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9日星期五

胡少江:从教育领域开刀,北京政府废除“一国两制”政策

香港青年示威游行:反对大陆在香港推行洗脑教育
震撼世界的香港"占中运动"结束了,中国政府正在全方位地回顾这场持续两个半月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他们试图理解这场运动发生的原因,检讨政府的应对措施,并且为防止类似运动的再度发生寻求预案。但是,根据北京和香港的中国政府官员最近在许多场合发表的谈话,可以看到他们对这场运动检讨的方向是完全错误的。

中国政府的官员和香港的亲北京人士最经常宣传的一个观点是:这场以学生为生力军的"占中运动"是香港政府和各级学校在回归后长期忽视对学生进行亲党爱国的"国民教育"的后果。正是由于所谓"国民教育"的缺失,学生对"一国两制"产生了片面的理解,疏离了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轻易成为"外部势力"搞乱香港、进而颠覆中国的"冲锋队"。

这一观点在中国官员昨天的一个讲话中得到了集中体现。全国港澳研究会在北京举办了为期两天的"香港教育、青年问题专题研讨会",该会会长陈佐洱昨天在研讨会的总结中公开批评香港一部分人青年学生在"国家、民族意识、公民意识、人生理想目标和地理、历史、文化知识方面存在很大的缺失",并且指责"香港的教育领域中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不小的问题"。

陈佐洱将香港学生的问题归结为"被洗脑",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要给香港学生进行"补脑"。虽然他没有直接说明,过去是谁给香港学生洗的脑,现在要由谁来给这些学生们补脑,但是通过上下文可以看出,他所指责的"洗脑者"是香港的教育工作者,他认为这些教育工作者是亲西方的,正是他们毒害了香港的青年学生。

他要求香港的教育部门按照中央政府的指示行事,执行他所说的为香港学生"补脑"的政策。他还公然威胁香港教育行政部门,提出香港政府的教育局长要"随时接受富有实质任命权的中央政府和香港社会监督"。明眼人一看便知,这里的所谓香港社会的监督只不过是虚晃一枪而已,他真正强调的是中央政府要主导香港的教育。

陈佐洱是中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一个重要喉舌。他目前担任会长的"全国港澳研究会"名为民间团体,实则政府直接控制下的机构,该机构设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港澳办公室直属的研究所内,陈佐洱本人也曾经长期担任中央港澳办副主任。陈佐洱的讲话明确表达了中国政府的立场,看来一场直接控制香港教育领域的行动即将开始。

控制香港的教育,直接意味著中国政府长期声言的"一国两制"的香港政策的终结。因为根据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基本法,教育明显地属于香港政府自治的领域,而不属于中国政府管辖的领域。现在由中国政府的官员公开出面,直接对香港的教育行政长官进行威胁,要求他按照中国政府的指示行事,这显然是对"一国两制"方针的公然违背。

其实,所谓的"一国两制"本身就是一项不可持续的政策,它只不过是中国政府的一项权宜之计而已。香港回归的时候,中国需要香港发挥中国连接世界的桥头堡作用,也需要香港成为台湾回归的一个示范。但是从长远看,不是中国大陆向香港的制度靠拢,就必然是香港向中国大陆的制度靠拢,中国大陆一党执政的威权体制与香港多元的政治文化必然不可兼容。

当下的中国执政集团正由于经济体量的扩张而感到前所未有的自信,他们正在全面地改变邓小平时期的内外方针,香港政策的变化只不过是这种改变的一部分而已。当然北京的执政者不会意识到,"上帝叫他灭亡,必先令其疯狂"。他们的狂妄势必导致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的强烈的反弹,这种国内外反弹的合力是一个不合乎人性的政治制度坍台的直接前奏。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