会是怎样。我认为这种以社会作实验室的方法不可取。要知道,社会结构和人的习惯,不似数学等式那样,加了之后可以减回,变了可以还原。多数社会事件,只要向某种趋势变迁,不但回头太难,而且会越来越远。

香港主权移交予北京,就是一种变迁。其实主权移交之前,由八十年代起,香港已经越来越受大陆的影响。事实上,一直以来,香港都受大陆影响,只不过是关系有来有往,并非单方面由大陆主宰香港的变化。

以故经济学家佛利民曾经讲过,假如中国越来越似香港,结果对全世界都有好处;但要是香港变得越来越似大陆,那将会是非常令人痛惜的一件事。

大陆绝对未有资格被称为一个自由开放的经济,香港却在各方面越来越封闭,其中一个最令我担忧的,就是今天的香港,无论市民抑或政府,眼中都见不到世界,却只有大陆。在反水货客和反自由行的同时,我们是否要反问,为甚么香港不是世界各地旅客最想到的地方?其实,美国的纽约曼哈顿、英国的伦敦和法国的巴黎,都没有刻意将自己形造成一个旅游城市,但客观数字上,它们是世界上接收最多到访旅客的城市。当然,纽约曼哈顿、伦敦和巴黎,都各有特色,但香港何尝不是在廿世纪的历史洪流中,扮演过一个极为特殊的角色?

一个城市的气质,来自这个城市的自我形象。曾几何时,香港虽然是一个借来的时空,但香港人却有一份志在四方的气魄。主权移交北京之后,日日夜夜都有人以洗脑式的方法对香港人说,没有中国,香港完了,香港没有中国,也没有未来。

北京是一个对自己的统治极度缺乏信心的政权。统治者没有把握赢得香港的支持和信任,要确保这个城市留在共和国的控制内,就只有令这个城市变得依赖,但同时又要不断强调,一切都是恩赐。所以难怪香港的新一代对中共觉得反感,也觉得自己被贬为二等公民。

香港要的,不是单纯抗拒大陆化,因为各种反大陆化的政治手段,却讽刺地令香港变得越来越似大陆。香港人要重建香港人的身份认同和信心,否则,那种反中共的情意结只会更重,怨气也更深。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