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

未普:是查理?不是查理?——谈法美中三国对查理事件的讨论与思考

网络漫画

1月7日,法国著名的讽刺报刊《查理周刊》遭到伊斯兰籍恐怖分子的袭击与屠杀。之后,一场关于文明冲突、宗教信仰是否应当尊重、言论自由有无界限等问题,引发了一场全球性的大讨论。其中,发生在法美中三国的讨论,格外值得关注。

法国人酷爱自由,可说是西方国家之最。自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查理周刊的为讽刺而生、为讽刺而死,就是法国人为自由而生、为自由而亡的经典范例。对查理周刊的袭击,几乎所有法国人都认为,是对法国民主、共和精神以及自由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攻击。

这个事件是文明的冲突吗?当然不是!法国总理瓦尔斯说,这不是与某个宗教或某种文明对抗,而是与恐怖主义展开战争。瓦尔斯的说法无疑代表了西方国家对这个事件的看法。大多数伊斯兰人也不认为这是文明之间的冲突。法国伊斯兰协会领袖谴责恐怖份子的罪行表示,恐怖份子没有宗教。美国的伊斯兰学者说,恐怖分子就是恐怖分子,不是伊斯兰恐怖分子。

用屠杀报复讽刺,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无论是策划者还是实施者,都把自己划入了野蛮的行列。可是中国官方却不这样看。他们称那些遇难者并非死于言论自由,而是西方与伊斯兰文明对立的牺牲品。一些左派学者称,新闻自由不应包括冒犯他人信仰的自由,"从这个角度讲,中国没有这样的新闻自由,实是各民族之幸"。官方和左派学者对查理事件的解读,实际上就是试图把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合理化。

他人的宗教与信仰该不该尊重?一项由Le Journal du Dimanche 主持的法国民意调查18日公布,结果显示,42%的法国受访者认为,令穆斯林感到受伤与威胁的漫画不应该在媒体上刊登,这些人同时支持言论自由;而57%的受访者认为,无论外界反响如何,杂志和报纸都应自由刊登这些漫画。这个调查显示,在所有支持言论自由的受访者中,有四成以上的人认为,应尊重他人的宗教与信仰。

有人说,言论自由之所以为自由就在于它在概念上没有边界,其真谛在于所有人都必须容忍冒犯的言论。这就是说,如果你支持言论自由,那你就必须容忍那些没有边界的言论。当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发生冲撞时,以容忍对应冒犯,可能是最好的对应之道。一项报道说,在法国的500万穆斯林里,有99.999%面对那些漫画是抱以平静心态的。

言论自由到底有没有界限?法国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地支持查理周刊,而美国的崇尚自由的主流媒体,却陷入左右为难的纠结之中,并出现了"不是查理"的声音。《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新闻版)、美联社、CNN都没有刊登穆罕默德的形像。《纽约时报》总编巴奎经过左思右考,最后决定不刊登,主要有三个考虑:1)员工的人身安全;2)读者感情,尤其是穆斯林读者;3)纽时长久以来坚守的准则:无端的侮辱和讽刺艺术之间是有界限的。在巴奎看来,展示那份报纸的"最具煽动性的图片"是不可接受的。

纽时此举招致绝大多数读者的批评。他们指责这个决定很"懦弱",他们说,如果你是那份权威大报,如果你是美国新闻准则的最高代表,如果你指望你自己的记者遭到威胁时,其他人能站出来支持他们,如果你尊重你的读者自己作出是非判断,那你就该力挺《查理周报》,刊发他们的漫画。纽时此举被法国媒体指责为,在恐怖主义威胁面前,放弃对言论自由的忠诚与坚持,不但自己蒙羞,也让美国的媒体蒙羞。笔者也认为,纽时在查理事件上自我设限,失分了。

美国媒体面临的难题,在中国官方媒体那儿,倒是简单明了。新华社发表时评《新闻自由要有限度 无限制的侮辱不可取》、和环球时报的《怒斥恐怖主义不等于争议漫画》,都直截了当地指出,新闻自由应该有限度。必须指出的是,美国媒体的自我设限和中国官媒的言论自由要有限度有本质不同。前者是媒体自我决定,和美国政府无关;后者是中国政府行为。

言论自由应当坚守,宗教信仰应当尊重。但是当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遭遇碰撞的时候,如何拿捏?这场查理惨案引发的大论战,看来还将继续下去。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